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求你,救救我吧
  • 最强小神医
  • 临薇不乱
  • 2108字
  • 2022-01-12 13:23:22

“张阳光又来了!”

山涧溪水旁。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大声喊着。

周围正在溪水里嬉戏打闹的女孩们一听,纷纷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连滚带爬地从水里钻了起来。

有些胆大的甚至拿着石头朝溪水对岸的一个年轻人扔去,咬牙切齿的骂:“张阳光你臭不要脸。”

溪水对岸的年轻男子一把接过对岸女孩丢来的石子。

他也不恼,俊秀的脸上微微一笑。满脸戏谑地说道:“这里又不是你们家的,你们来得,难道我来不得?”

其中一个模样最俏的女孩看着他,满脸通红地骂道:“你,你就是故意的!”

张阳光也不解释。

挑眉,歪嘴一笑。

他就是故意的呀,怎么啦。

若不等到这群女孩在水中嬉闹,那这里的用途功效可就差多了。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闹了,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爹妈还有自家兄弟生病时,是谁不计前嫌给他们治病?”

女孩中,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丽女人开了口。

这个女人叫宝珍,是他们这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年轻小嫂子。

她看着女孩们,淡淡地说:“张医生是个好人,经常给我们看病也不收费,若是没有他,每年村子里面因病拖死的父老乡亲们该有多少,你们也不想想。”

其中一个女孩不满意了。

她满脸通红的说:“可每次我们来这洗澡的时候,他就专门过来。”

最讨厌的是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还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打座。

宝珍面色微微一滞,随后解释道:“张医生一定是事出有因的。好了好了,既然现在不方便,我们就回去吧。”

女孩们闷闷不乐地离开了溪水边。

但是宝珍却没有走。

张阳光不怀好意的看着宝珍笑问:“珍姐,你怎么不走?”

他眼睛一直就没闲着,在宝珍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打转。

这个宝珍是真的美呀,一张可纯可欲的小脸儿,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红艳艳的,让人真想忍不住上去咬一口。

尤其是这个身段,啧啧啧。

别说十里八乡了,怕是连大城市里都没几个女人能有这么傲人的身段吧。

可惜就可惜在!

这么一个尤物,她的那个短命鬼老公无福消受,她刚过门才一天,洞房花烛夜她老公就激动的脑溢血死了。

“张阳光,你别以为我帮你说几句好话你就不识好歹。”宝珍一扫之前为张阳光说好话的姿态,一脸防备地说。

“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打主意啊。”

“主意?”张阳光一听,笑眯眯地从石头上跳了下来,伸手摸了下宝珍光滑的脸问,“珍姐,你倒是说说,我想打什么主意?”

宝珍脸一歪用力拍下他的手,见他的目光如此的赤裸,更是羞愤难当。

要不是看在张阳光之前救了她全家的份上,她早就骂回去了。

“你,你别太过分了!”

张阳光笑意更浓:“过分?哪里过分?谁让你长的那么迷人呢,我多看两眼怎么了?”

宝珍一听,羞的脸都红了。

张阳光看别的女孩也就是随意看两眼,偏偏是她!他每次看她那个眼神,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张阳光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现在更离谱,直接说出来了!

宝珍呢,是个女人家,这些话她不好开口说。

她看着张阳光又急又羞,偏偏又说不出一句狠话来:“张阳光,你就不怕我让我公公去你家门口骂你。”

“好呀,我记得你公公的腰椎不好,上次来我这儿我给他按摩,他可是赞不绝口。”

宝珍一听,越发生气了。

她上次回去跟婆家人说张阳光看她的眼神别有用意,公公当时听了就急了眼儿,拿着锄头就要去找张阳光算账。

原本以为公公会帮她出气。

却没想到,她公公回来的时候伸着懒腰,一脸满足的直夸张阳光的按摩手艺好,完全忘记了帮她打抱不平。

宝珍那会儿算是知道了,张阳光在这个村里颇得人心。

每一个被他医治过的村民,都是他忠实的粉丝。

宝珍还记得回家跟公公哭诉张阳光浪荡行径的时候,公公还一脸严肃的训斥她,说什么“张医生医者仁心慈悲为怀,不要随意诋毁他”。

宝珍是有口难辩。

“你好自为之!”宝珍说着就要走。

“嘿,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好自为之?”张阳光笑脸嘻嘻的拉住她。

男人特有的荷尔蒙冲激,宝珍吓得尖叫起来,连忙想推开张阳光,但是她动作太大了,两个人齐齐往溪水里倒去。

张阳光趁机抱住了宝珍,她柔软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你,张阳光,你流氓!”宝珍哭喊着骂道。

“你要是不想淹死就闭嘴!”张阳光一扫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拖着她游到岸边。

宝珍不会水,这个事他清楚。

两个人上了岸,宝珍看着他眼里似有一丝羞愧。

不一会宝珍走了,张阳光又是咧嘴一笑,继续回到西边的石头上静静打坐。

三十分钟后。

一道白色的光从他的丹田处迸发出来。

“终于突破练气十层了!”

张阳光大喜。

他本是修道之士,师父说他是天灵根,万年一遇的奇才,专心修道能得大道。

这里可是全村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而这个溪水边是整个灵地的灵眼。每次有女性在此,灵眼处的灵气就会翻倍,修炼更是事半功倍。

只不过就是容易被她们当做登徒子罢了。

切,也不知道为毛女孩子们总爱口舌心非。

骂完他是登徒子后,第二天又勤快的来。

唉,人长得帅就是郁闷啊。

张阳光排浊吐纳一番后,只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

再花些时日,他便要到筑基期了。

这筑基和练气是两道鸿沟,他师父当年花了几十年才跨过去。

所以这段时间,他务必要勤加修炼。

他回到家里,刚准备打扫,就有人急急忙忙的在院门口喊着。

“张阳光,张阳光在吗?”

张阳光笑了笑,将扫把放在了墙根,随后走出去,看着来人,说:“珍姐,稀客啊!”

宝珍一脸惊慌,根本无心和他玩笑:“张阳光,你先让我进去!”

张阳光打开门,说:“珍姐,你怎么……”

却见宝珍一进院子,二话没说,“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

“张阳光,求你,救救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