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报仇不成而被反杀

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帮助师姐将盘子洗干净之后,玄峰来到了大门前,转头露出了一个微笑道:“师姐,那我走了!”

“等一下!”

下一刻,他便看到他的五师姐啪嗒啪嗒地冲入了后堂,然后脸色绯红的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冲了过来。

然后对着他眨了眨眼,道:“师弟,给你!”玄峰一怔,接过盒子,道:“这是......?

林云烟背着双手,俏生生地歪了歪头,露出了一抹好看的俏皮的笑容,神秘道:“当然是送给师弟的礼物喽,至于里面有什么,当然要师弟回去自己拆开之后才会知道啦!”

玄峰正想要说什么。

下一刻。他却是瞬间看到,他的五师姐没有任何预兆的凑了过来,然后在他的脸颊之上留下了一个吻。

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扑面而来,脸上也瞬间感觉到了师姐嘴唇那柔软的触感。

玄峰愣了愣,尴尬道:“师姐....”

看着玄峰脸上尴尬地表情,林云烟捂嘴噗呲一笑,大气地拍了拍玄峰肩膀,道:“不要胡思乱想!呐!回去吧!可不要想我哦!”

“那.....那我走了。

玄峰尴尬不已,只能向师姐告别,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着玄峰渐渐消失在夜色当中的身影,林云烟的眼中慢慢露出了痴痴的神情,随即脸色一红,捂着自己狂跳的胸脯,飞快地关上了门

咔哒——

大门关闭。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远处的山林当中,一道红芒一闪而过,露出了一双幽幽的眼睛。

“云烟这个可恶的丫头!

山林中的桃夭用力地磨着牙齿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特别是看到刚才自己这个可恶的师妹,居然在自己可爱的小师弟脸上亲了一口,她就一阵阵火大。

“居然敢背着自己的师姐,偷偷地勾搭小师弟,难道她就不知道,小师弟已经被师姐我预定了吗?”

想到这里,桃夭就气的牙痒痒。

小师弟明明是自己的!

自己可是要吃独食的!

怎么可以让别人染指!

桃夭嫉妒心爆棚。

今日一听到小师弟跟着自己的那个可恶的师妹去了她家,桃夭就蹲守了过来,结果一蹲就是一个下午,一直到晚上!

这简直太过分了!

不行,今天晚上必须要检查一下!说着,她磨着贝齿,飞快地跟上了夜幕当中的玄峰。

只是她也并不知道的是。

高高的云端之上,另外一双幽幽的双眼也注视着一切,那双眸子望着林云烟走进屋子,又瞥了一眼蹲在山林里的桃夭,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夜幕当中的玄峰身上。

她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小师弟并没有和自己那个可恶的师妹在屋子里发生过什么脸红心跳的事情。

“算了。”一个清幽的声音。

“自己何必要跑出来呢?只是小师弟而已。”

说完,那个身影便隐没在了云端。

只是她也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远在另外一座高峰之上,某个女子的精神力也在窥探着这里。是那个女子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另另外一座山峰之上,还有一个女子的目光,刚刚从这里移开。

显然,她们的目的都大同小异。

与此同时。

天衍峰山林中,玄峰抱着那个盒子,哼着愉悦的小曲,正向着自己住所的方向走着。

他自然是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一道道复杂的目光和精神力。他仍然悠哉悠哉地想着自己今天从师姐的身上刷出来的那大量的碎片。

而与此同时。

就在山林之下,道路两旁的白桦树下,两个早已经守在这里多时的女弟子也注意到了玄峰。

“那个家伙来了!就是他对你动的手?”

其中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猛然把手握在了剑柄之上,目光凌厉看着玄峰的目光不善。

另外一个少女的脸上贴着药,明显可以看出,那半张脸明显要肿一些。

“就是他!”

白依捂着侧脸,狠狠地盯着向着这里走来的玄峰,眼眶微红道:“就是这个可恶的家伙,今天在天衍大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我一个耳光,现在还疼呢!”

那个扎着丸子头的少女转头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道“放心吧,师姐今天就帮你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在玉女宗放肆的!”

白衣崇拜道:“是!师姐!”

那个丸子头少女名叶倾城叫,是她在天一峰最崇拜的大姐。

年纪轻轻,修为便达到了炼神境后期,虽然比不上掌门直系的那七位师姐,但是在新人中,倾城师姐绝对是翘楚!

两个月后的大比,她相信师姐一定能够获得名次。而玄峰她恶狠狠地望着夜幕当中的那个家伙。

这个可恶的家伙,玉女宗本就有不收男子的门规,如果不是因为当年掌门看他可怜,将他捡了回来现在他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而且,居然还敢打自己!

不要以为从云烟师姐那里学了一点指法,就自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我上我也行!

“他马上就要过来了!我们偷袭他!然后摁住他暴打他!”

“好!师姐都听你的!”

