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先讲个故事

第二天一早,楚天租下的两居室。

已经周三,楚天一点看不出紧张,一大早就出去跑步了。

这也是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

每日跑步里程不低于5公里,坚持一年。

完成后,获得奖励人气值500万。

楚天知道,对于歌手,掌握呼吸技巧和拓展肺活量很重要。

因此欣然接受。

夏知语也起的很早,随便洗了个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在客厅不停打着电话。

打算找个网络音乐平台上传《嘉宾》。

网依云音乐:拒绝帮楚天发歌。

奇奇音乐:爱莫能助。

音乐之家:对不起,楚天的歌不能在我们平台上传。

天音娱乐更是十分直接:楚天的歌可以留下,但这个人我们不要,会另找歌手演唱。

这让夏知语十分愤怒。

本以为凭借自己多年打拼的人脉,发首歌曲简直不要太简单。

没想到,现在免费上传都没人帮忙。

她生气的把手机丢在沙发上。

“知语,你也别怪他们,我得罪了黄家,谁敢帮我发歌。”

跑步归来,浑身汗水的楚天劝解她道。

夏知语没办法了,只能打给最后一家公司。

用户数量并不多的酷猫音乐。

上午10点,《嘉宾》免费版终于在酷猫音乐平台发布。

楚天开始了刷新数据的日子。

发歌一小时,《嘉宾》下载量17890。

发歌两小时下载量63357。

到了下午3点。

《嘉宾》的试听量和下载量均突破30万大关。

坐在客厅里,夏知语一双美目死死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

手指不停跳动,帮楚天回复着网友的评论。

忙的不亦乐乎。

吃晚饭时,《嘉宾》数据已经爆棚,下载量超过50万大关。

而且增速越来越快,热度已经登上月度新歌网络榜前50名。

看着不断飙升的数字,楚天暗暗点头。

鉴于酷猫的体量,《嘉宾》的数据虽然不能跟火了很久的歌曲相比,但势头很猛。

于是,楚天偷偷调出系统面板。

自己的人气值已由昨天微博发布后的38万疯涨到76万。

网上,也逐渐出现了好评的声音。

甚至有人声称要当楚天的女友粉。

此外,让楚天感到兴奋的是,几个大V音评人开始发表《嘉宾》的乐评文章。

两人就这么各忙各的,时而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几句。

直到傍晚。

18:00整。

《星耀爱人》专辑在全网十大音乐平台以及国内五十家电视台、上百家电台同时发布。

几个主流歌曲节目,还特意制作了黄天宸和林晴依的特辑,滚动播放。

一时间,专辑歌曲席卷全国。

其中,主打歌《爱人》数字版一小时内狂售150万张,达到双钻石唱片级别。

另外两首Trap风格的歌曲,数字版销量也破了百万。

线下,数万家影音店,CD专辑大卖。

短短一个小时,狂售64万张,也达到了四白金唱片的级别。

许多粉丝连夜排起了长队。

供不应求!

CD专辑的最后荣光时代,销售记录被《星耀爱人》不断刷新。

黄天宸和林晴依的专辑刚刚发布时,还有很多人跑到楚天的微博下Diss他。

不过,随着专辑大卖和全网热议,网友们已经顾不上找他麻烦了。

而是冲到星辰娱乐公司官微下,发着留言。

“星辰娱乐公司良心制作啊,歌曲也太好听了。”

“楼上的,我同感啊,听得我欲罢不能啊!”

“一口气买了十张CD,现在我要冲到音乐平台,狂买数字专辑了。”

......

星辰公司总部,黄天宸和林晴依看着不断刷新记录的专辑数据,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

黄天宸拿着平板电脑,随手看着评论,心中对楚天嘲笑不止。

“呵呵,狗屁的周三见。”

林晴依则丝毫没有想起楚天,不过兴奋难掩。

通过这张专辑,她黄家少奶奶的身份,坐稳了!

晚上七点半。

两居室内。

一条皮质热裤,露出雪白长腿,上身穿着黑色皮衣的夏知语,忍不住偷看正在笔记本上打字的楚天。

半响后,她仰起雪白脖颈,担忧道:“师兄,你不打算发歌了吗?”

晨星的新专辑来势汹汹,夏知语以为楚天怕了。

与夏知语同样心情的,还有楚天曾经的粉丝。

今天他们在黄天宸、林晴依粉丝的碾压下,完全不敢说话。

直至此刻,自己的偶像还没对“周三见”做出实质性的回应。

已经在网上变成了一句笑话。

房间内。

楚天抬头看了一眼夏知语,瞬间收回了目光。

尼玛,这身打扮太诱惑了,尤其那气质,简直要迷死人。

不过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转移视线:“不急,让子弹飞一会。”

夏知语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索性不再追问,起身去厨房端了盘水果放到楚天面前。

这可是她公司唯一的艺人,得像大爷一样伺候着。

十几分钟后,楚天终于站了起来,揉了揉肩膀道:“搞定,可以发了!”

夏知语再也压抑不住好奇,直接跑了过来,凑到电脑旁边认真看着。

只是很快,她的眼神越来越迷惑。

入眼的,竟然是一个故事。

“师兄,你这是......?”

楚天侧身点击发布,将一大堆文字发送到微博上。

而后笑着回答:“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

夏知语推开楚天,坐到电脑屏前认真读了起来。

文章名叫《再见了晚星》。

下面一行小字“张得全老人写给爱妻康氏的一封信。”

紧接着,一些充满忧伤的文字不断跳入夏知语眼帘。

亲爱的康氏:

......

读着读着,夏知语的眼中开始弥漫着一层水雾。

终于,她读到了最后那段话。

“啪嗒。”

一滴泪水滴到书桌上。

夏知语再也忍不住,俏脸都涨红了。

“师兄,你干嘛写这么悲伤的故事。”

自步入娱乐圈,夏知语很久没哭过了。

说完,她意识到什么,一双美目充斥着不可思议,激动的盯着楚天:“你这是在为那首歌铺垫。”

楚天给了夏知语一个你终于想明白了的眼神,而后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半小时后发歌。”

而就在这半个小时,《再见了晚星》开始发酵。

楚天的文章一发布,很多关注他的网友就收到了系统推送。

昨天那句“周三见”已经登上了热搜榜,很多人等着围观楚天手撕黄家的好戏。

而且最近的娱乐大事件,全都是关于楚天和林晴依。

想不看都不行。

所以,出于好奇,他们点开楚天的微博,继而直接愣住。

这是什么。

没有发歌,而是一篇无关紧要的文章。

有些人骂骂咧咧的退了出去。

当然,更多的,则是被故事吸引了。

随后,他们开始疯狂转发。

这文字、这故事,无敌了。

晚上8点整,酷猫平台,楚天新歌《莫河舞厅》发布。

歌曲介绍一栏只写了一句话。

“《再见了晚星》是这首歌背后的故事,谨以此歌献给所有因为不幸而逝去的生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