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黎明初醒

黑夜散去,黎明初醒。

一夜未睡的梦知生黑眼圈浓重,用凉水洗了把脸,他重新坐回座位上等待着。

虽然困意十足,但前世好歹也是有家室的成功男士,试问哪个男人不曾为了生命延续而通宵达旦呢?

没有任何松懈——神锤被他放在空旷的位置,抽屉里的枪械也已经上膛。

砰!

静谧的早晨被一道重重的敲门声中断。

“梦老板,我的东西呢——”声音干涩,不像是喉咙发出来的声音。

一张散发着诡异气息的脸庞从店门的缝隙中探出,鼻梁高耸,眼睛微眯,嘴唇惨白,整张脸死气沉沉的,毫无生机可言,仔细看去,甚至隐约可见一个个尸斑。

门外站着的是一具尸体,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死尸。

“梦老板——”

它的话语中带着很长的尾音,令人不适。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梦知生站起身询问。

“棺材——”

棺材?它和黑衣男人是什么关系……不,或许他有操纵尸体的法子。

想起黑衣男人身体上的尸臭以及手腕上绑的符纸,梦知生更加坚定了这个猜测。

“那位先生呢?如果本人不来,我可没办法交货……”梦知生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赔笑道。

吱呀——门被重重推开,露出了对方全部的身体。

脖颈下的身体消瘦干枯,全身裹满了已经泛黄的符纸,但仍然可见其骨架。

脖颈处有一道深深的勒痕,隐隐呈现出手掌的模样。

眼珠子朝四周旋转,手指、手腕不断扭动,拐出了诡异的身形——手指外翻,手腕内敛,一只腿45度角弯曲。

一股浓郁的臭味席卷了整个铁匠铺。

梦知生站起身,指尖触碰着枪械的一端,凝视门口的死尸。

“我们这里只能本人取货,不能代取。”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这句话,语气凝重。

或许是门外有罗景和李良哲两人埋伏,又或许是AK47带来的安全感,他此刻没有丝毫的畏惧。

大不了舍弃铁匠铺提桶跑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棺材——”

“棺材——”

“棺材——!”

那具死尸似乎只会说这句话一般,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冲向梦知生。

“你们这群人怎么喜欢一言不合就动手。”

话落,他抬起手臂向前一挥,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发出嗡嗡的空气震动声。

大道铸造之锤应声而动,在空中跃动、旋转、飞舞。

紧接着,神锤砸中死尸的头部,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它的脑袋炸开,血红色的液体四溅,浓重的腐臭从其中散发,失去头部的死尸倒地身死。

“不过如此。”

梦知生喘着粗气,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走上前将大道铸造之锤收起,藏匿在柜台后方,接着从墙壁上挑选了一把锤子放在尸体旁边,令其沾染上血气。

“不能暴露神锤的存在……”

俄顷,砰的一声炸响,罗景和李良哲踢开大门冲进铁匠铺。

梦知生看着被踢飞的门,内心中陷入了沉思……这个门承受了它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重担。

李良哲环顾四周,只见到一具尸体倒在地上,挑了挑眉:“你杀的?”

“是。”梦知生毫不避讳。

罗景同样皱眉,走到尸体旁查看,随后摇摇头:“没有灵力波动,不是他。”

“详细说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凝神说道。

“好。”梦知生点点头,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复述一遍——除了神锤的存在。

“你说你从墙上拿了把锤子,然后爆了他的头?”李良哲听完,惊讶道。

闻言,梦知生没有多说什么,将那柄刚刚从墙壁上取下的锤子交给李良哲,后者接过细细查看,随后脸色微变。

这把锤子远看朴素无比,但掂量在手上却能看出其非比寻常。

如镜般的锤身映出李良哲的惊讶的脸庞,以钛合金为锤体骨架,外层镶嵌着另一种不知名的金属,从其中缠绕出密密麻麻的丝网,构架成一把完整的大锤。

“很不错。”他将大锤交还给梦知生,眼神多在他身上扫过,接着说:“如果是这把锤子,确实有能力斩杀。”

“两位大人,小人有一件事不解。”梦知生放好大锤,随后躬身作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但说无妨。”罗景回应道。

“这具尸体是什么境界?或者说是他是多强大的非凡修炼者?”

“嗯……没有境界,他生前是个普通人,但是死后被炼成了死尸,所以也就比普通人略强一点。”

此话一出,梦知生内心的疑惑更甚,脑袋里全是小问号。

“怎么了?”罗景发现了他脸色不对,出言询问。

“你们不觉得不对劲吗?”

“什么?”

梦知生叹出一口气,解释道:

“我一直在想,黑衣男人为何不留在店里监督我完成棺材,而是选择离开并等到第二天再来取货……这明显不合理。”

“直到你们的出现我才意识到——他正面临你们的追击,所以无法长时间待在这里,因为那样必会被你们抓住。”

“你想表达什么?”李良哲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梦知生的脑回路了。

“也就是说,他知道你们肯定会因此来调查我的铁匠铺,并且从我口中得到明日他要来取棺材的情报,也肯定会料到你们会在暗中埋伏,打他个措手不及……”梦知白敲击桌缘,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所以他才派出这具死尸前来取棺?”罗景接话道。

“对,但这也是让我最疑惑的地方……他明知道你们在埋伏,却还派出这个几乎毫无战斗能力的战五渣,这合理吗?”

此话一出,两人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一语点醒梦中人。

“对啊,这具死尸太弱了,如果他真想取走棺材,应该会派出个实力强大一些的才对……”李良哲恍然,随后惊讶:“这都是你推理出来的?”

