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黑夜中的双眼

“千锤百炼篇?”

梦知生手掌抚摸着书本,那种心悸感被无限放大,心脏怦怦乱跳。

翻开书册,纸张已经泛黄,难辨其中文字。

他凝眉看去,首页便是一幅图画——一个强壮无比的男人手中握着大锤,前方漂浮着一块金属锭,周围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看得久了,那金属锭似乎变了形状,从一块长方体变成了一个无脸无四肢的小人。

而那大锤竟然在一锤一锤地砸击小人的身体,愈来愈快愈来愈烈。

梦知生眨眨眼睛,刚才的幻想消失,他的指尖翻动,眼神看向第二页。

“心观本册,锻金炼体,万千锤法,可锻山河。”

又是一阵眩晕感袭来,这些文字逐渐扭曲变形,从文字变成了如流水般的丝线,然后形成一幅动态的图画。

书本上,同样的一柄大锤敲击在一个人的身上,而这个人的模样竟与梦知生有七八分相似!

这些画面变化着、舞动着,一幕幕冲击入他的脑海。

耳畔隐隐出现“砰砰砰”的敲击声,他仿佛置身于书海之中,仿佛就是那个被锤炼的小人!

心中翻涌起惊涛骇浪,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都变得炽热。

铿锵之间,脑海中如同惊雷炸响。

轰隆!

眼前的视线逐渐被一层薄薄的黑雾笼罩,从边缘逐渐扩散到中心。

视野里再无书本以及锻宝阁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黑暗与那远不可及的点点星光。

蓦然回首,一座标有“空想”牌匾的铁匠铺出现,屋内散发着点点烛光。

“这不是触摸神锤之后的奇异世界吗?”

散漫于四周的黑雾逐渐凝聚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个一个诡异难懂的符号,不是延绍国的文字更不是汉语。

“是神语……?”

心中骇然,细细查看,当他看到这些文字的一瞬间,脑海中不自觉领悟了其含义。

【《千锤百炼篇》残破】

【功法】

【修炼初期,可锻万物,并以虚空之力锻自身成就钢铁之躯,修炼圆满,可虚空锻物,无中生有。】

【修炼要求:残破篇需要达成“学徒”品级、圆满篇需要达成“锻造师”品级。】

不等他思索,文字豁然消散。

紧接着,铁匠铺中传来铁锤敲击的声音,陡然间,他的眼前一花,视野再次改变。

奇异的感觉传来,他的灵魂好似被分成了两半。

睁眼,视野被分成了两份,第一份视野中,自己的手中握着巨锤,不断敲击置于锻造台上的奇异金属。

第二份视野中,他成了那块被锻造的金属,被一锤锤地敲打锻造。

痛苦、明悟、恍然、兴奋的感觉同时涌上心头。

《千锤百炼篇》即为锻造之法,锻造万千之物,亦可自我锻体!

原本由于记忆缺失而造成的锻造之上的生疏,此刻逐渐被填平。

他的手法越来越熟练,敲击的力度也越来越稳固。

两种视角同时感受,他能根据金属被捶打的力道、感觉来逐步改变、稳固每一锤的章法。

每一击捶打在金属上,都能让其产生一种质的飞跃。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对《千锤百炼篇》的领悟也愈加深刻。

突兀的,一道底蕴雄厚铿锵有力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

“舞手调吸截念间,融入真情与智禅。”

正欲思索之时,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黑色雾气如潮水般退却。

他依旧捧着一本书,依旧站在锻宝阁的货架旁……

摇了摇头,刚刚的一切好似幻觉,但却又极度的真实。

梦知生背后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透,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手臂、大腿下意识地开始抖动。

定了定神,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他才将这本《千锤百炼篇》捧在手心,走出了书籍区,抓住店老板说道:“我要这本书。”

后者挑了挑眉,但也没说什么,陪笑道:“客官还需要点什么?”

“锻造金属,这个货架上的每一样都给我来一块。”他随手指了指身后的货架。

“好嘞!”

将所有的货物打包好,由于半价的缘故便宜了不少,不算书籍一共十两银子。

他又在书籍区逛了一圈,确认再无心悸的感觉,才悠悠走出锻宝阁。

行走在内城的大街上,梦知生的脚步不慢,经历了刚才的变故,他也少了玩闹的心理。

一路小跑,成功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回到了村子中的铁匠铺。

依靠在二楼的凳子前,梦知生再次拿出《千锤百炼篇》,翻开细细查看。

可不管如何,那神秘的黑色雾气再未出现。

许久,他只等长叹一口气,捧书观看书籍上的文字。

原本晦涩难懂的文字此刻变得简单易懂,梦知生边阅读边想象,脑海中的画面也清晰可见。

身为穿越者的他读这一世的书籍总会有些滞涩的感觉,但现在却觉得自己能轻易地理解其中的内容,就像是亲手实践过无数次一般。

无他,但手熟尔。

“是那幻觉的作用……?”

通篇看完后,他将书册藏好,躺在床上脑海中思绪翻腾。

“《千锤百炼》篇的残篇需要达成“学徒”才能修炼,学徒是什么?锻造师又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锻宝阁里只有这一本书才有这种心悸的感觉,别的书却没有?”

