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粉嫩嫩的小团子

“嘶,好痛!”

貔貅刚从神界掉下来,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她奋力地动了动,发现全身痛得跟被大山无情碾压似的,频频抽气。

周围一片昏暗,却又不漆黑,带着一丝暗黄的光晕。

在这样的环境里,貔貅也不知道待了多久时间,但此刻她十分失望,在心中咆哮。

“又失败了,我又失败了!”

内伤竟然没有半点好转,神力完全无法调动起来,貔貅觉得自己跟个废物一样。

伸出手,又短又胖的爪子正在提醒她,她的身子从八岁回到了三岁左右。

哎,怎么会落得这么地步?

见鬼的破地方,任她感应许久,却还是连点神力都难以寻觅,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响起,一道蓝色的身影由远而近,紧接安静的森林响起少年有些激动的惊呼。

“竟然有这么大的落英花!”

少年小脸有些泛红,看到这么大的落英花很是激动,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毕竟这地方落英花常见,但一米左右的落英花实属罕见。

他蹲下身来,打算将落英花连根拔起。

貔貅警惕,特意寻找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人!

她从神界下来,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只能小心点。

安静片刻,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貔貅右手轻轻一挥。

落英花的花苞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伴随着白茫茫的雾气,慢慢打开。

花苞绽放,花台上出现了一个粉嫩嫩的小团子,看起来不过三四岁的模样,头发约有二寸多长,乱蓬蓬的自然卷,活像个喜鹊窝,连耳朵都给遮住了。

少年的手还放在落英花的花径,见到面前这一幕,有些傻眼。

面前的女娃娃长得可爱无比,肉嘟嘟的小脸蛋,白净的身子也带着不少肉肉,小嘴微微嘟起。

天,好可爱的娃娃!

貔貅也才发现是个小少年,要是她身体在没有缩小之前,应该比他要大上一点点。

就在貔貅打算不理会时,忽然感到面前的少年身上传来了一股特殊的气息。

体内许久没有动过的经脉,竟然有了极为细小的动静!

即便是动静很小,却还是没有瞒过她。

貔貅眨眨眼,望着少年的双眸,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猩红,少年瞬间陷入呆滞。

几个呼吸的时间,貔貅将少年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原来这里叫斗罗大陆,他们修炼的不是神力,而是叫魂力的东西,而且要有武魂才行。

这个少年身上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只有一个武魂,但是他有两个。

其中一个是个什么草,还有一个坨坨。

七天以后,他会去参加什么仪式,觉醒武魂后,就进了什么学院。

可惜貔貅神力受损,只能看到他未来近一年的情况,而且画面不太连贯,断断续续的。

学院,好像是学习的地方。

刚才让她经脉有动静的应该就是右手会出现的那什么草,没想到,那什么草居然能够让她身上的经脉有动静。

貔貅决定,一定要跟着这个少年!

她奋力地抬起手,忍着体内的疼痛,张开双臂。

“抱抱。”

貔貅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她本来就还小,也不太懂这些情绪。

唐三下意识抬起手,反应过来,小娃娃已经入了他的怀抱。

“叮铃铃!”

貔貅左手手腕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是一串五彩的小石头手串,一共有五颗,每一颗小石头都被银白色的锁链穿过,石头可以移动,相互碰撞便会发出声响。

感觉身子腾空被少年抱起来,貔貅有些惊讶,她现在明明还有些肉的,他还能将自己抱起来?

温暖的怀抱中,貔貅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好像小时候父亲也这么抱过她。

“粑粑。”

大概是身子缩小了,貔貅说话有些口齿不清,但还是能分辨出来她是在叫爸爸。

唐三呼吸顿时有些急促,手上一软,差点将貔貅摔下去。

还好反应及时,抱紧了她。

饶是唐三在重活一世,上辈子在唐门也经历了不少,却没有想到会在六岁的年纪被人叫爸爸。

他很确定,对方是真的在叫爸爸。

猝不及防当了爸爸,唐三神色颇为复杂,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不相同的慎重。

这,突如其来喜当爹,令他无所适从。

怀抱里的小粉团软软糯糯,好像稍微用点力就能捏坏。

连带着唐三的呼吸都轻了不少,就怕吓到面前这个可爱的娃娃。

貔貅露出笑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镶嵌在脸上,看起来格外香甜软糯,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香气。

落英花的香味是一种清香,并不浓郁,貔貅身上现在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就是落英花香。

小娃娃看起来不似寻常孩童,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

她好可爱,好软萌,他的心都软了。

然而,唐三还是压下心中的念头,艰难地告诉貔貅事实。

“小妹妹,我不是你的爸爸。”

要真是有这个这样可爱的女儿,好像也不错。

家里一老一小两个男人,就差个软糯糯的小粉团了,除了没见过面的妈妈,看起来真是一个完整的家。

貔貅当然知道面前的少年不会是自己的父亲,她只是觉得少年身上有一点点父亲的气息,好像都一样的温暖。

“是粑粑。”

唐三直叹气,怎么就当了爹,他也是个小孩子呢。

“小妹妹,我叫唐三,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

貔貅在神界里的时候,往日里太懒惰,修为也非常差,压根就没有修炼,所以还没有到能够继承名字资格。

故而,即便是在神界中,她也都没有名字。

貔貅抬起头,目光澄澈地望着面前的温暖的少年,他给她的感受就像她父亲一样。

很温暖,很安全。

随即,貔貅摇了摇头,想到不在人世的父母,委屈巴巴地开了口。

“貔貅米有迷字。”

唐三低头仔细看了看貔貅,心中有个猜测,便好奇道。

“我听杰克爷爷说,魂兽可以化形,你从落英花中出来,难道是魂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