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别梅君(三)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515字
  • 2022-06-17 22:33:00

御书房的博古架上,一座木雕掉了下来,正在挑灯批阅奏章的女皇好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木雕,又埋下头继续批阅。一个宫女连忙去将那木雕拾起来擦拭一番摆好,临转身时看了一眼那木雕摆放的位置,轻轻耸肩,好奇它摆放的那么靠里,怎么就掉了下来?

不一会儿,女皇打个呵欠,停下手中工作,伸出拇指按压着太阳穴,正准备遣出屋内一干人等,门口却传来黑衣卫求见的声音,女皇不觉皱起眉,“这个时候了,怎么两边都有事禀告?但愿不要是什么意外。”遂对着站在门口的陈总管点点头,陈总管开门,黑衣卫匆匆走了进来跪在书桌前。

“禀皇上,天刚黑时,梅傲寒在凤仪宫锦绣小居意图杀死鲜于梓祺,大皇女殿下挺身挡剑,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一戴金色面具的黑衣人出鞭缠住了梅傲寒的剑,才使得他的剑只刺伤了殿下左臂。后殿下又……”黑衣人看着女皇已阴郁下来的脸色,斟酌着下面的话该怎么讲。

“还不讲!他们不让朕省心你们也一样吗!”女皇面带愠色,语气凛冽。

黑衣人急忙低头,“微臣不敢!只因后来大皇女殿下与梅傲寒发生争执,一怒之下削了长发,臣怕说出来惹皇上生气,才……”

“什么?”女皇惊讶的站了起来,“竟是何事让他们闹成这样!堂堂皇女削了头发成何体统!侍卫们、隐卫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还有你们!关键时刻也可以出手啊!真是一群废物!”女皇气得有些乱了方寸,将能数落的都数落了一遍,竟忘了黑衣卫只负责暗中监听消息与探取情报。

“臣下们见到鲜于梓祺将大皇女殿下抱进了锦绣小居,天快黑时,梅傲寒一直站在院外不动,等殿下出来时,他便冲了进去,接着就发生了后来的事。至于阻止皇女削发……这……”黑衣卫低下头,虽有些委屈,却不敢再说话。

女皇绕过书桌,蹙着眉在房内走来走去。良久,她叹口气,平复了激动的情绪,挥了挥手,“下去吧!”

黑衣卫擦了把汗,暗暗舒了口气,低着头快速的退了出去。

“陈多禄,传朕旨意!立刻免了梅傲寒侍卫一职,让梅世杰亲自绑他入牢,听后发落!将鲜于梓祺送回城南居软禁起来!让大皇女跪在凤仪宫殿内思过,没有朕的恩准,不得起来。”女皇沉下脸,话语听起来毫无商量的余地。

陈总管猫着腰,偷偷抬眼看了女皇一眼,本想说点什么,结果被女皇狠狠地剜了一眼,吓得赶忙跑出了御书房,朝凤仪宫方向而去。

陈总管走后,女皇遣出了屋内所有宫女男仆,走向博古架扭开了通向暗宫的机关,阴着脸走了进去。

昏暗的通道里,头戴金色诡异面具、身穿黑色斗篷的暗宫宫主早已恭候多时,听见脚步声,他转过身来,却见女皇脸色不善,两人静静的对视了一番后,那宫主开了口,用他那不男不女的声音问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哼!你为了你的侄儿甘愿受一次剜心之痛?”女皇冷冷地看着他。

那宫主也不说话,暗暗将拳攥了攥,半饷了才冷哼一声:“哼!我救了你的女儿,你不感激我吗?”