一个个疑问萦绕心头,思索片刻鼾声渐起。

……

翌日,梦知生整理好衣物,正计划出门前去衙门找罗景和李良哲两人商谈加入镇灵司的事宜。

可当他打算打开柜子拿出神锤的时候,陡然升起了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有人动过我的柜子……”

这个柜子里装了神锤以及一些其他的重要物品,虽然已经上锁但梦知生并不放心。

所以在柜门的缝隙处夹了一根细线,如果不注意很难看清。

可如今这细线却掉落了——没有夹在缝隙处。

一种极为恐怖荒诞的想法涌现:“昨晚有人来过我的房间!”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梦知生一直很谨慎,能够让他毫无察觉的只能是修炼者。

想到这,他的后背浸出冷汗,手掌不自觉地握成拳。

“能在晚上进入房间而且我竟然毫无察觉,也许他现在就在监视我……”

“不,我不能打草惊蛇……”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加入镇灵司,不曾进阶为修炼者。

在不清楚对方身手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让自己脱离险境。

“我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谨慎了,说不定只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碰到的呢?”

随即又摇摇头,因为内心中的不安感空前强烈……

“AK47……”他想要去拿奇异空间里的枪械,但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那样太过于显眼了……”

若是对方察觉到了什么,打算与自己拼死一搏可就不好了。

身体僵硬,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装作无事发生。

像往常一样整理被褥,出门洗漱。

“难道是黑衣男人……他来我房间干什么?找东西?是棺材么?”

“不对……这说不通,他找棺材为什么要到房间里去找,这明显不合理。”

将一切收拾好,梦知生也消除了去衙门找罗景两人的想法。

“对方要是察觉到我要去衙门,可能会半路干掉我……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他将店铺的门牌换成“歇业”后,朝着村外走去。

留在铁匠铺肯定是自寻死路,我必须要和外界接触……而且是修炼者。

“我该去哪找能帮助我的修炼者?”

他不知道!

村中多数都是老人,与修炼者这一词毫无干系。

穿越三年,几乎未曾出村……怎么可能认识修炼者?

陡然,脑海中一个想法浮现。

“事到如今,也只能试试了……”

不徐不疾地走到村口,不露任何破绽地朝街道两旁的村民打招呼。

“魏老……”梦知生走到村口老者的旁边,问出一直以来都在问的问题:“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魏老半躺在椅子上,睁开眼睛盯着梦知生,目光深邃,语气怪异:“等人。”

“等谁?”

“……”

这句话他问过很多次,但是老者每一次都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梦知生握紧拳头,再次问到:“等谁?”

“……”

村民经常说,魏老小时候中了邪,导致一辈子都疯疯癫癫的。

但是梦知生从未这样认为过,所谓的中邪往往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导致的神经疯癫……

但魏老的疯癫只执着在村口等待某人的到来……这并不符合常理。

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梦知生最初穿越到匠神的身体内时,是躺在一口被埋藏在村子后方的棺材里……而开棺者正是这位魏老!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开一家铁匠铺的原因。

“魏老肯定知道些什么,说不定他跟修炼者有联系!”

这个村子后方埋藏着匠神的尸体就已经很不正常了,而且魏老竟然还知道这件事情,并在他穿越的那一天开棺!

这一切难道是巧合?……梦知生自然不相信。

当下险境之中,魏老就是那突破口!

见对方还未回答,梦知生终于问出了那个一直在心头的猜测:“您是在等匠神吗?”

匠神……所有的一切都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匠神有关系……

听到这句话,魏老看向梦知生,眼神中有种诡异的深邃感,与他对视仿佛就会被吸入无尽的深渊。

“匠神……”魏老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许久没有回话。

梦知生有些失望,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不知道具体情况。

“也罢。”他摇摇头转身离开。

但魏老却叫住了他,说道:“拿去,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本残破的册子,书名已经隐去,不见踪影。

“这是……?”梦知生接过,露出疑惑的表情。

但不管他再如何询问,魏老也不予回答。

“怪老头……”吐槽一句,他翻开册子第一页,只见一行阔气无比的文字陡然出现!

锻造者,乃成天之道也!

豁然之间,他的思想被拉入了书籍之中。

眼前似乎出现了广袤的海洋,似乎出现了无边的天际,似乎出现了绵延的千山……

他仿佛就是这片世界的神,心思一动能掌控万物。

随即这种感触消失,前方的小世界如同油漆散落一般极速退去。

他的身体无法动弹,但是思维却异常灵敏。

黑色迷雾冲击瞳孔,眼睛一阵刺痛,下意识紧闭双眼。

那熟悉的“空想”铁匠铺重新出现在眼前,依旧灯火通明,依旧坐落于无尽黑夜之中。

但现在其中的气息却隐隐发生改变,一声激昂的声音响起:“学无止境!”

紧接着黑雾飘散,仿佛从高楼坠落,头脑胀痛,快炸了一般……

眼睛紧闭,看不到四周,但是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面前、身后、四周……

白色的线条组成了一幅现实世界,面前的魏老、身后的建筑……

他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灵”,有了“命”,有了“理”。

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万物都有了生命一般!

睁眼,瞳孔一片雪亮,身上渗出汗液和污点,将衣服打湿。

魏老抬头看了看,语气奇异道:“恭喜你,学徒。”

“学徒?”梦知生一愣。

学徒不就是《千锤百炼》残篇所需的条件吗?我现在是学徒了?

想到这,梦知生有些激动。

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重新凝重,经过刚才的奇妙体验后,他的感知力、体质、甚至精神力全部都有质的飞跃。

梦知生感觉到了,有一双“隐匿于黑夜”中的眼神才盯着自己。

气息强大,令人浑身一颤……

“不行,我得去衙门找罗景。”

那股气息已经远超他的想象,也断绝了他想自救的可笑想法!

唯一的生路只能去找镇灵司——专门镇压怪异、修炼者的部门!

“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对我出手的打算。坏消息是,等我去找衙门和镇灵司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