“是啊。”梦知生满不在意道。

哼……这种程度的推理在我前世都算是简单的了。

他心中腹诽,行动却丝毫不拖泥带水,迈步走向死尸的位置,蹲下查看。

“现在正值春季,人死后约24到48小时后就会出现尸斑,而且这尸斑呈现出了一种极深的黑绿色。”他边说边拆开包裹在尸体身上的符纸,继续道:“身体上同样有尸斑,看来已经扩散到了全身,而且颜色已经无限趋近于黑色……也就是说他已经死了至少一周的时间。”

两个字,专业!

梦知生叹了口气,再次询问:“两位大人,一周前他出现在哪里?”

“不知道。”罗景摇摇头:“我们也是两天前才接到命令去捉拿他的。”

哎……线索到此中断了……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若他想走,我们肯定留不住……

……

罗景和李良哲两人又询问了一些关于黑衣男人的事情,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他们也不打算在这里久留。

“那么,梦老板,我们回去了,后续如果有情况,及时去衙门报官。”罗景拱手作揖。

梦知生皱了皱眉,问道:“如果他后面再来,我怎么办?”

“梦老板,我们不可能一辈子守在这……”

其实如果黑衣男人真的再次来铁匠铺,梦知生是拥有应对的手段的。但是机会难得,他总要会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

“那怎么办?”他露出一幅畏惧的表情。

罗景低头沉思,顿了顿道:“你加入我们。”

梦知生一懵,顺势回应:“加入,你们?意思是我也能够成为修炼者吗?”

“这个需要看你的表现……你知道的,朝廷上对于修炼者的管控很严格。”罗景抖了抖衣服,随意说道:“当然,最主要的是你加入我们后,如果有突发状况,我们也好第一时间应对。”

“我……”梦知生显得很激动。

“别急,加入我们后每天都要与那些穷途末路的修炼者打交道,稍不留神可能就会灰飞烟灭。”罗景语气凝重。

天色还早,三人坐在铁匠铺大厅的椅子上交谈,李良哲一直不说话,而罗景则一脸平静,有问必答。

“我还是有些搞不明白,你们……是哪个部门?”梦知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本以为两人可能是巡抚一类的官员,但经过几个小时的了解,他否定了这个猜测。

“嗯,这个告诉你倒是无妨,我们是镇灵司,隶属于诡部。”

诡部……这与我前世学过的历史不同啊……

前世的记忆中,六部分别是吏部,礼部,兵部,刑部,户部,工部,现在又多了一个诡部。

见梦知生露出疑惑的表情,罗景解释道:“诡部负责审核全国各地的诡异事件,以及掌管诡灵者的牢狱与刑罚。”

“诡灵者?”梦知生捕捉到了这个新词汇,出声询问。

“对,在你们口中的修炼者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就是诡灵者。”

梦知生低头沉思,消化着罗景话中蕴含的信息,理出一个大致的脉络:

在这个世界,拥有一群能够修炼、使用神秘能力的诡灵者,而为了应对诡灵者的犯罪或是争端,朝廷开设了诡部这一部门,而镇灵司便是隶属于它的地方性机构。

想到这些,他抬起头询问:“凭我能够加入镇灵司吗?”

罗景盯着梦知生的眼睛,开口说道:“我们镇灵司不是一定需要强大的诡灵者,其他方面我们也同样看重,比如探查能力、跟踪能力、推理能力、甚至是伪装能力,这些都在考核范围以内。”

“从你刚刚的推理来看,你完全有能力胜任这项工作。”

“而且你的锻造能力也令我们钦佩,你有资格,梦老板。”许久未开口的李良哲插话道。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被卷入了这件案情里,我们有义务对你进行保护。”罗景如此说道:“这件事不急,我们还要回去通报一声,如果你想通了,就来当地衙门找我。”

话落,两人起身离开。

梦知生站起身为两人送行了一段距离,接着便重新回到铁匠铺,倚着墙沉思。

我的这副身体是昔日的匠神,若是有其他人认出我怎么办……

黑衣男人与镇灵司、朝廷是对立关系,梦知生并不认为他会告密,但……每天待在官员的眼皮子底下,暴露的风险还是有的。

可一想到昨天下午的事情,他便隐隐发颤。

自己的生命被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当务之急还是找到那个黑衣男人……但是我连他的名字甚至是样子都不知道,这该从何找起?”

最终,所有的道路与命运交织在一起。

想要找到黑衣男人必须要依附于镇灵司,而想要提升实力成为诡灵者的一员也必须依附于镇灵司。

“这么一想,目标明确多了。”

他呼出一口气,有了明确的目标总是使人安心,至少知道该朝哪个方向努力。

梦知生也不急,没有立刻动身前往衙门,而是回到了铁匠铺二楼。

一夜未寝,再加上早上使用神锤之后的副作用,疲惫感叠加在一起。

“感觉被掏空了一样。”

嘴里吐槽着,趴在床上,很快鼾声渐起。

以往,梦知生躺在床上,总是需要不断暗示自己才能入睡——穿越到异世界的他,内心一直处于压抑、孤独的状态。

但这一次,有了明确的目标,有了奋斗的方向,他内心的大石也逐渐放下。

……

梦中世界。

梦知生漫步在无垠的黑暗中,他不记得自己为何在这里,也不记得自己是谁……只知道前方有他要的答案。

周围死寂沉沉的,只能听见脚底踩地发出的哒哒声。

毫无征兆的,一口呈现着银白色光泽的棺材突然从黑暗中涌现,散发着诡异的吸引力,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被吓了一跳,犹豫再三踱步朝棺材走去。

手指轻轻触碰在棺材边缘,一道道诡异的金色符文亮起,呈现出一柄巨锤和一柄法杖。

下一刻,棺椁发出嗡嗡的震动声,梦知生向后退了一步。

棺材盖划开,他探头望去,只见躺在棺材中的那具尸体……正是梦知白自己!

哗啦!梦境破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