女皇微扬嘴角,眼中却全是寒意,“救了我的女儿?你不过是为了救你妹妹全家!今日梅傲寒若铸成大错,是何后果你不会不清楚,所以,即使是一宫之主的你,也要奋不顾身的违反你暗宫的宫规,私自露面出来,甘愿受一次剜心之痛。”

“恒嘉怡!我不想和你废话了!你放心我下个月圆之夜自会领罚!今日叫你来就想问问你想怎么处置梅傲寒,不要忘记我们曾交换的条件!”宫主阴阳怪气的说着。

“你那侄儿真不是盏省油的灯!两日之内伤了朕的爱女两次,还险些要了她的命,你走后他又把朕的爱女气得把头发都削了!”女皇脸色相当不好,语气也越来越冷。

“什么?”那宫主也有些吃惊,“我走时她的头发还在!”

“试问,若是你的女儿被哪个男人弄得带了伤还负气削了头发,你会怎么做?”女皇咬牙问他。

宫主沉默半响,摇头道:“他是不对,但我们有言在先,不得伤他的性命!”

“哼!我身为一国之君岂是出尔反尔之人!我不会杀他,但我要让他离我女儿远点!三日后,让他去骁骑大营入伍服役,每年准回京探亲一次,服役期满后可回京就职。”女皇说的很是坚决。

“这怎么行?骁骑大营离京有五百里,月圆之夜血咒发作怎么办?”宫主着急的向前走了一步。

“到时,朕自会派五百里加急给他将符水送去。不过,朕也嫌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回暗宫去,你们也不用担心他受苦,我女儿也离他远远的。你们考虑吧!”女皇不冷不热地说。

“你……!你们恒家的女人果然个个都狠辣!你给的这选择我还能怎么选?暗宫里出生的孩子都不愿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当奴隶,更何况还是一个在上面长大的人。”宫主显然有些气愤。

“论他犯的这些事,朕完全可以杀了他,如今做出这样的让步,你该庆幸才是!好了,废话少说,明日你不传信给我,我就让他去骁骑营。”说完转身就走,留下那暗宫宫主心有不甘的站在那里。

凤仪宫中,恒蔷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跪在前殿,四个贴身婢女连同宫内所有宫女男仆们都齐刷刷的跪了一地,他们看着恒蔷那一头名副其实的披肩发,个个都吓得暗暗落泪。

一个时辰后,女皇驾到,当看见恒蔷那一头与肩齐平的黑发后,气的嘴唇都有些颤抖,啪的一个耳光扇去,这是女皇第一次动手打她,吓得全凤仪宫的人都心惊胆战。

“母皇息怒,儿臣有错不敢求母皇原谅,但请母皇不要气坏龙体。”恒蔷一边落泪,一边内疚的看着女皇。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母皇?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朕尚健在,你就将头发削成这样,你就是这样尊敬朕的?这就是你的孝心?”女皇怒斥着恒蔷。

恒蔷急忙含泪磕头,“儿臣该死!求母皇降罪!”

女皇俯视着跪在脚下的恒蔷,实感痛心,这十二年来为了这个转世的帝女星,她真是吃尽了苦头,今日作为她的母亲,她真是要发泄一下心中怨愤,不管她是什么转世,今生总是她的母亲,母亲教育孩子是天经地义的。

“蔷儿你听着!”女皇严肃的对她说,“你这条命捡回来不容易,如若你再不珍惜,母皇也必将不再珍惜!你身为我大梁皇女,仪容需端庄,如今头发这样短,也就不要出去示人了。即日起,你就呆在凤仪宫中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得踏出凤仪宫半步!”

恒蔷含着泪叩头谢恩,女皇甩袖而走……

三日后,梅傲寒被一队士兵押送前去京城五百里外的骁骑大营服兵役。

出城时,他坐在马背上牵着缰绳,回望那高高的城墙,仿佛在等什么人。没多久,在士兵们的催促声中,他目露悲戚,抚了抚腰间的一个小布袋后,便夹紧马背,一鞭抽下,离京城而去。

凤仪宫门口,恒蔷与守卫好说歹说,也没人敢放她出去,终是低下头,心中想着那个人的身影,默默的回了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