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陷入困境

镇灵司衙门位于浔州城内最显眼的一栋五层小楼——这已经是浔州极高的建筑了。

这里与城内的繁华地区不同,少了许多嘈杂与拥挤,多了三分幽静。

天气微渐阴沉,阳光被浓云遮蔽。

窗外的一缕缕微光照射进来,为昏暗的屋子增添了几分红晕。

罗景静坐在桌前,双眼微闭,前方出现了一层薄薄的似星空般的印记。

通体呈现灰黑色,虚幻如同幻影。

那是一道道轮盘,从上向下层层环绕,层层递进。

七政四余星命术,分为实占和拟占,实占精度高但对气象以及时间要求高,而拟占则无这些要求,但相对的精度也不比前者。

最中心的星盘印刻着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其次则是十二星次: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

最外围则是基于十天干引申出的生克安星起煞:一驿马,二六害,三华盖,四劫杀,五灾杀,六天杀,七地杀,八年杀,九月杀,十亡神,十一将星,十二攀鞍。

一道道轮盘如同最精密的组件,围绕最中心的一点缓慢旋转。

罗景嘴中念叨着某些晦涩难懂、甚至难以言语的咒法……

许久之后,前方的星盘轰然崩塌,他睁开浑浊的眼眸,脸色微微发白。

作为星命师的他,去预测解读自身的气运、劫难不难,难的是锁定其他人基于某种事件的劫难。

“罗大人,怎么了?”李良哲从一门外走入,背后还跟着一位矮矮的小姑娘。

“梦知生有危险了,大劫。”罗景没有看两人,语气凝重。

“又是关于尸天教的事?”小萝莉坐在椅子上,说道:“这个叫梦知生的到底什么来头,尸天教的那个人为什么一定要盯着他不放……”

罗景摇摇头,站起身:“不知道,但我们得去救他。”

镇灵司,专门镇压由诡灵者引起的奇异事件。作为浔州镇灵司指挥使的罗景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琪瑶,你和洪孝在这守着。李良哲,你跟我走!”

……

内城,梦知生独自走在大街上,但那双眼神却始终盯着自己。

“直接去衙门,他肯定会和我鱼死网破……他到底为什么跟着我?”

手掌不自觉敲在大腿上,嘴中呢喃:“首先不是为了财务,也不是为了杀我……如果不是这两条,那他到底需要什么?”

他没有故意朝着衙门走,而是在内城绕圈。

“撑到晚上,虽然浔州没有宵禁,但晚上走在大街上也会有持刀卫来问询,到那时跟踪我的人应该就不敢再继续跟着了,之后我再去找罗景……”

心中打定主意,梦知生心安了许多,至少有了应对措施,不会像无头苍蝇乱撞了。

他走在大街上,遇到商铺便要在里面逛一番,俨然一幅游山玩水的形象。

内城城门即将关闭,街上的商铺也渐渐散去,甚至连路人也都一副匆匆回家的模样。

周围的行人愈来愈少,梦知生的心也提了起来。

心念一动,他回首望去,一个身披黑衣的男人从街角走出,死气沾染在身体。

仔细看,其中一只手臂已经断裂,另一只手上缠满了泛黄符纸。

“黑衣男人……”

梦知生不自觉握拳,眼神凝重:“终于肯出来了么。”

“梦老板,陨落的神就要有陨落的样子,为什么还要苦苦挣扎呢?”兜帽下响起沙哑的人声。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两人对视许久,黑衣男人将兜帽放下,黑暗终于散去,一张惨白失去血色的脸显露而出。

脖颈上贴满了符纸,眼神充斥血色,难见瞳孔。

嘴中发出沙哑、不似人的声音:“晋升的方法——”

说着,手掌抬起,一口通体银白的棺材从虚无而来,花纹连成一幅诡异至极的图腾,眼神总会不自觉落入其上。

棺材盖滑开,一股寒气从其中涌出缠绕在梦知生身体四周。

这一幕太过熟悉,梦知生向后退了几步。

“那次的噩梦……”

同样的一口棺材,同样的诡异之感,甚至连花纹都一模一样。

黑衣男人走到棺材旁边,敲了敲棺椁说:“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原尸天教成员,秦遵——”

话落,一具散发着诡异、可怖的尸体从棺椁中苏醒,全身已经腐烂,难见一块血肉。

“秦遵?你为什么要杀我……”梦知生右向后退了几步。

他能感受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实力异常强大,至少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敌对的范畴。

“哈哈哈,如果我将真神变成尸体,那我晋级到符箓人后,将是世间最强的存在!”秦遵大笑,发出诡异的似哀嚎似惨笑的声音。

“那为什么那天不杀了我?”

“你话有点多——”秦遵重新戴上兜帽,再次拍了拍棺椁,说道:“去死吧——”

轰隆!

梦知生正想后退,但是此刻他只感觉全身的关节好似被粘黏住。

难以行动,甚至连简单地露出表情都难以做到。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梦知生脑海中思绪翻涌。

他的瞳孔艰难转动,细细感受,似乎有一条条丝线从男人身上迸射而出,连接到梦知生的各个关节上。

“这是他的能力……?”

逐渐地,他的思绪竟然也开始变得滞涩。

下一刻,大腿竟然不受控制的向前走动——虽然很滞涩很缓慢。

“怎么回事……”

他的思想变得迟钝、想法逐渐减少。

“他似乎在控制我的身体……不行,我不能让他得逞!”

这几天一件一件的事情袭来,梦知生的心智成熟了很多,对这个世界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神锤!”

倾注了全身的力量,凝聚于这一吼。

紧接着,他脑海中的思想消失,身体的控制权也随之消失。

秦遵嘴角扬起,露出诡异渗人的微笑:“终于成了……”

还没等他完全控制梦知生的身体,远处似乎有一道惊雷炸响。

只见一柄散发着金光与极致威压的大锤从远方飞来,划破空气轰隆作响!

神锤飞至梦知生身旁,环绕、舞动。

砰!——梦知生脑海被炸响,精神力陡然复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