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碧蛇三花瞳,青鳞
  • 斗破之最强大反派
  • 一尘剑舞心.
  • 2079字
  • 2022-01-16 21:09:20

石漠城,漠铁佣兵团。

“大团长,有贵客要来见你。”

一位雇佣兵来到青年面前,青年一身白袍,较之常人要明亮几分的眸子中透着几分睿智与难以察觉地机智狡诈。

萧鼎,萧家三兄弟中排名老大,是萧炎的大哥。

“贵客?”萧鼎此时正跟萧炎的二哥萧厉交谈,两人纷纷扭过头看向那位雇佣兵。

“是的,看起来来头很大,身上的贵族气质根本无法掩盖得住。”

“看起来一个贵族的人,怎么来这环境如此艰难的地方?”萧鼎与萧厉对视一眼,纷纷跟着带路者来到大厅。

一进入大厅,便看到一位身着白衣,年龄看起来只有十六岁左右,面容英俊,一对异瞳很是吸引人眼球,此人给予人第一眼的感官,是一种儒雅,若是手中捧着一卷书,恐怕跟书生无二。

儒雅之中,还带有一种淡淡的邪意,俊秀的脸庞充满着冷漠,让人很是琢磨不透,搞不清楚此人的一丝一毫底细。

不仅看不出实力的深浅,此人身旁用穿着黑袍用兜帽掩盖住整个身形的人,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感!

萧鼎与萧厉顿时警惕了起来,前者微微拱手道:

“请问阁下来我这漠铁雇佣兵团有何目的?”

魂天尘微微站起身,脸上的冷漠之色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非常有礼貌的微笑道:

“大团长,二团长,你们好,在下魂某人……来到这里,确实抱有目的,不知两位可愿给我一次交谈的机会?”

萧鼎微眯眼睛,睿智的眼神打量着他,却依旧没能看穿此人的一丝一毫。

“阁下请说。”

“我想找你们雇佣兵团的一个人。”魂天尘露出浅淡的笑容,“至于报酬,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价格。”

“谁?”萧鼎微皱眉头。

“青鳞。”

萧鼎与萧厉的脸色有些诧异,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如此贵重前来,居然只是为了雇佣兵团里的一位小女孩?

这小女孩身份很不一般,那可是人类与蛇人发生关系后所诞生下来的子嗣,不过一般这种人与蛇人血脉的婴儿,一般很难活过两岁,但这青鳞的年龄大概到了十二三岁的样子。

类似青鳞这种类型的人,人类与蛇人都是将其视为诅咒,存活的存在,除了受尽白眼与嘲讽更多之外,似乎并没有别的东西。

但魂天尘知道,这名叫青鳞的小女孩可是碧蛇三花瞳的拥有者,其潜力巨大无比,更是能够控制绝大部分的蛇类魔兽,是一个极为逆天的体质,但论体质,这世界上还没有人强的过他圣体魔心。

圣与魔本是对立,但在他身上却结合为一起,除了逆天二字也没有多少语言能够形容这等体质了。

萧鼎沉默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让人去叫青鳞过来。

毕竟面前这儒雅英俊少年,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坏人。

很快,一位雇佣兵手拉着一个小女孩走进大厅。

小女孩一身淡绿的清雅装束,身子娇小,发育的却有些较为成熟,只是还是很青涩。

一张可爱的精致瓜子脸,犹如美丽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看着大厅内的所有人,尤其是看向萧鼎的目光,透着楚楚可怜,好像她以为自己犯了错般,被人叫来这里接受惩罚。

一想到这里,她那眸子浮现出一丝丝泪水,这模样如担惊受怕的小猫一样,让人心中不免有些怜惜。

“青鳞……”魂天尘看见这绿衣女孩,和善的冲着她点了点头。

萧鼎看了眼青鳞,随后对着魂天尘道:

“你要找的,是她么?”

“确实是她,不知两位团长需要什么报酬?”魂天尘无比感谢的道。

“报酬就不必了,看起来你好像很在乎她。”萧鼎叹了口气,不自觉地看向青鳞,“这孩子在我们这过的很苦……受尽白眼,只因身上有蛇人血脉……或许跟了你,她的生活会好上不少。”

“萧鼎团长,你想……卖掉青鳞?”青鳞听到这对话忽然间恐慌了起来。

“唉,她也不想身上有蛇人血脉的,孩子是无辜的。”魂天尘无奈摇头,走到青鳞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瓜,“青鳞,要跟我走么?”

他采用了一种较为温和的手段,费劲千辛万苦,把青鳞给带了出来。

在后者较为不舍的眼神下,只能任由魂天尘拉着自己的小手离开了漠铁雇佣兵团。

“少爷,你这是……”魂灭生津津有味的看着青鳞这小女孩。

虽然年龄方才十三十四,可或许是因为人蛇血脉同体的缘故,娇小玲珑的身躯却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丰满纤细的身材对于有些有古怪癖好的人来说,可真是致命的诱惑。

对于少爷的了解,魂灭生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但今天却直接拐走一个小女孩,莫非少爷他有这等癖好?

“别想歪了殿主。”魂天尘一眼看出魂灭生在想什么,淡淡的道,“仔细看好了,这小女孩拥有着什么体质。”

魂灭生仔细看了会,忽然发现青鳞那对碧绿色的瞳孔中,三个极细的绿色小点忽然再度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

“居然是……碧蛇三花瞳?!!”

“少爷,你……究竟是如何得知这里有碧蛇三花瞳体质的人出现的?”魂灭生已经彻底被魂天尘那神算能力给镇住了。

为什么感觉有一种,这个世界所有发生的一切情况,都逃不掉魂天尘眼中的感觉。

仔细想想,那少爷也太恐怖了些。

而且少爷在释放那等自创斗技时,他也感到了惊恐,心中根本生不起反抗之意,就仿佛一旦反抗,就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夺去了般。

魂天尘宠溺的摸了摸青鳞的小脑袋,微微一笑,将视线投向远处,对于魂灭生的问题并没有进行回答。

有时候,保持一种神秘,会让人感到更加的恐惧。

“殿主,青莲地心火已经收到了,那么我们就去下一个目的地吧。”

“少爷,介意我多嘴一句么?请问下一站是哪里?”魂灭生小心翼翼的道。

魂天尘拍了拍青鳞身上的灰尘,轻淡一笑。

“我们去迦南学院,收走陨落心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