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体验新的唱法,哭腔

伴随着贾小蕊夸张的声音,几个听起来很舒服的音符响了起来。

楚天也缓缓走到舞台中央。

一脸平静。

而在他的脑海中,系统声音响起。

“叮,检测到宿主登台唱歌,系统开启娱乐现场签到功能。”

“签到成功,获得华晨雨献唱《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名场面技能次卡,已默认使用。”

“获得哭腔唱法体验卡(如需购买该技能的永久使用卡,请支付1千万人气值),该次卡已默认使用。”

此刻,《好想爱这个世界啊》这首包括原词曲作者在内的所有歌曲信息出现在楚天眼前(本歌曲原作者是华晨宇、裴育)。

楚天没管这些,而是摸索着这首歌的感觉和歌词,随着舒缓而细腻的节奏,慢慢进入了状态。

现场和直播间的所有观众,也都安静的听着。

他们都感觉的出来,这旋律,好特别。

很抓耳,让人一下就能记住。

而楚天一开口,歌词像是有魔力一样,直接走近他们的内心。

节奏很快。

[抱紧沙发]

[睡眼昏花]

......

瞬间,一种温暖又孤独的感觉包围了所有人。

情绪太饱满了。

好像曾经的孤独,都有人陪伴着。

还没进入副歌,所有粉丝都激动了。

夏知语一双美目睁得老大,莫名的情绪从脚下涌了上来,直至眼角。

而黄良伟则嘴巴长得老大,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他刚刚搞清楚事情的缘由,知道是有人为难楚天,让他即兴创作。

可从专业角度讲,这哪特么是即兴创作,歌曲已经有流行和传唱的元素了。

直播间内。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这句话。

“奈何自己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于是,满屏幕的“卧槽”。

[想过离开]

[以这种方式存在]

......

[不想离开]

[当你说还有你在]

唱到这里,楚天已经带着一丝哭腔。

此时此刻,整个现场的气氛已经被音乐和楚天地歌声带入了另一个世界。

很多人孤独着。

寂寞着。

又被拥抱着。

现场的粉丝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生怕打扰到这种意境。

脑海中除了惊艳,他们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一些感情脆弱的女生,竟默默流下了眼泪。

仿佛所有人都体会到抑郁症患者的那种情绪。

又在一瞬间感受到无穷的力量。

听到这样感人的歌曲,樊静死死抓着马迪的手,啜泣道:“以后,你永远都要陪着我,千万别让我感受到孤独的痛苦。”

马迪欣喜若狂,悄悄的把樊静搂在怀里。

心中感叹,这趟魔都之行真值。

自己从小和樊静青梅竹马,喜欢和追求了她将近十年,一直没得到一个答复。

没想到听了楚天一首歌,直接修成正果。

这特么和谁说理去。

不过,有一说一,马迪觉得,以后谁还敢说楚天抄袭,劳资搞不死他!

楚天对着镜头,继续深情演绎。

贾小蕊也满眼欣赏的看着他。

难掩兴奋。

似乎下一刻,自己也能跟着楚天沾光。

而赵冠则直接呆立当场。

脑海中就一个念头。

“原创,他竟然真的几分钟就写了一首抗抑郁的歌。”

作为当事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其中的难度。

赵冠找了很多关系,才弄到楚天访谈会的观众票。

而后,精心设计了一个主题。

他可以保证,以这个主题来写的歌,在华国乐坛屈指可数,根本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楚天继续唱着。

声音带着哭腔,却越来越有力量。

无数人仿佛透过歌声,看到了敢于战胜一切的勇气。

此时此刻,直播间观众也不断回复着。

“楚天,绝了。”

“这才华,以后谁还敢质疑。”

“我特喜欢他今天的哭腔,和这首歌曲太搭了。”

下面,黄良伟在和夏知语窃窃私语着。

已经在商量一会访谈会结束了,直接把这首歌录出来,挂到酷猫平台上去。

一曲终了,楚天穿着粗气,缓缓鞠躬。

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

“老大,太棒了。”

更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粉丝,用极其粗犷的声音喊着。

“天哥,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瞬间,全场爆笑。

贾小蕊终于站了起来,一双黑.丝美腿展现在观众面前,拿着麦克风道:“真不错,我听懂了。”

“确实没跑题。”

这样的一句话,让夏知语对她的厌恶感再次提升。

什么话啊。

啥叫没有跑题。

她看了黄良伟一眼,恰好和对方那双抱歉的眼神碰撞在一起。

夏知语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后酷猫的主持人要都是这种水平,就别邀请我们楚天来做客了。”

“简直是侮辱人。”

“还有啊,你这节目组也太不靠谱了,刚才那种情况,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

黄良伟听的冷汗直流。

不断道歉。

“夏小姐息怒,我们这次一定严肃处理,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说完,他招了招手,把导播叫过来交待了几句。

下面就开始走节目要结束的流程了。

不料,楚天在这时候却缓缓开口。

“其实,这首歌让我感触也非常多。”

“我希望这首歌大家听到的时候,能多关注到自己身边有这个症状的朋友。也希望大家在听见身边的人患病的时候,第一反应不要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他可能是真的很脆弱。”

楚天说到这里,又想起了马哲。

曾经最好的兄弟,不知道他在另一个世界怎么样,有没有战胜抑郁。

他有些伤感的抬起头,语气哽咽。

“加油。”

“老大,我们爱你。”

粉丝们用力的喊着。

楚天向他们挥了挥手,继续道:“其实,他愿意跟你说出自己的病情,那证明他把你当做非常好的朋友,所以这个时候,你可能需要给他一个很真切的关爱,用温暖的关怀,陪伴他们走出阴霾和黑暗。”

说完,楚天再次鞠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