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夜晚繁星
  • 我能开发系统
  • 两碗馄饨
  • 2135字
  • 2022-01-20 22:58:35

“师妹,咱们峰上还有多少祈福香?”路上林仲秋开口询问道,祈福香、天幸草、鸿运符,这些都是新系统所需的物品。

不过依林仲秋现在的条件,能想办法弄到的无非只有祈福香了。

“祈福香,师兄你问这个做什么?”陆茵儿停下脚步。

“咳咳,我有用,师妹你就不要过问了。”

陆茵儿想了想,说道:“祈福香的话,上次宗门大典倒是剩下许多,应该放在宝库当中了。”

“宝库。”

每个峰都有各自的宝库,不过因为青虹峰长老的死去,青虹峰的宝库此时只剩下些杂乱物品,甚至连看守的执事都没有。

因为那些杂乱的东西,对一境的修道者都无用。

林仲秋思索一番,沉吟道:“不知道宝库里还有没有祈福香。”

回到青虹峰林仲秋便来到了自己的住处,此时第二个系统开发所需的物品难以凑齐,而第一个新手系统抽奖需要灵值点数。

虽然每日的首抽不需,但出来的东西暂且对他无用,他需要能改善资质与提升修为的东西。

盘坐在床上,运转紫玄纳灵决,天地间的灵气朝他体内汇集,最终聚集到灵脉主脉之上,开始拓展支脉。

目前他自身的修为只不过处于一境拓脉的初期,只有三条支脉汇聚着由灵气凝集的灵力。

随着纳入身体的灵气增多,运到第四条支脉上开拓,犹如白蚁啃食大树一般,异常缓慢。

片刻后,林仲秋停止修炼,叹息道:“如此正常修炼,恐怕要等几年都不一定能踏入下一阶段,还是系统靠谱一些。”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正当林仲秋刚从屋里出来,准备去取祈福香之时,一声清脆的叫声喊住了她。

“师兄?”

林仲秋挤出笑意,看向正用晶莹大眼睛望着他的陆茵儿,问道:“师妹,那么晚了你为何还没睡?”

“我睡不着,”陆茵儿扭捏一下,走到林仲秋身旁,拉起他的手,柔声道:“师兄,你陪我去桃花树那看星星吧。”

“看星星?”林仲秋迟疑一下,缓缓说道:“师妹,现在天色不早了,是该休息的时辰。”

“师兄你变了,”陆茵儿幽怨的看着他,说道:“以前你都会陪我去的,现在你不仅性格变得不像以前,连看星星都不陪我。”

说着,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摸着林仲秋的额头,喊道:“师兄,你不会是被人打成这样的吧。”

对于林仲秋的变化,她权当是遭到暗杀所导致的,可别人越打越傻,林仲秋被打之后,反而没变傻,变得聪明了些许。

林仲秋无奈的回道:“我没事,你不是要去观星嘛,走吧,我陪你去。”

心中泛起嘀咕,也不知道陆茵儿从何时起有了观星的习惯,经常夜深之时拉着林仲秋去后山一颗桃树下观星。

而原身林仲秋每次都是傻傻的跟去,从未拒绝,也不嫌烦。

后山,一颗巨大的桃花树下,陆茵儿侧依在林仲秋身旁,望向天空的繁星点点。

林仲秋凝望天上的繁星询问着身边的佳人:“师妹,你为何每次睡不着都要来此处观星啊?”

对于这个原因,林仲秋记忆当中并无解释,他自己对此感到疑惑。

“观星.....”她先是沉默一会,然后缓缓低声说着,语气间带有一丝伤感。

“以前我很小的时候,睡不着娘亲都会带我看星星,哄我睡觉,可是....有一年,娘亲外出很久都没有回来。”

这段记忆林仲秋好像也有,师娘一次外出,便没有归来。

他静静的在一旁听着陆茵儿的诉说。

陆茵儿顿了一下,慢慢说道:“因为那几天我都见不得我娘亲,所有我就在我爹面前就哭闹,后来我爹就哄我说,我娘亲变成了星星在天上看着我。”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每天要看着天上的星星,期盼娘亲回来。”

“不过,随着我慢慢长大,知道了我爹其实是骗我的,我娘亲根本不是变成星星看着我。”

“她那次是因为一处山脉大妖出世,去随宗门除妖物。”

说到这里她声音变得更加伤感了起来,跟林仲秋靠的更近了,像只十分没有安全感的小兔子一般找着依偎。

“结果.....结果,她死在了那只大妖手下,就连....尸体也没有带回来。”

她的身体轻微抖动,晶莹的眼眸中泛起雾气:“现在.....现在,就连爹爹也..离开了我。”

说着她泪珠打转的眼眸望向天空的繁星,林仲秋明了,天上的繁星在陆茵儿心中潜移默化中成为了一种寄托,从逝去的师娘到最近被邪魔外道截杀的师尊。

“师妹,师尊跟师娘一定会在天上看着你的,你这样伤心,他们肯定会担心的。”林仲秋语气温柔的安慰着说道。

扬起手擦了擦她的泪痕,说道:“你还有师兄在身边。”

“嗯,”说着她拉着林仲秋的手臂更紧了,一边抽噎一边说道:“我还有师兄在我身边,不过,师兄。”

“怎么了?”

“咱们大师兄什么时候回来啊?”

林仲秋望着天空,缓缓说道:“大师兄应该快回来了,他已经离宗很久了,也快到归宗的时候了,等大师兄回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嗯。”陆茵儿点了点头,于她亲近的人除了爹娘就只剩下大师兄跟林仲秋两人了,她爹娘逝去,两位师兄便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林仲秋看着身旁抽噎的少女,不由感叹,白日在人面前没有露出异样,不过是将伤痛压在了心底罢了。

小小年纪,娘亲早逝,现在其父亲也被截杀致死,唯一依靠的两位师兄,一位不在宗门,一位昨天刚陷入濒死,自己长大的山峰还即将要变成养灵兽的地方,而这一切她都无能为力。

此时没有旁人,心中的伤痛她才能展露一些。

夜晚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不是那么黑暗,一颗巨大的桃树下,娇小的身躯依偎在林仲秋的肩膀上。

过的许久,或许是陆茵儿累了,竟然在他肩膀上缓缓睡去。

林仲秋扬手将她小脸上的泪痕擦拭。

然后将陆茵儿抱起,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她所居的院落,将她放置在床上,裹好被子,便走出了门外。

月明星繁,微风略亮,吹拂了他的衣角。

实力啊实力,一切的安全感,都是建立在强大实力的前提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