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竟是中山狼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237字
  • 2022-06-26 11:52:46

这一路,钱多多早发现袁家两兄弟对恒蔷的眼神和举止比较奇怪,尤其是袁阿烈在有意无意的靠近恒蔷,让他心中十分反感。

进入客栈上楼时,他轻轻碰了一下恒蔷的手肘,趁她回头之际,在她耳边低语,“殿下卿卿,这两个男人看着很讨厌的样子,别去了好不好?再说,你没听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吗?你那皇姨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既然走了,就没有再回来的道理!”

如果这句话是哪个侍卫或是别的什么人说的,恒蔷也许就听进去了,可偏偏是钱多多那个不招她待见的人用了一种让她作呕的方式说出,结果使得她产生一种想要把他推下楼梯的冲动。

“闪远一点!”狠狠白他一眼后,恒蔷上楼上的更快了。

不知转来转去转到了天字几号房,恒蔷只是觉得打一上这楼就仿佛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她,转头看过去,却发现不管是路人甲还是路人乙都在各行其事,似乎根本没人看她,她皱了皱眉,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走到一间看似上房的门口,袁二郎停了下来,他左右扫视一番房门附近的行走的人,又回头看了一眼随后跟上来的袁阿烈,嘴角微微一扬,眼中仿佛闪过一丝奇异的神采。袁阿烈轻点一下头,两人好像在对暗号,接着他便走到恒蔷的身后。

袁二郎转身推门,两扇门敞开的瞬间,门口的八人都看见了里面除了整齐的陈设外别无他人。恒蔷伸头又看了一边,确实没有汝阳王的身影和其他人,于是拱拱手,“看来他并未追踪到此,那在下就告辞了。”

“诶……周公子别急着走!”袁二郎一把揽住了恒蔷的肩,嘴角挂着一抹淡笑,“进去坐坐再走!”

恒蔷被搂住的时候,才发现对方那么的高大,一股无形的压力欺来,她皱眉想要挣脱时,却感到身后有人将她朝里用力一推,紧接着好像有很多人朝这边涌来。

“放开我家主子!”恒蔷听见侍卫焦急的喊叫声时,她已被袁家两兄弟连拉带推的进了房,她焦急的回头,却看见一伙人手持长刀将她的贴身侍卫和钱多多挡在了外面,她开始惊慌害怕时,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几位稍安勿躁,你家主子不会有任何事!”

“让开!”

“乒!乒!乓!乓!”门外传来了打斗声。

屋内的恒蔷一边睁大眼睛瞪着袁二郎,一边使劲推他,“放开我!我警告你们啊!得罪我小霸王周通可没你们好果子吃!”

谁知他邪魅的扬着嘴角朝袁阿烈使个眼色,对方微微一笑,一把将恒蔷的发簪抽掉,黑亮顺滑的发丝顷刻间垂到了肩头和后背,一改她刚才的清秀与俊朗,代之为明媚与温柔。

两兄弟都抱着肩,歪着头,微微扬起嘴角凝视恒蔷,直看得恒蔷踉踉跄跄的后退,还浑身发毛,“偶买噶!这两人的神情瞧着怎么这样邪恶?好像轮什么案要发生的前兆!该死的圣母病!这下要当东郭先生了!”

“呵呵,小霸王原来是霸王花呀?”袁二郎站在恒蔷的左边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挑起恒蔷的一缕发丝。

“我说呢,你身上总有一阵清香,原来是周姑娘!看来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袁阿烈站在恒蔷右边朝她挤眉弄眼。

恒蔷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直叹原来每个男人都不简单!在巷子里与歹徒搏斗时那么英勇坚强、正义凛然,如今发现自己是女人时却嬉皮笑脸、神情猥琐!

“喂!我可是你们的恩人呐!没有我,你们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了歹人的欲奴啦!我也不指望你们感谢我,但至少不能恩将仇报吧!快放了我!”恒蔷双手抱肩退到墙角,已无路可退。

“呵呵,女人!叫你来就是为了报恩!不光这一次,还有上一次!不过我得再确认一下。”袁二郎阴森的笑着走近恒蔷,“快,把衣领解开!”

“让女人解衣领是报恩吗?你们鸿国人懂不懂礼仪?!”恒蔷怒道。

袁氏兄弟见恒蔷靠在墙角厌恶与戒备的瞪着他们,双手抱胸,坚决不配合,两人歪着头相视一眼后面露不解。

袁二郎眨眨眼,说:“真是奇怪,见过我的女人没有哪个不听我话,只要是我发话,别说是解衣领,就是脱光她们都会抢着去做,谁要是没抢到,动辄伤心痛哭,严重的还会寻死觅活。可如今,我让这女子解开衣领她都不愿意,这么不听话,难道不是女人?”

“皇兄说她奇怪?我倒觉得她很有趣!”袁阿烈嘴角带笑的看了一眼恒蔷,“我身边的女人别说让她们解衣领了,只要我朝她们身上看一眼,她们就会立刻钻进我怀里粘着我。上回我在书房看书,听见有人进来只抬头多看了一眼便继续看书,结果我那小妾没一会儿就赤条条贴了过来,惊得我直踹了她一脚,你说讨不讨厌!而这个小丫头可不一样,看都不多看我一眼,还嫌我长的难看让我离远一点,呵呵,真是与众不同!“说着伸手把恒蔷的小翘鼻捏了捏,眼里冒出了许多小桃心。

靠在墙角的恒蔷,听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她听不懂的鸿国话,心中早已慌乱起来,又见袁阿烈来捏她鼻子,终于忍不住大喊一声:“喂!你们两个别在那唧唧歪歪说我听不懂的话了行不行!快放我离开!“

闻言,袁二郎无奈的笑了,“那你快点解开衣领,等我看了想看的,才知道接下来是报恩还是放你走。“

“什么?解开还要看?滚!滚!滚!想看回去看你老母吧!“恒蔷怒了。

“你!这么刁蛮粗俗,真是没教养!“袁二郎伸手钳住恒蔷的下巴,看似生气,眼中却迸射出奇异的光,也许那就叫做征服。

“噗哧!”袁阿烈忍不住笑了,“呵呵呵……你说她有趣不有趣?骂人骂的多带劲!真是个小辣椒!太可爱了!“说着又上手把恒蔷粉脸捏了一把,“我说周姑娘,不就是解开衣领看看嘛,乖,快解开,我二哥看完了,咱们俩玩儿去!“袁阿烈挑着眉朝恒蔷脸上吹口气。

“玩儿?“恒蔷龇牙瞪眼看着他,只觉得一阵恶寒,暗道,“臭流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她嗤笑一声,厌恶地看着他,“什么叫就解开看看?那你把裤带松开,让我也看看!你们不知男女有别吗?你们两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禽兽!“

“呃……”两人对视一眼,蹙了蹙眉,郁闷的笑了,“呵呵,原来她误会了!“两人又说起鸿国话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