第111章 讲明来意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326字
  • 2022-06-26 15:32:13

“皇兄你怎么不给她说清楚啊!”袁阿烈怪道。

“先告诉她我要报恩的实情,万一她不是,想冒充怎么办?袁二郎摇摇头。

“那怎么办?没听她说以为我们在调戏她吗!我们要是动手扯她衣服,她乱打乱踢、大喊非礼让门外的亲兵听见岂不有损你我的形象?”袁阿烈皱眉说道。

“那还不简单,点她穴道!”袁二郎邪魅一笑,举起了两指嗖嗖两下点在了恒蔷咽下和腰间。

“呃!”恒蔷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心中涌上不祥的预感,惊恐的睁大了杏眼。

见状,两兄弟点头笑了,袁二郎朝袁阿烈努努嘴,对方朝他没好气的歪了一下嘴角,“又是我?”

“谁让你是弟弟?”袁二郎笑道。

袁阿烈无奈的摇摇头走近恒蔷,伸手扯开了她的腰带,宽大白色的外衫随之而敞开,露出了较为贴身的中衣,她胸前曼妙的起伏与柔美的腰部曲线展露了出来,让对面两个男人的眼眸都暗了暗。

“周姑娘,得罪了。”袁阿烈抬起手将恒蔷白色中衣的衣领朝两边扒开,露出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以及脖子上戴的一条细细的银链。

虽然只是颈边小部分的裸露,但恒蔷此时长发披肩,精致的小脸一脸凄婉,线条优美的脖颈上点点银光,秀美的锁骨凸显着女性的柔美,直让对面的两个男人一阵失神。

到底袁二郎有正事在心中,片刻的失神后,她伸手将恒蔷的衣领又向下扯了扯,那银链上果然坠着一个小银哨,顺手捻起那枚小银哨,仔细观看后,他眼中露出一丝欣喜。继而低头靠近她的颈边,微闭双眸轻嗅她身上的淡雅清香的气息。

“嗯,那小银哨加上这淡淡的芬芳气息,应该是她没错了。”袁二郎微笑着抬起了头。

“是吗?真是天降机缘,恭喜皇兄了!”袁阿烈高兴的朝他拱了拱手。

“嗯,没想到时隔月余,我终于找到了她!”袁二郎友善的看着怒睁着杏眼的恒蔷,迅速伸出两指在她的咽下和腰间一点,解开了她的穴道。结果毫无内力的恒蔷腿一软倒了下去,慌得元二郎一把搂住了她。

“姑娘,你没事吧!”袁二郎关切的看着她。

“啪!”恒蔷骤然甩了他一个耳光,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

“你!”袁二郎捂住脸,竖起了眉,情绪变得激动,“女人,你疯了吗?”

一旁的袁阿烈不禁吃了一惊,第一反应便是冲到恒蔷身前,挡住了袁二郎。

“皇兄息怒,你又不向她解释,她以为你在调戏她。”

“滚开!淫贼!”恒蔷大吼一声。

“呃啊!”袁阿烈忽然睁大了眼,龇牙咧嘴,表情扭曲,双手捂住胯间跪了下去。

原来恒蔷从后将他两腿之间踢了一脚。

见恒蔷踢倒袁阿烈,转身朝门口跑去,袁二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出手指在她背上点了两下,恒蔷闷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真是个粗鲁顽劣的女人!”袁二郎蹲下身一把抱起了恒蔷,起身走到桌边,把她放在了桌子上。

那边袁阿烈咬着牙站了起来,“哎呀,你这个死丫头,我竟错看了你,你何止是个呛口小辣椒,简直是头野性十足的小母豹!”说完双手捂胯,夹着双腿颤巍巍的走到桌边。

“你们两个畜生离我远点!有种解开我的穴道!非让你们断子绝孙不可!”恒蔷咬牙切齿的仰视着站在桌边的两个男人。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个多月前你是不是在京城十里外的湖中救过一个人?那个人……”袁阿烈急忙想要解释。

“关你毛事!”恒蔷愤怒的打断了他。

“呵呵,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小母豹!”袁阿烈又想捏她的脸。

“你才是豹子!你们全家都是豹子!再不把你的臭手拿开信不信我咬你!”恒蔷咬牙说道。

“呵呵……你太有趣了!还说你不是小母豹!哎呦!”袁阿烈还是没忍住想摸她的脸,结果被她狠狠咬了一口。

“女人!我就是你上次从湖中救起的那个人,我今日找你来是想报恩的,刚才解你衣领只是想看看你脖子上戴的那条特别的链子,靠近你是想闻闻你身上的味道。因为那日我受了伤又在水中泡的头晕眼花,被你救起没顾上询问你的芳名。只记得你说自己是大人鱼公主,事后才反应过来,你是个救人不留名的好人。今日有缘相见,我一眼便认出了你,但为了稳妥还需仔细辨认,所以才有了刚才解你衣领等举动,我绝无歹意,冒犯之处还请原谅。”袁二郎神情严肃,语气恳切。

屋中终于静了下来,恒蔷仰头看着袁二郎,回想刚才一系列的事和他说的话,才有所醒悟,眨眨眼,“可那天我分明救了一位满脸褶子的大叔啊!”

袁氏兄弟相视而笑,“那不是我的真面目。”袁二郎扬着嘴角,眼中尽显神秘。

“什么?不是你的真面目?”恒蔷眨了眨杏眼,回忆上回救起的大叔的模样,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一脸褶子,至于什么长相真有点记不清了。

她又转眸观察袁二郎的脸,他的五官长得虽然很平凡但脸型不错,细细看之,天庭饱满,脸颊瘦削有型,下巴棱角分明如刀刻,大卫的脸型也不过如此!

“嗯,越看越不错,简直是完美的脸型!“恒蔷暗暗赞叹。再看他的皮肤,紧致光滑,尤其是脖子的部分更为细滑,居然还是象牙色的,据说天下尤物都长这种肤色,多一分而过白,少一分则不美。他的身材也很棒,高大魁梧,宽肩窄腰,还是个长腿哥哥,由于她被点了穴不能动,要不还可以转他身后去看看他是不是有性感的翘臀。

“和上回见到的大叔差别也太大了!大叔一脸的皱纹,哪是他这样?除非这个世界有肉毒杆菌和玻尿酸!“恒蔷皱眉思索着。

“小母豹,在想什么?”袁阿烈见恒蔷静静地躺在桌上,扬着下巴,眨着灵动的大眼,睫毛忽闪忽闪的样子很是可爱,不觉又低头凑到她脸旁,想要亲近她。

被他一问,恒蔷回过神来,见他热乎乎的脸又离自己很近,不禁来气,剜他一眼,“在想你怎样就可以死远一点!“

袁阿烈愣了,片刻后居然展露出了霸道与邪恶的笑容,炫白的牙齿仿佛闪着寒光,“哼哼,小母豹,你若不做我二哥的女人,就必定是我的宠物!今生我若不厌烦你,你就休想远离我。“随即抬头看向袁二郎,“二哥,快问她想要什么吧?“

袁二郎听见他刚才说的话,心中不知怎的竟有些不是滋味,一时间蹙起眉头。

片刻后,只见他低头瞟了一眼恒蔷,琥珀色的眼瞳泛起一丝潋滟的波光,嘴角微微扬起,“女人,我已确定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将会竭尽全力的报答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