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落网

“想跑?真以为你们能走得掉?”神秘人的声音越来越猖狂,越来越诡异。

“快回去请援兵!”罗景大吼:“我替你们拖住!”

三人不甘心,同样吼道:“我们不走。”

四人原本计划去算计神秘人,但是却反被神秘人算计……是该说傻呢?还是准备不充分呢……但他们四人的确是浔州比较强的战力了。

“没想到小小的浔州也会有第六阶的高手……失算了啊。”罗景苦笑。

神秘人大笑:“我不会让你们走的!”

突然,他的身形陡然变大,瞬间就到了四人的面前,手中符文翻飞,形成一颗巨大的火球。

轰隆!

火球爆炸,身在火球旁边的罗景身体被冲击波击飞,脸色惨白,倒在地上,咳嗽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梦知生、洪孝以及李良哲三人也同样被冲击波震飞,虽然大多数爆炸威力都被罗景承受,但他们几人也同样受伤不轻。

“谢谢你啊周长生。”神秘人哈哈大笑:“接下来就请你们入地狱吧!”

周长生一脸恐惧地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一眼。

“快跑……”罗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嘶吼。

闻言,梦知生笑了,笑的很大声,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你笑什么……疯了?”神秘人皱眉。

“快跑啊……”罗景喊道。

“跑?我为什么要跑……”梦知生晃晃悠悠地立直身体:“我要杀了……”

“哈哈哈你要杀了我?真疯了?”神秘人笑容依旧,似乎全局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调戏道:“就你一个初入第九阶的诡灵者菜鸟?!”

“不然呢……”梦知生咳嗽一声,咳出了一摊鲜血。

“好啊,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先打我一下。”神秘人继续说道:“陪你玩玩。”

“那你可别后悔……”梦知生抹了抹嘴角:“我可要用全力了哦……”

他伸出手臂,手腕一抖,一道金光涌现,照射在所有人的身体上……下一刻,一把火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我打人可是很痛的……”梦知生将火枪指向神秘人,微笑道。

砰!

扣动扳机,一声巨响传来,一发子弹从枪管中射出,直直冲向神秘人脑袋。

砰!

第二发子弹射出,射在同样的位置!

砰砰砰!

好几声枪响从中传出,梦知生一直在向其中注入灵力,没有丝毫的懈怠。

他知道即使自己的枪械很强,但也难以射穿一位中高阶诡灵者的身体!

砰砰砰!

火枪的射速非常快,仅是瞬息之间就打光了全部的子弹!

“九十多发子弹全打光了……”梦知生将火炮一甩,金光一爆,火枪消失不见。

他抬头看向神秘人,直到最后一发子弹射出,他的头部才被贯穿,但现在已经在极速愈合。

神秘人满脸呆滞的表情印刻在脸上。

“快,趁现在!”梦知生大喊一声。

罗景几人都看呆了,如果说上次袭击秦遵的时候,他们是惊讶,那现在便是呆滞。

“我的妈呀……”李良哲嘴里呢喃。

当他们听到梦知生的声音,赶忙反应过来,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身。

“快,趁现在杀了他!”

罗景双手向前一抬,光芒一闪,一颗颗星球出现。

星命术!转化为攻击形态。

洪孝作为第九阶的武者和梦知生一起跃起,跳到神秘人身边用肉身搏击。

李良哲是第八阶司法者,嘴中默念:“此地动用灵力恢复,杀无赦!”

…………

时间流逝,神秘人由于脑袋被贯穿,所以无法行动,很轻易就被他们降服。

“这一次打光了我的子弹啊……”梦知生心中感叹:“那可都是钱啊……”

几人押着神秘人朝镇灵司衙门走去——马儿已经被惊到,跑不见了。

“我说梦知生啊,你那是啥?”洪孝问道。

“火枪。”

“火枪?没听说过,诶你是从哪得到的?”

“古籍啊……”梦知生将所有的锅都推给了古籍:“我是学着上面的方式尝试锻造,并且在其中注入灵力。”

“那这个东西能不能量产?”罗景一听眼睛一亮。

若是这个武器能够量产,那还愁世界不平?如此厉害的武器,若是朝廷上没人一把,那未免也太厉害了!

“很可惜,不行。”梦知生随意说道。

嗯……这种武器只有我能锻造出来啊……凭借《千锤百炼篇》的能力……

“哎,太可惜了……”罗景叹了口气。

“诶,那你那古籍里还有什么好东西没?给哥们我也说说呗。”洪孝眼睛一亮。

“我给你说你能听得懂吗?我才是铁匠铺的老板……”

“也是啊……”洪孝摩挲着下巴。

…………

三人走了三个时辰才回到了镇灵司衙门。

“你们先去休息一下,我将他押入大牢。”罗景叫了一个侍卫说道:“你去审问他。”

“力度如何?”侍卫搓着手,有些兴奋。

“只要别死就行……”

“好嘞!”侍卫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地下大牢。

“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啊?”作为新人的梦知生有些不太明白,询问一旁的洪孝。

洪孝摇了摇头解释道:“咱们镇灵司大牢已经好久没有关押过犯人了。那些侍卫都巴不得有罪犯落网然后被关进去呢。”

“那罗景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洪孝叹了口气解释:“意思就是让他审问的时候下手狠一点,但是要留一口气不能搞死了。”

“哦。”梦知生点点头。

“话说你那古籍上真的没有别的什么牛逼的物品吗?”洪孝再次跟上来说道。

“真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梦知生随意道。

“无趣。”

梦知生也不管他,回到衙门坐在椅子上,双脚踩在桌沿上。

“果然,在上班的地方睡觉最有感觉了……”

作为一个前世的落魄打工人,他深知在上班的地方摸鱼的快乐。

“情况如何?”琪瑶从一旁走来问道。

“还行,犯人已经落网了。”梦知生也不睁眼随意道。

“罗大人还是那么神勇啊……”琪瑶眼中闪过一抹崇拜。

“搞清楚啦,是我抓住的他。”

“谁信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