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幻境与禁行

夜幕降临,朦胧的夜色笼罩延绍,天穹上点缀着颗颗寒星。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梦知生坐在铁匠铺的柜台后,脑海中不断思考着明日的行动。

神锤的威力巨大,但消耗太大,只能使用一次……黑衣男人明日一定会有所防备,不能将所有希望都压在神锤上……

吱呀!铁匠铺大门被推开,门锁坠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黑衣男人从黑暗中涌现,兜帽下的阴影显得更加诡异,双手扶着门把手,探头看向梦知生的方向。

“棺材做好了吗?进度如何?”一声有如哀号的沙哑声传出。

他怎么来了!

梦知生顿时从座椅上跳起,脚下踢到椅子,发出滋滋声。

“怎么这么大的动静?我只是来看看你的工作……”黑衣男人发出咯咯咯的阴森笑声。

不知为何,今晚的他更显压抑与怪奇。

“不是说好明天早晨来取货的吗?”梦知生冷静下来,事到如今再如何恐惧也无用。

在他的计划中,等到早晨黑衣男人来后,便佯装交货然后打他个措手不及。

但现在,自己却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黑衣男人失笑:“我怕有些人会耍小心思……”

梦知生举起双手:“怎么可能呢!明日早晨一定做好,说一不二。”

“你真以为我傻吗?!”

话落,黑衣男人探出仅剩的右臂,贴在上面的符纸肆意翻飞。

他的速度很快,上一刻还站在门口,但转息后就出现在了梦知生面前。

枯瘦的手臂抓住他的脖颈,像是今天下午那样,甚至连抓取的位置也丝毫不差。

同样的窒息感、同样的刺痛感,在这一刻如同潮水涌出。

“神……锤……”

手中掐出剑诀,一道黑影瞬间从面前划过,但诡异的是,锤身竟然从对方的手臂中穿过!

阴影略动,黑衣男人像是遭到了某种力量侵蚀,向后退了几步,手臂的力量也随之消散。

梦知生喘着粗气——动用神锤的消耗太大。

下一刻,黑衣男人精神稳固,重新看向梦知生。

要用枪吗……他心中盘算着利弊。

不,黑衣男人速度太快了,连神锤都能躲避,更别提子弹了……

但就在这时,嵌在墙壁上的神锤骤然闪烁起光亮,锤身的花纹散开层层重影。

光芒闪动、扩散,直到淹没整个世界……

……

“咳咳咳!”一声低沉富有磁性的咳嗽声响起。

“大人,你怎么了?”左边响起男人的声音。

“他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竟然能将我的幻境破除!”

梦知生头脑昏沉,眼皮沉重,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两道身影映入眼帘。

“你们是谁?”

下意识想要远离对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被锁链锁住。

左边较为年轻的男人挑了挑眉,重新审视起梦知生。

“动手吧。”声音有磁性的中年男人说道。

“是!”年轻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厉声道:“法规,此地说谎,杀无赦!”

中年男人拿起黑衣男人的画像,看向梦知生问道:“这个男人你认识吗?”

他本来不想回答,但是嘴皮却好像不受自己的控制,吐出两个字:“认、识。”

梦知生精神一振,自己被控制了?还是被夺舍了?!

“你和他什么关系?”男人继续询问。

“他、要、在、我、这、里、打、造、一、口、棺、材。”梦知生的嘴皮无法控制,连连跳出词语,最终组成一句完整的话。

“他现在在哪?”

“不、知、道。”

“你们约定什么时间交货?”

“明、天、早、晨。”

“……”

铁匠铺中陷入短暂的沉寂,而后,锁住手臂的铁链被两人打开。

梦知生活动双手,他没有说话,而是向后退了两步,眼神盯着两人。

“我叫罗景。”中年男人顿了顿解释:“抱歉,我们必须要从你这里套取情报。”

“我叫李良晢。”年轻男人跟着说。

梦知生仍旧没有开口,谁知道这两人是否还在套话……

“我们奉命来捉拿画像上的男人,为了找到他的下落,不得已才来你这里套话。”那位叫罗景的男人解释。

犹豫了许久,梦知生才试探道:“他是谁?”

“他”指的当然是黑衣男人。

“逃犯。”

没有多余的解释,梦知生也没有深究。

既然对方是来捉拿黑衣男人的,那便是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

“我们需要你的协助。”罗景躬身抱拳。

找人协助……

梦知生嘴角一抽,需要我的协助还那样对我……

对方身上穿的是当地衙门的制服,一位有品级的官员向自己行礼,已经很说明他的态度诚恳,所以梦知生也没有继续肘着,同样躬身抱拳,说道:“鄙人梦知生,这间铁匠铺的老板。”

“梦老板,协助我们捉拿在逃罪犯,有重赏。”许久未说话的李良晢云淡风轻道。

“真的吗?”梦知生装出一副极为期待的样子。

李良哲在试探我……试探我有没有野心……是我突破幻境引起了他的警觉?

他努力装出一种贪财、急功近利的小贩形象,以减少两人的疑心。

李良哲的头微微扬起,语气高傲:“当然。”

“具体计划是这样,我们埋伏在店外,等明早黑衣男人来后,你想办法拖住他,我们两个趁机偷袭!”罗景淡淡说道。

梦知生犹豫许久表现出为难的样子,最终才点点头表示同意。

“合作愉快。”

……

说是合作,其实这是我单方面拖住对方……出事了我全担着,但他们却可以全身而退……

梦知生坐在柜台后,思绪飘飞。

到时候出了事,我就躲起来,若是两人可以斩杀黑衣男人,那万事大吉,若是敌不过……我再出手。

他出手一定会使用枪械,那么自己私藏火药的事情也会暴露。

虽然量不多,但也够处以极刑了……

“罗景的能力是幻境,李良哲的能力有些诡异,似乎是可以禁止某些规则?”

梦知生靠在椅背,腿搭在桌子上,嘴中呢喃。

AK47被他放在柜台下的小柜子里,抽屉半开着,以备必要时刻可以立刻抽枪。

“果然,一切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要是子弹够多,我就一路突突下去了,还怂个毛。”

拥有前世的记忆,导致他即使临近危险也不忘自嘲一笑。

三发子弹,在上一世足够射杀三人,但在这一世,还真不一定能杀死一位修炼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