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暗与光
  • 斗破之最强大反派
  • 一尘剑舞心.
  • 2515字
  • 2022-02-28 21:27:19

“你的任务是,用尽全力将魂天尘杀死,但同时也要留下一口气,明白了吗?”

听着门内传来的声音,影子愣了愣。

既要尽力杀死魂天尘,又要留下一口气?

这等前后矛盾的说法,影子似乎已经习惯了。

“是,属下自有分寸。”

“另外……”门内的语气猛地一变,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将影子体内的斗帝血脉直接剥夺了!

“哼……”影子强忍着伤痛,竟一声不吭,可见其忍耐程度有多强!

“如果你就这么去了,天尘他会发现你是魂族的人,所以不要怪我。”门内传出的魂天帝声音越发越明显,冷淡的道,“你的天赋不算太差,但一星斗圣已经是你的极限了,你也无需担心失去了斗帝血脉会给你造成什么影响,待你完成任务后,会全力支持你突破到二星斗圣。”

“属……属下得令!”影子被疼的浑身颤抖,说话的声音都在剧烈抖动的,但他还是死死地低下头。

他是魂天帝的死士,是魂天帝麾下的秘密部队。

这个部队,除了魂天帝一人知道以外,其他人统统不清楚。

“魂殿的人手在这次并不会支援天尘,因此无需担心会有什么人会干扰你的任务,去吧。”

得到了魂天帝的命令,影子迅速消失在此地,跟从来都没发生过似的。

闭关室内,魂天帝依旧死死的紧皱着眉头。

他感到了不安,对彻底掌控魂天尘的计划感到了不安。

考虑到魂天尘在之前,有四星斗尊斩杀了雷族的赫赫有名大将,九转斗尊的雷千,魂天帝无比保险的派了一位一星斗圣的人前去将魂天尘的一切底牌全部摸清楚。

派出去的人,就是他的眼睛……

属于魂天尘的第一次人生转折点,也是最大的一次危机,悄然来临。

……

……

对于这一切都不知道的魂天尘,还在加玛帝国的帝都内,与魂灭生交谈着。

忽然间,魂灭生就收到了一条命令。

“接下来的时间段,魂殿的人手统统不许帮助魂天尘。”

将这件事全部告诉给魂天尘后,魂灭生急忙说道:

“少爷,族长大人有动作了,怎么做?”

“按照我父亲的命令,你们不用帮我。”魂天尘负手而立,平淡的目光望向窗外独属于加玛帝国帝都的风景。

“我父亲他真的很害怕事情的走向会脱离他的掌控,在前段时间我利用小型噬灵绝生阵强行磨灭掉他在我体内放下的一些小手段,他就真的惧怕我了。”

“这一次,他派来的人,定然不会很弱,也不会太强,大概在高阶半圣与一星斗圣之间,他的目的就是要摸清我的底牌,搞清楚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魂天尘微挑眉头,“如果我真的跟他派来的人迎战,魂天帝会将我的情况分析的一清二楚,到时候灭亡的结局提前到来。”

魂灭生一听这话,紧张的要死。

“那少爷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你还记不记得,萧炎?”魂天尘轻描淡写的说道。

“萧炎?就是少爷你让我特别关注的那位少年?”魂灭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到现在只是一个九星斗王,就算有斗尊的力量,也好像帮不上太多的忙吧?”

“萧炎对我有大用,如果能够恰巧利用得好,操作得当的话……我可以让魂天帝这次的行动彻底破灭。”魂天尘微微眯起了眼睛,脸上流露出虚假的笑容,头微微偏向下方,凝望着地板。

他们所处的房间刚好有阳光照射进来,一片光亮,却有另一半是光芒笼罩不到的,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分割出黑暗和光的界限。

窗外的光芒带着温和的光线照射在魂天尘的身上,一身的白衣在温和的阳光下透露着安逸与温和。

但在魂灭生眼中,魂天尘此番举动刚好逆着光源,和背影中强烈的阳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阳光的阴影笼罩了魂天尘的英俊脸庞,无法窥探其中的真容,只能模糊的看见他嘴角勾勒出的一抹笑容。

只是,哪怕是笑容,也是虚假的。

低下头的魂天尘离开了窗边,朝向屋子里因为光源照射不到的黑暗走去。

尽管什么都没说,但那难以言喻的酸苦,默默无闻的呈现在魂天尘的背影,慢慢的隐藏在黑暗当中。

直到永远都看不到。

黑暗之中,传来魂天尘那没有一丝感情的冰冷:

“三年之约,就要到了,准备一下。”

魂灭生隐隐间替魂天尘感到了一丝心疼,只好低声点头。

“遵命。”

……

……

加玛帝国,一处隐秘之地。

背着玄重尺的萧炎,与跟萧炎长得极其相似的中年男子萧战,同坐在一排。

“父亲,孩儿与纳兰嫣然的三年之约,就要到了。只是……曾经睥睨乌坦城的萧家,如今却变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萧炎沮丧的低垂眼眸,望着脚下的地板,有些不知所谓。

萧战看着此时萧炎的状态,微微叹气,清楚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

“萧炎你要知道,年少轻狂的岁月,沉淀下来的是那些再也回不到的过去。”

“而总让人感叹的,则是未曾珍惜而失去的那些。但这些,恰恰也是我们想让你去体会的,因为年少轻狂的岁月,一生只有一次。”

“人这一生,有落魄,有崛起,有欢乐,也有痛苦。”

“这些都是宝贵的经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经历,但萧炎你要清楚的明白,如果熬过痛苦,后面说不定就是幸福与快乐。”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而是现在能把握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而又充满无奈的世界,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的责任和使命,有时我们处理不当,就会不堪重负难以忍受。”

“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

“当你紧握双手,里面什么也没有。”

“当你打开双手,世界就在你手中。”

“父亲相信你,能够击败纳兰嫣然,还萧家一个颜面。”萧战悠悠说道,“但你要记住。”

“父亲不求你有多天才,有多厉害,也不求你一定可以带领萧家崛起。”

“父亲只求你一生要快乐,一生要平安。”

随着父亲萧战的离去,留下了仍然在原地傻坐的萧炎。

……

……

次日,天空之上,云岚山下。

萧炎极为稳重的背着玄重尺,一步一个脚印,不急不缓,显得单薄的身影,却是透着令人侧目的从容与洒脱。

他的目光极其平静,掀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沉稳的走上云岚山,一脚稳稳落下的刹那,萧炎的灵魂似乎都在此刻吐了一口压抑三年的气息。

缓缓抬起头,目光直直锁定在石阶尽头,视线犹如是穿透了空间阻碍,射在了那山顶之上盘坐的女子身上。

“纳兰嫣然。”嘴巴微动,平静而带着一些其他情绪的名字,悄悄从萧炎嘴中,吐了出来。

遥遥天空之上,忽然间阳光洒下,透过飘渺云层的遮掩,刚好照射在石阶的最后。

那里,一道挺拔单薄的身影,迎向光源走上来,终于是缓缓出现在无数道视线之中,

几乎是象征性的巨大黑尺,黑袍青年的目光无悲无喜的扫过广场,最后停留在石台之上同样将一对明亮眸子投射而来的美丽女人身上。

阳光的照射更清楚的勾勒出青年那坚毅的脸庞。

站在阳光下的他,微微抬头,凝视女子,淡淡开口。

“萧家,萧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