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借尸还魂

京城,裕花楼。

一位身穿一袭青衣,风度翩翩,长发飘逸,身材修长无比的女子靠在椅子上,精致的脸庞在烛光的映衬下更显妩媚之感。

她一手撑头一手拿信,一幅慵懒的姿态反而加剧了她的诱惑。

“浔州……有意思。”红唇微动,曼妙的少女音响起。

“大人,浔州来的信件?”一位长相帅气的男人抱拳躬身。

“嗯,浔州出了个有意思的人……”那青衣女人笑容依旧,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问道:“许卓,你知道AK47吗?”

那帅气男人一愣,思索了一会儿才摇头:“不曾听闻。”

“据说这是一件凡人都能使用的法宝,险些射杀一位七阶抬棺人……虽然他本身有伤在身,而且灵力也近乎见底。”华美女人笑容灿烂,饶有兴致地重复看着这一封信件。

“不可能,就算是受伤的七阶抬棺人,也不是一介凡人能够匹敌的!”许卓躬身道:“浔州来信竟如此可笑,但敢欺骗大人?”

“我倒是觉得有这个可能……AK47……好生奇怪的名字。”

这位女子名为柳含霜,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官员。

女子为官在延绍较为少见,而且还是如此大官更加稀少,但凡事总有例外。

她翻阅信件,微笑道:“一个名为梦知生的少年锻造出来的……真有意思。”

“您就这么让他加入镇灵司了?会不会有些……”许卓凝眉。

“无妨,浔州的镇灵司而已。”柳含霜微微一笑:“我倒是觉得他的资质很不错。”

“如何说起?”

“感觉。”

许卓没有接话,他很少见到这位如冰窖一般的柳大人会对一个小小的凡人如此上心。

……

梦知生和李良哲朝办理入职手续的地方走去,两人边走边闲聊。

梦知生问道:“李兄,头儿……罗大人说你是司法者?这是什么?”

他没有忘记罗景做介绍时,在每个人名字前都加了一个奇怪的“名称”。

“罗大人没有和你说吗?”李良哲问道。

“没有,请李兄教我。”

“诡灵者也就是修炼者,是有不同的修行体系的,在延绍国正规的修行体系有四种,分别是武者、司法者、星命师、炼金师。”李良哲解释道:“武者以武力著长,是四个修行体系中进攻战斗能力最强的;司法者更倾向于控制类,而星命师则倾向于预言也就是辅助,最后的炼金师则是可以修炼出灵丹妙药。”

李良哲说的这一番话很好理解,梦知生点点头有种明悟的感觉。

“那……秦遵是什么体系的诡灵者?”

“抬棺人。”李良哲琢磨语言,说道:“刚才说的四类是延绍国的正经修炼体系,当然也有别的。比如说尸天教的抬棺人,还有佛门的佛尊者,以及锻造师……”

“锻造师?”梦知生一愣。

“嗯,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也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李良哲咳嗽一声:“详细问题你可以去藏书阁翻阅史料。”

“好。”身为匠神的他理所当然的对锻造师这一修行体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学徒……也属于诡灵者吗?他又是什么体系?

……

领取了一柄长刀和一块腰牌,入职手续办理完成,梦知生便快步离开,没有和一众镇灵司成员待在衙门。

笑话,还没上班就想着加班了?成何体统?!

天色已经步入黑夜,梦知生行走在内城,不时有持刀卫前来盘问,不过当他亮出镇灵司的腰牌,这些持刀卫便会乖乖退走。

诶,这镇灵司的身份真好使啊。

感叹一声,他从兜里掏出一个机器,上方是一个小型屏幕,而下方则是各种精密的按键。

小型雷达!

“嗯,应该就在这附近了。”梦知生看着小屏幕,嘴里嘀咕。

下午在那具死尸快逃走的一刹那,梦知生将追踪器按在了它的身上。

“不得不说,现代科技就是好用。”他舒出一口气:“还好上辈子学过怎么制造简易追踪器,不然就要抓瞎了。”

探测器显示就在这里了……

也许是成为“学徒”的缘故,又或许是修炼了《千锤百炼篇》的原因,梦知生毫不费力的便爬上了小院的墙壁。

朝院内细细看去,院内除了一口深井便无别的东西,而房间内也没有点灯。

“睡了?还是……”

他能确定秦遵附身的那具死尸此刻就藏在院中。

悄悄摸进院子,朝房间的窗户看去,里面似乎没人——

“如果我是他,我会藏在哪呢……”

那具死尸很显眼,而且全身都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臭味……

很快梦知生便将目光放在那口深井上,踱步走过去,探头朝下面查看。

黑压压的,漆黑一片——但藏不住那冲天的尸臭味。

“果然在这。”梦知生微微一笑,朝井口低声说道:“秦遵——!”

下一刻,井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一具全身已经腐烂难见人形的死尸从其中跃出。

“梦老板?!”死尸大惊,面容扭曲在一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猜?”

“你想干什么!”死尸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它不敢乱动。

“呦呦呦?你之前不是很狂吗?心在怎么如此了?”梦知生调侃一句,紧接着凝神:“我问,你答。”

“你为什么要找我锻造棺材?”

死尸幽幽地盯着梦知生,嘴中吐出一个个词语:“为了引开镇灵司的追捕。”

“那你为什么要跟踪我?还进我的房间?”

“为了找到《千锤百炼篇》”

闻言,梦知生一惊:“你怎么知道它在我这?”

“村口的老者告诉我的……第一次找你锻造棺材,也是他告诉我这样可以引开镇灵司的。”秦遵如实回答。

“门口的老者……魏老?他为什么……?!”梦知生身体有些颤抖。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魏老指使,那他助自己成为“学徒”是为何?

他凝了凝神:“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得到《千锤百炼篇》?”

“因为这是匠神的遗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