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赌气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208字
  • 2022-06-16 12:38:22

恒蔷靠在鲜于梓祺怀中,意识虽还有一半清醒,但浑身已完全无力,心中想着谁眼里便出现谁,这不,她觉得自己才和梅傲寒说完话,就被另一个人从怀中将她放在了床上。

那人的动作很轻柔,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后,才抽出抱她的手臂,之后为她脱掉鞋,仔细的盖上了被子。她想使劲把眼睛睁大将那个人看清楚,奈何眼皮重的好像有千斤,只能尽力半眯着,将眼前的这个粉衣男子看地模模糊糊。

“你口渴了吧?我去叫人烧壶水来。”鲜于梓祺坐在榻边,爱恨交织的看着她。

“先生,我是有点想喝水。”恒蔷的声音有气无力,但却有种慵懒的性感夹在其中,让人觉得很是妩媚。

“这会子知道我是谁了。”鲜于梓祺的神色稍霁,点点头,起身朝外走去。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脸黑的竟像锅底。

他站在床前,脸色极为阴郁,如烟的秀眉都拧在了一起,他俯视着床上那个睡意朦胧却又强打精神的小坏蛋,语气很是不爽的问道:“你刚才叫我先生是吗?”

闻言,恒蔷心中吃了一惊,想要马上坐起来,可是无力到连手都抬不起来,她半眯着眼,咬着唇,样子很是柔媚,“是啊,在我心中一直都这样叫你!我仰慕你,喜欢看你做音乐时专注的样子,喜欢你天籁般的歌声,更喜欢听你说——我是你的知音人。可是,你已经是母皇的才人,从此后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你。”一滴泪从她眼角慢慢滑下,她竟嘤嘤抽泣起来。

鲜于梓祺吃惊的张开了嘴,“你……居然……喜欢……他?竟是他?”他带着满眼的不可思议趔趄的朝后退了两步。

“呵!”鲜于梓祺怒极而笑,“哈哈哈……”他气呼呼的站在那,手背在身后,仰头望天,眼前出现了钱池与他目光对决时阴狠的样子,他不禁攥紧了双拳,指甲仿佛都要掐进肉里,“知音人?你也配!哼……真是讽刺!”

迷糊中的恒蔷仿佛听见钱池怒问“你也配?”还充满鄙夷的大笑着,顿觉得心如刀割,自尊心受到强烈的打击。

“我知道我不配!我没有母皇的权利与智慧,我没有倾城的容颜,我不会弹琴不会写歌!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可是我就是无可救药的迷恋你!呜……”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淌,胸口都浮动起来。

鲜于梓祺急忙低头,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中仿佛被人砍了一刀,他无奈的叹口气,轻轻走到床边坐下,从袖中取出白色的丝帕,为她擦拭着泪水,“傻瓜,别哭了。你身边的鲜于梓祺有什么不好?他也会弹琴,也会唱歌,人们都说他美的倾国倾城,为何你的眼里没有他?”

迷迷糊糊的恒蔷认为钱池在为她擦拭眼泪,语气还那样温和,心中居然没那么难过了,她吸吸鼻子,“爱情就是一种心动的感觉,无关乎长相,特长,金钱和地位。鲜于皇子是很美,可他太完美了,就像天上璀璨的星星一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何来的心动呢?何况,那样的人会对我心动吗?唔……”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对方的唇狠狠的封住了。

“垮嚓!”恒蔷的脑中响起一道霹雳。

“不!不能这样!他已经是母皇的男人了!”她强睁大眼,在心中警告着自己,她想抬手推开他,周身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气力。

鲜于梓祺怒吻着她的唇,还用手大力捏着她的香腮,他粗暴的动作真是恨不得将她的芳泽吸干殆尽。

“嗯……”恒蔷痛苦无比,却无力反抗。

愤怒的鲜于梓祺心中本就不快,吻了她这许久,也没见她有一丝反抗,他真是气得肝儿都疼了。“钱池,你个天杀的!”他暗骂一声,骤然松开嘴,“他到底哪里好?”他抬起头气喘吁吁的怒视着眼前这张他又爱又恨的精致小脸。

唇终于被释放了,恒蔷急忙张开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若再晚一步她就要休克了。

鲜于梓祺见她只顾着喘气而不答他的话,以为她有多激动,直气得将牙咬的咯咯响,“好吧,那就让我来代他成全你!”遂起身一把掀开被子。

“啊——!不要啊!”还在喘息中的恒蔷,见他掀掉了被子还撕扯自己的衣服,直吓得睁大眼睛惊呼起来。

“不要?哼!怕是不要停下吧!你就别装了!”鲜于梓祺气得咆哮起来。

胸口的凉意,心中的惊恐,加上对方的怒吼,直让她脑中轰得响起一个炸雷,眼前景象不再模糊,鲜于梓祺盛满怒意的俊脸清晰的出现在视野里。

“梓祺?”她惊呼出声,接着眨了眨杏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心中的惊恐转变成了难以想象的诧异,“这是……怎……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你了?”

“呵!又是这句话?”鲜于梓祺气的咬牙切齿,“很失望吧?你想要的男人总是变成了我!”

“你……”恒蔷听着他的话锋不对,垂下眸急忙在脑中回忆是怎么回事。这一想倒让她哑口无言了,她刚才虽然没想要任何男人,但她确实想念钱池了,好像还哭哭啼啼的向他表白。可是,钱池人呢?眼前怎么是鲜于梓祺?她皱起了眉,依然觉得晕晕沉沉,暗道:“我该不会是想他想的产生幻觉了吧?难道我把鲜于梓祺当成了他?那他岂不是知道了我暗恋……?”恒蔷不禁羞愧的闭上眼,不知该说什么。

“啊——!梓祺你干什么?”她闭上眼没一会儿功夫,就被鲜于梓祺大力的抓起翻了个身,面朝下,背朝上。接着鲜于梓祺便开始生气德脱她的衣裙。

“梓祺,停下啊!求你了!”恒蔷趴在床上,浑身却像一团软泥般怎么动都动不了,看见自己的衣裙被一件一件扔到床下,她焦急的哀求起来。

“这会子知道叫我的名字了?你不是看都懒得看我吗?那就不要看我!也不要叫我的名字!”鲜于梓祺的俊脸已气的有些扭曲,一把扯开了她背后粉色肚兜的系带,她线条优美的光滑背脊便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他面前,他深邃的黑瞳禁不住暗了暗。

“梓祺,求你了!快停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羞愧于向你解释,才不敢睁眼的!”恒蔷的声音开始哽咽。

“呵,终于知道愧对于你的男人了!这次你就记清楚谁才是你的男人!谁才是天上摸不到的星星!”他红着眼,狠狠地靠近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