两女立刻鬼鬼祟祟的藏了起来。

随着玄峰的靠近,她们两个人的脸上慢慢露出了冷笑。

再靠近一点点,就到了我们的攻击距离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玄峰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叶倾城蹙眉,立刻低声道:“等一下,他停下来了!”

而山林的另外—边,一身便装的桃夭也是一怔,望着突然停下来的玄峰,一脸懵逼。

他发现我了?

两拔人都在心里自言自语。

玄峰并没有发现她们。

看着这片静谧的森林,玄峰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现在是格外大好。

如此美妙的景色,玄峰自然是没有一点点困意,与其如此,他想还不如在此练习一下自己的指法。

玄峰笑呵呵。

下一刻,他双手瞬间交叉,眼眸灵光一闪。

黯然销魂手!biu—biu—biu—

瞬间,一道又一道灵光从他的手指迸射而出,瞬间便向着周围的森林当中打去。

啪啪啪啪——

一颗颗大树被玄峰的指法贯穿。

黯然销魂手熟练度+1

黯然销魂手熟练度+1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一道指光瞬间戳破了叶倾城她们藏身的白桦树,biu的一声便戳在了白依的身上。

“好痛!”

那一指把她戳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低头向着胸口望去,只见衣服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窟窿,胸口的皮肤都被戳的暗紫了。

“怎么可以戳那里!”她眼泪都要出来了。“嘘!不要说话!”叶倾城咬牙,道:“只要他再靠近一步,师姐就冲过去揍他!”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一道指光瞬间便贯穿了白桦树,咚的一声就戳在了她的脑门上。

“咚!”

叶倾城顿时眸子放大,脑袋往后一仰就倒了下去。

“师姐!师姐啊!!”

而玄峰依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手指咻咻地向着周围的森林里戳着。

熟练度也在不停地增加。

【熟练度+1】

【熟练度+1】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山林当中。

某个身影正在飞快地躲避着那爆射而来的紫光,脸上带着恼羞成怒的表情,不停地躲闪。

“哇!难道是被这个可恶的小师弟发现了吗?怎么尽是向着我的方向戳啊!”

而也就在这时,触不及防间,一道指光瞬间落在了桃夭的某个穴位之上。

桃夭的眸子顿时一瞪,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绯红。

那一指虽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但是却要死不死地戳到了她的关元穴之上。位置是脐下三寸。

“呀!这个可恶的家伙!”桃夭发出了羞耻的叫声,气的手舞足蹈

终于。

玄峰在练了一会儿自己的指法之后,心满意足地甩了甩手,沿着小路大步走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

虽然增加的熟练度并不多,但是每天都练一练,持之以恒,自己的指法迟早会变得越来越强。

玄峰哼着小调,大步向前走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他骤然看到两个黑影从不远处的一排白桦树后窜了出来。

“无耻小人,给我站住!”

两声剑鸣。

白光一闪。

两把青锋剑瞬间便挡在了他的面前。玄峰一怔,停下了脚步,随即皱眉道:“什么人?”

然后借着月光,他看清楚了挡在他面前的那两个人的脸。

瞬间,玄峰愣住了。

“噗——”

“哈哈哈哈哈!”

玄峰难以抑制地大笑了起来,但是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笑得,而是对面那两个拦路的少女长得实在是……鼻青脸肿,头上布满了大包,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布满了一个又一个孔洞,滑稽无比。听到玄峰那肆无忌惮的笑声叶倾城和白依瞬间恼羞成怒。

她们心里那个气呀。

身上的那些淤青和头上的包包,当然是被这个家伙刚才到处乱戳给戳出来的啊!

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你笑什么!再笑我一定杀了你!”叶倾城恼羞成怒。玄峰强行忍住笑意,作揖道:“没有,不知两位师妹找我有何事?其实我还是建议两位师妹先去包扎一下,不然可能会吓到小朋友。”

叶倾城铿锵一声便拔出了剑刃,气的颤抖道:“给我闭嘴!你这这个无耻小贼,我问你,今日在大殿之上,你是不是当众扇了我师妹一巴掌!”

玄峰一怔,道:“什么?”

白依依捂着自己肿胀的脸,走了出来,指着玄峰大怒道:“玄峰!你别给我装糊涂?!今日你扇了我一巴掌之事,难道你忘记了吗?”

玄峰怔了怔,转头望向白依依的脸。

他瞪大了眼睛,用了非常大的力气才从那一片片淤青当中认出了那张脸,随即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

没错,就是之前在大殿之上,那个扑上来想要推嚷他,然后被他煽飞出去的女孩。玄峰屏住笑意,道:“原来如此,你是因为今日之事,所以特意找人给你出头的吗?”

白依依死死地盯着他,羞愤道:“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她们正要动手。

玄峰豁然伸出手,笑意道:“且慢!”

白依依愤怒道:“还有什么遗言吗?玄峰微笑道:“不应该啊,我只是中午扇了你一巴掌,但你们现在却全身是伤,就算要出气,那也不应该先去找把你们打成这个样子的那个家伙吗?”

