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好人做到底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142字
  • 2022-06-24 13:07:50

小巷内终于恢复了常日的平静,绿衣男子转身跑去扶起红衣男子,掏出一方白丝帕细心的为红衣男子擦拭嘴角鲜血,眼中尽现关切和心疼。红衣男子见他那神情,嗤笑一声,伸手钳住他的下巴,“切!瞧你这幅德行跟个女人一样!“

“皇兄!“绿衣男子蹙眉甩头将下巴挣脱,埋怨道:“为何不早点召隐卫来?白白挨那淫贼一掌。“

红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一个女人竟如此厉害!这大梁的女人真不可小觑!咳咳……“说着直觉胸口隐隐作痛,禁不住一阵咳嗽。

“女人?”绿衣男子诧异的张大了嘴,“皇兄说那龙阳贼其实是个女人?”

红衣男子点点头,“是啊,你不会如此木讷吧!”继而邪魅的扬起嘴角,歪着头看饶有趣味地望着他,“按说你经历的女人可比我多,应该比我更了解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

绿衣男子苦笑一声,一拳轻轻打到红衣男子的小腹,“皇兄就会挖苦我!那些女人都是母后为我挑选的,我都不喜欢,没心情研究她们。所以,目前我觉得女人和男人的区别,不过是比男人个头矮些,胸前比男人多两块肉,胯下比男人少块肉罢了。”

“呃……咳咳……”红衣男子额头渗出一大滴汗,“照你这样说,刚才那女人高个儿平胸脯,是有点像男人。”

“就是啊!大梁的女人个头为何这么高?没有小鸟依人的感觉。”绿衣男子摇头道。

“那不也有矮的!”他转头看向恒蔷,绿衣男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离他们不远的恒蔷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偶尔听见点声影,却发现不是大梁话也听不懂,又见他俩举止亲密,脑中立刻想起了绿意男子爱好的书籍,不由得怀疑他和红衣男子的关系来。自行脑补一阵,顿觉浑身起鸡皮疙瘩。

于是她觉得自己还不长眼色的杵在这实在很突兀,继而尴尬的咧了咧嘴,“那个……我小霸王突然觉得,我想要的东西沾了别人的手就不好了,所以不想要那几本书了。留给你们两个玻璃晚上回去慢慢欣赏,慢慢增添情趣吧!以后记得遇到我小霸王周通就闪远一点!兄弟们走!“袖子一甩,很有老大范儿的酷毙转身。

“公子且慢!公子为何不好人做到底?“红衣男子伸手高呼一声。

“嗯?”恒蔷犹豫片刻回过头,“书我都不要了,还要我怎么做好人?“

红衣男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恒蔷:“公子是不是想要回书我就不明说了,只是公子这一走,那大官人又转身回来教训我们或是捉我们怎么办?”

恒蔷眨眨眼,暗想:“是啊,看那个色皇姨走时不舍得样子,难保她不会埋伏在暗处,等我一走又杀出来强抢良家男子。”遂浮夸的挑起了眉,“你别以为我是保护你们哈,只是我又想要我的书了,我和你们一起去客栈取!还不带路!“

红衣男子微微一笑,会意的点头,“是,公子是小霸王,哪管的了那许多闲事,只是随我等取书而已!公子请随我们来。“

恒蔷点点头,一众八人终于离开了这僻静的巷子。

一路上,红衣男子虽走在前,但总会有意无意的回头盯着恒蔷的小脸看,而那绿衣男子直接笑呵呵的靠了近她,与她互谈身世,闲话家常,谈天说地。恒蔷本是个开朗的人,见那绿衣男子阳光爽朗,谈吐间还尽现良好的修养与见多识广,便与他一见如故,除了将自己的身份隐瞒外,两人聊得甚是投机。

通过聊天,恒蔷才知道刚才为什么没听懂他们说话了,原来他们二人是鸿国到大梁来游历的学子,是外国人说的外语!可是人家精通几国语言呢,尤其会说一口流利的大梁话!因为大梁发达嘛!这个世界很多人都在学。

还知道了他们是一对亲兄弟,但是不是玻璃就不知道了。红衣的那位叫袁二郎,是绿衣公子的二哥,而绿衣的这位叫袁阿烈,是红衣公子的九弟。他们将在大梁停留半个月,之后又要去游历别的国家,了解各国风土人情。

而恒蔷编造的自己的身世可和人家差远了,她说她叫小霸王周通,是京城有名的赌场老大的儿子,沾着她老妈的光,京城的黑白两道都要给他点面子。所以,她才能从刚才那大官人手上抢人。

他们住的客栈并不是多远,走了半个时辰就到了。恒蔷见他们平安到达,一路上也没见什么异常,拱拱手准备告辞,那红衣男子却拉住了她,“公子上去坐坐再走吧!我恐防那官人早摸清我们兄弟踪迹,万一正在屋里等我们可如何是好?”

听袁二郎说的那么可怕,恒蔷脑中立刻脑补出他与袁阿烈进门后由于口渴喝了一杯茶,不一会儿浑身燥热,紧接着汝阳王坏笑着出现,将他二人玷污的场面。

“周公子,在想什么?”袁阿烈伸出手在正在出神的恒蔷眼前晃了晃。

“嗯?”恒蔷回过神,“我在想……”说着小脸开始泛红,灵动的大眼中有些害羞之色,真是粉面含春,媚眼如丝。直看得袁阿烈的俊眸中放出熠熠光辉,心中冒出了一颗颗小桃心。

“到底你在想什么?”袁阿烈情不自禁的低头靠近她,痴痴的问了一句。

感到眼前有黑影压近,急忙抬头,却看见袁阿烈的俊脸近在咫尺,“不可否认,这个死玻璃真的很帅,和我那五个未婚夫相比,又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如果他不是玻璃的话,我会考虑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嘿嘿……我越来越喜欢大梁啦!”恒蔷坏坏一笑,伸手捏住他瘦削有型的下巴,演绎了一把女人典型的口是心非:“我在想你这个臭小子长得这么难看,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

“啊?”袁阿烈挑起了眉,一脸的难以置信和挫败。

恒蔷将他一推,“啊什么啊?你二哥刚才说的话也不无可能,要是鸿国学子在京城被色魔玷污,传出去我大梁的颜面何在啊!我小霸王周通也得为京城百姓的安居乐业做点什么不是!走,上去看看!”恒蔷朝钱多多和侍卫们甩头努嘴,气势汹汹的往客栈里走去,留下袁阿烈摸了摸自己的脸独自伤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