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杀机再露
  • 我能开发系统
  • 两碗馄饨
  • 2181字
  • 2022-01-19 11:39:17

将陆茵儿安置好之后,林仲秋走出了院子,系统的开发他还需要完成。

目前只有一个系统,带给他的帮助太小了,无法开发强大的系统,只能慢慢从小做起。

气运系统的开发所需物品,起码他目前还知道从何处得到,不像给他提出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作为条件。

绕过小路,林仲秋来到了记忆当中的宝库,大门紧闭,原本在此的执事早已离开。

青虹峰没离开的执事无非只剩下那几位对此地有些感情的老人,稍微年轻点的都纷纷拜入其他峰下了。

现实往往就是那么残酷,宗主要是有意留着青虹峰的话,也不至于变成如此境地,但宗主都有意无意流露出想要遣散青虹峰的意思了,那旁人的心就更不安稳了。

“希望还有我需之物。”说着林仲秋表情凝重,眼神凌厉,上前一步推开宝库的大门。

入目却是十分空旷的过道,一些东西早已被个个长老瓜分了。

探查一番,什么也没有,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去往二楼。

“这群人还真是雁过拔毛,扫荡的干净。”在二楼拐角处,林仲秋沉吟一句,然后望着没剩下多少东西一排排柜子。

二楼的东西也没留下什么,看着空荡荡的一个个柜子,林仲秋往里寻找。

哒哒哒~

一个小瓶子突然被他踢中,滚落很远,发出声响。

林仲秋弯腰捡起,系统侦测,马上得到反馈。

“十颗紫烨丹。”

紫烨丹,在他的记忆当中好像是给刚踏入修行之人加快灵气吸纳用的。

不多想,全部兑换成了灵值。

“灵值+10”

一颗正好得一点灵值,一瓶正好能达成一次的抽将需求,这倒是意外收获。

来到二楼最后一排架子上,正好找到了一捆祈福香。

幸亏这种东西宗门内很少有人拿出来用,不然这也非得被拿走不可。

手中拿着祈福香,意念一动,手中的祈福香消失,系统开发界面显示出信息。

“叮~,祈福香八十根,气运系统目前所需条件:十株天幸草、一张鸿运符、祈福香二十根。”

虽然快完成了祈福香,但这不过是最简单一项条件罢了,剩下的才是难的。

搜索一番,宝库其余还剩下的东西都对于他无用,便打算回去休息了。

或许明天的新手系统首抽能给他一点惊喜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他就匆匆离开了,走到外边,将宝库门闭合,刚走几步,后面的宝库门突然传出声响。

“嗯?没关紧?”林仲秋这样想着,缓缓回头,突然猛的一惊。

漆黑的宝库门缝中好像有一双眼睛,刚才的宝库内,不止自己一个人!!

想想都觉得有些瘆人,那人刚才是掩藏在门后,还是?

“你是谁?”林仲秋退后几步大声问道,此时他大约已经猜想到了来人的目的。

上次遭到暗杀那一幕幕在脑中闪现,正当他思索之际,宝库门被打开了。

一个全身黑衣裹着脸的人出现在林仲秋的面前,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依稀能看到那人手中拿的短刀,眼神中透露着凶狠与残忍。

黑衣人本跟随林仲秋来到宝库,潜藏在黑暗中准备给林仲秋致命一击,快速结束他的生命,奈何林仲秋停留时间太短,他刚准备下手,林仲秋就走出了宝库。

此时正面相对,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抹杀林仲秋。

“你为什么没死?”那黑衣人发出疑惑的询问。

“我为什么要死?”林仲秋不断往后挪移着脚步,此时他可没把握跟眼前这人对抗,上次的记忆中,可是很轻易的就被打出濒死了。

“谁派你来的?我一没与人结仇,二也没什么宝物,也没身负情债,你没理由杀我。”

林仲秋冷静的与黑衣人对峙着,身体陷入紧绷,掌心握出热汗,脊背发凉。

“你确实没什么值得我杀的,不过你有些碍眼。”

说完那黑衣人不再啰嗦,提起短刀就冲了上来。

林仲秋见此,体内灵脉中蕴藏的灵力,翻涌起来,全部聚集于脚下,朝远处药院跑去,那里没记错的话,有一位守了很多年的执事。

“别跑!”

后方那人眼神凶狠,手提短刀叫喊着,林仲秋不由心里暗骂,为什么追人的都喜欢叫被追者别跑啊。

我不跑,待在原地被你杀?

不过看着不断拉近的距离,林仲秋心里有些慌张了起来,感受到背后冰冷的目光,真想大声呼救。

可宝库周边此时根本没什么人,整座青虹峰上的人都不多。

“我不能死!我死了师妹就真的无依无靠了。”想起今夜显得脆弱怜人在他身边抽噎的陆茵儿,林仲秋支脉中的灵力翻涌的更厉害了。

仿佛从未有过如此狂奔过,扬起的尘土在夜空中显不出痕迹,后面的黑衣人好像修为比他高,速度非常快。

距离不断被拉近,林仲秋预测,此人绝对逼近一境巅峰,在拓开主脉的阶段。

“怎么办。”自救的想法在林仲秋脑中闪现,自己能用到的东西不断回想。

“十点灵值!”想起刚才在宝库中寻找的丹药所兑换的灵值,他紧忙唤出系统。

轮盘转动,他乞求能抽中个保命的东西。

“叮~,运气爆棚,破境丹一枚。”

破境丹?林仲秋来不及多想那人已经赶至他身边,短刀挥砍而来,刀刃所折射的寒光让他瞳孔皱缩,求生的欲望不断攀升。

竭尽全力晃动身体,在千钧一发之际,短刀在他脖颈旁边划过,斩断了他一缕青丝。

青丝飘落,那人怒骂一声,掌中似有雾气凝聚,一掌拍向林仲秋。

林仲秋眼看无法躲闪,也向掌中汇聚灵力,使出他会的为数不多的道法。

“玄天掌!”

掌中灵力闪耀弱芒,与此人狠狠的对轰一掌。

砰!

林仲秋倒飞而出,猛的撞到了后方一颗树上,口中突出鲜血。

刚才对轰的掌上此刻寒气侵袭,难受至极,他凝眉冷目,喝到:“你是本宗之人!你竟然残害本宗弟子,难道不怕处以极刑嘛!”

感受掌上传来的寒气,林仲秋瞬间明了,这种掌法,他好像见识过,紫玄宗内旁人长修的寒灵掌与之相似九成,而天下之大,能有如此相似的道法极少。

所以眼前的黑衣人是本宗的人几率为九成九。

“那又如何?”黑衣人嗤笑一声,毫不在意林仲秋认出自己是紫玄宗的人,毕竟,死人知道再多有什么用。

他慢慢靠近林仲秋,扬起的短刀散发刺目的寒芒,眼中透露凶残的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