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路见不平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004字
  • 2022-06-22 12:21:02

布偶摊前,身着华贵紫衣的高挑公子低头凝视着身旁一位纤瘦公子,眼里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红润的薄唇微微张开,一副激动的说不出话的样子。而恒蔷看清对方那星眸闪动,唇红齿白的俊俏面容时,禁不住后退一步,“钱禽兽?“

“你……“对方额头黑线挂落,“叫的可真顺口呀!“

“呃……昵称而已!我的昵称还是孽障呢!“恒蔷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随口骂出了他,心虚的后退一步,还为自己打个圆场。

“亏你想的出来!“钱多多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搂进怀中,他低下头凝望着她的杏眼,“好久不见了!“说着红润的唇朝她的额头靠近。

“喂!喂!忍住!这可是大街上!“恒蔷顺手把手中的塌耳朵米老鼠挡了上去。

唔……钱多多吻上布偶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想靠近她.

“我这是怎么了?哦,对,我是想玩弄她的感情。“他推开布偶,邪魅的扬起嘴角,“冤家,一见到你人家就忘记了一切!“

“呕……”此话直叫恒蔷只觉得反胃到恶心,她捶了胸口一拳,郁闷的朝天翻了个大白眼,“老天爷,我不过是出来打酱油的,干嘛让我与金像奖影帝演对手戏?您就是见不得我们这些打酱油的简简单单的活着吗?”

“你在说什么呢小冤家?”钱多多又靠近她,轻声问道。

恒蔷嫌弃的推开他,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咬牙小声说道“你对一头猪或是一根葱也能说出这种话吧?你该不是杀猪盘犯罪团伙总策划吧?”遂转身抱歉的看着老板,“对不起啊大叔,您这大牌尾单布偶粘上他的口水了,我只好把它买下了。”说完从袖中掏出块碎银子递给大叔,完全忽略了钱多多好似受伤的眼神。

老板笑眯眯的接过银子,“公子真是好性情!我这还有好东西,最适合你们两位公子看了。”说完挑眉,朝他们俩眨眨眼,神秘兮兮的从车下翻出些书来。

“《惊鸿绝恋》,《皇兄好坏》,《二爷情史》……”恒蔷接过书一本一本的看着书名,然后奇怪的抬头看着大叔,“大叔,不是骂架宝典呀?”

“啊?”老板擦把汗,“虽说打是亲骂是爱,不过最好不要打骂,增添情趣的方法很多,我这几本书你们一定喜欢会看的,这可是我从鸿国贩回来的,讲的是鸿国的二皇子轩辕祚的惊世恋情,很多你们这样的小公子都爱不释手呢!尤其是这本《二爷情史》,那家伙简直就是全纪实!你二人买回去藏在枕头下好好看,定会为二位增添不少情趣呢!”

“轩辕祚?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恒蔷随便翻开一本看看,开始还漫不经心,后来越看越不对劲,最后直觉得心中一阵恶心,“喂!大叔!怎么写得都是男人和男人啊!”

一股热气在恒蔷耳边喷洒,“你没听他叫你公子吗?而我也是公子呀!嗯……你还是这么香!”

“你能不能死远一点!”恒蔷用手肘狠狠的撞了他一下。

“老板,我要这三本书。”伴随着爽朗男子声音的传来,一段墨绿的衣袖出现在恒蔷面前的书堆里。

她转过头,想看看是何等人爱好此类书,入眼却是一张如同天竺葵般阳光灿烂的笑脸,直让她眼前一亮。

原来这是一位高大帅气的阳光男孩,深棕色的长发梳成高高的马尾,浅麦色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浓眉大眼,鼻梁高挺,橘红的唇很是丰润,说话间露出健康雪白的牙齿,一身墨绿的锦缎长衫泛着华贵的浮光,整个人给人一种充满活力健康感觉。

那男子见恒蔷看他,也顺势将她打量了一遍,只见她小脸甚是精致可爱,不禁一阵愣神之后,好似自嘲般笑了笑,遂朝她微微点头,“这位公子若不喜欢这几本书,在下就买走了。”

“我真的不喜欢,可是你确定你喜欢?”恒蔷挑起眉,有些怀疑的看着他。

“是啊,在下一直在收藏这类书,我很想成为轩辕祚那样的男人。”绿衣男子面带笑容的回答恒蔷。

“呃……”恒蔷不觉幻想出这绿衫男子如她刚才在书中看到的那般和男子亲热,顿觉一身恶寒,“哦,你的爱好不敢恭维!告辞!”她摇着头转身离开了那个摊点。

一路上,恒蔷本想再多逛逛,无奈钱多多粘着她不说还要在她耳旁说些肉麻的话,亲密程度总会引来路人嫌弃的目光,让她好生尴尬。骂他吧,不管说什么难听的话,他不走也不生气。恒蔷一阵抓狂后,只得郁闷的转身回宫了。

远远看到恒蔷的马车时,钱多多拽住她的手臂,“殿下卿卿,到寒舍去坐坐吧!别急着回呀!”

“你别像个死玻璃一样拉拉扯扯好不好?你这么如饥似渴我还敢去你们家?送上门让你把我吃干抹净?”正说话间,听到一阵笑声传来,直让人想到三个字,那就是色眯眯。

恒蔷好奇的循声而去,只见一条巷子里四个黑衣大汉正和两名男子打斗,他们旁边站着一名瘦高男子正在摇扇观战。

“呦!那不是你皇姨汝阳王吗!”钱多多鄙夷的看着巷子里那个摇扇的人。

“啊?”恒蔷诧异的细看起来。

“哼,看来她又看上什么男人了。”钱多多冷笑一声,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

恒蔷暗暗叹口气,“哎,她怎么是这个毛病!走,去看看。”

二人走近巷子,见里面打的很是激烈,尤其是其中的一个暗红衣衫的男子身手敏捷,剑术精湛,以一挑二也毫不狼狈。倒是那个墨绿衣衫的男子显得稍稍吃力,剑法偶尔间露些破绽。恒蔷定睛一看,他竟是布偶摊上碰到的阳光男孩,不觉惊讶出声,“这么巧,竟然是他?”

汝阳王闻言转过了头,一看见来人的面容,不觉吃了一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