看着玄峰脸上那理所当然的微笑,二女瞬间被气爆了!

你还敢说!!”叶倾城大怒,瞬间拔剑便向着玄峰刺来,大叫道:“我们身上的伤不就是刚刚被你戳出来的吗?!”“看剑!”

玄峰顿时一愣。

被自己戳出来的?玄峰一脸懵逼。

我什么时候戳你们来着?冤枉好人啊!

瞬间,叶倾城一剑便刺向了玄峰的面门。

玄峰一脸懵逼,微微侧身,避开了那一剑,道:“有话好好说啊!别动手啊!”

但二女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她们面色含怒,一道道剑气瞬间便向着玄峰刺去。

玄峰只能不断后退,躲避着她们的攻势。

下一刻,玄峰一个后空翻,与她们拉开了距离,古怪道:“再不住手,你们可不要怪我还击了?”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叶倾城大喝,瞬间持剑杀来。

白依依也是立刻握着剑刃,咬牙道:“师姐,我来助你!”

瞬间,二女再次向着玄峰杀来。

玄峰无奈,哭笑不得。

他的眼前瞬间便出现了二女身上穴位的分部图景。

玄峰弹指。

咻——咻—

两道指光瞬间打在了二女身上的某个穴道之上。

叶倾城和白依依立刻身体一软,一股麻麻的感觉一下子涌到了全身上下。

“哎呀!”

啪——啪—

两声闷响。

两个少女齐刷刷地身体一软,往前一趴,摔了一个驴啃草,跌倒在了玄峰的面前。

“姐姐!怎么回事!我动弹不了了!”

“我们被那个家伙点了穴道!”

两个少女大怒,全身僵硬地趴在地上,道:“卑鄙!无耻!有种你就解开我们的穴道,让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

玄峰耸了耸肩,二话不说,直接便一手一个,将两个少女抗在了肩上,大步向前走去。

二女顿时大惊失色,道:“你这个家伙,你想要干什么?!”

玄峰不做理会。

随便找了块巨石,将两姐妺并排放下。夜黑风高,月色浓浓。

两姐妹并排坐在巨石之下,瞪着眼睛,盯着站在她们面前的那个高大的少年。

玄峰揉了揉眉毛,露出了好看的微笑,道:“你们既然都说我卑鄙了,那你们觉得我会做什么?”

此言一出,二女顿时全身一颤。

叶倾城的脑海当中瞬间就浮现岀了她们姐妺二人被欺凌的画面。不要!”叶倾城发出了一声尖叫,脸色瞬间涨的通红,道:“你敢怎么做,我就告诉师尊,让师尊杀了你!!”

白依依懵逼道:“姐姐,他要对我们做什么?”

叶倾城脸色通红,恼羞成怒道:“他是男生啊!看他那种猥琐的表情,一定是要啪掉我们啊!”

玄峰:“……”

白依依懵逼道:“啪掉?是杀掉的意思吗?”叶倾城尖叫道:“不是,是啪掉!啪掉的意思啊!”

玄峰:“……”

白依依一脸懵逼,显然还是不明白啪掉是什么意思。

看着二女脸上的丰富多彩的表情,玄峰被逗乐了,随即也是摇了摇头,感慨宗门教育之下的缺陷。

这么天真的两个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根本没有出去历练过,没有见识过太多的人世险恶。估计对自己那恶劣的态度,也是因为看到别人对自己这样,她们也有样学样的结果。

玄峰无奈。

然后他便向着那两个少女伸出了手。

叶倾城看着那只向着自己的胸脯伸过来的手,顿时全身颤抖,叫道:“不要啊!!叶子不想失掉贞洁!!!要碰你就去碰依依吧!”

玄峰直接就是一个踉跄,好家伙。

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欲对天真少女不轨的歹人了吗?

啪一

玄峰一个爆栗。

“再叫我就真的动手了!”

吓得那丸子头少女泪流满面,一句话也不敢说。

看到驯服之后,玄峰摇头。

随即伸出手,指尖闪过一道道流光,瞬间在二女身上的数个穴道连点。

下一刻,一缕缕灵气被玄峰从她们的穴道注入了她们的身体当中

二女顿时一愣。

下一刻,她们便清晰地感觉到身上的淤青和伤口,在那缕灵气的作用之下,竟是瞬间变得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就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后,她们头上的包包和身上的淤青,竟是慢慢地消失了。叶倾城懵逼道:“他……他是在给我们疗伤吗…”

白依依懵懵道:“肿肿的脸也不疼了呢…”

很快,二女身上的伤势便得到了大幅度的缓减。

玄峰微微一笑,随即从怀里拿出了一些从师姐那里得到的外伤药,丢到了她们两个的手里,道:“给,十分钟之后点穴效果会自己消除,记得回去好好敷药,不要再来找我出气了!”那种哄孩子一样的语气。

然后玄峰伸出手,两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她们的脑袋上,笑着就像一个邻居大哥哥般温暖,道:“知道了吗?”

白依依和叶倾城瞬间就呆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