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宵金矿场

梦知生将自己在书中的发现和自己的推理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也就是说周长生现在很有可能在宵金矿多的地区。”罗景摩挲下巴。

“是的,这里有宵金矿开采地吗?”梦知生询问。

“有倒是有,不过那都是朝廷的把手重地,周长生想溜进去不太可能……”罗景点点头:“这样吧,梦知生,你和李良哲跟着我走一趟。”

三人骑着快马朝城外奔去。

“都小心些,周长生被心魔控制后,实力会有飞跃的提升。”罗景嘱咐道。

梦知生点点头询问:“大概有多强?”

“不知道,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来说,他现在的实力至少在第八阶。”罗景顿了顿道:“到时候如果碰到他,你就先跑。”

“跑……”梦知生有些尴尬。

“哈哈哈,跑就对了小子。以你刚入武者第九阶的实力,碰到他就是送人头。”李良哲随意说道。

“哦。”梦知生哦了一声,结束了这个话题。

在路上奔波了两三个时辰,终于抵达了采矿区。

这里是宵金矿的主要矿场,有众多持刀卫在这里把手。

“你们是谁?”一名持刀卫上前挡住马匹,呵斥道:“不知道这里是要地吗?!”

罗景不慌不忙,拿出腰牌抱歉说道:“浔州镇灵司指挥使,罗景。”

那持刀卫接过,细细查看一番,赶忙将其还回去,躬身抱拳道:“有眼不识泰山,罗大人。”

“没关系。”罗景淡淡道。

在品级地位上,镇灵司衙门要比这些持刀卫高很多。

“罗大人,为何要来这种地方?”

罗景咳嗽一声:“查案,我们怀疑有要犯逃进这里了。”

“什么?!”那持刀卫被吓了一跳,赶忙道:“大人,快请进快请进。”

三人在持刀卫的带领下,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采矿区内部。

梦知生环顾四周:“就凭周长生一人的确很难潜入这里……”

“来都来了,就看看吧。”罗景随意道。

三人沿着外围走了一圈,期间一名持刀卫一直随行。

“喂,你过来。”梦知生摆了摆手,示意那名持刀卫过来。

接着问道:“最近这里有出现什么情况吗?”

“情况?……没有。”

“那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员?”

“也没有。”

梦知生点点头,看向罗景和李良哲:“你们怎么看?”

“如果说连持刀卫都没有发现可疑……可能我们真的找错地方了吧。”罗景说道。

李良哲也跟着附和说:“那我们还在这查吗?”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梦知生咬咬牙。

“哎,那你在这查吧,我们先回镇灵司衙门了。”罗景叹了口气:“镇灵司那边还有很多事呢。”

“好。”

罗景倒是不担心梦知生的安全——这里的持刀卫不乏有几位高手。

等到两人走后,梦知生深入采矿区,第六感告诉他周长生就在这里。

由于今日是休憩日,无人采矿,所以矿洞口已经被封住。

梦知生亮出腰牌,独自进入无人的矿洞,手上握着一把燃烧的火把,仅能照亮前方不远的黑暗。

越深入洞穴,心中的那种奇异感觉便越来越强烈,眼角甚至能看到缕缕灰雾。

“嗯?周长生!”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道黑色的人影,他赶忙将火把高举。

昏暗的火光堪堪照亮了那人影的脸庞。

周长生!

“你果然在这!”

周长生也明显被吓了一跳,试探道:“你认识我?你是谁?”

“我吗?”梦知生想了想,如果告诉对方自己是镇灵司的人,他肯定会逃跑吧。

“我是你妻子请来的。”他往前走了几步继续道:“您的妻子让我来帮你祛除心魔。”

周长生愣住了,有些茫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从你的书里发现了答案。”

周长生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依旧与梦知生保持距离。

“你是修炼的锻造师体系吧?”梦知生道:“我也是。”

“你也是?”周长生一愣:“我不信。”

修炼锻造师体系,可是要杀头的!

梦知生摇摇头,手掌外翻,从中射出一缕光芒,接着形成了一枚吊坠。

“学徒?”周长生失声。

“是的。”

“你真是来帮我的?”

“是的。”

也许是长久呆在这里让他有些不适,周长生动容了,也许……梦知生真是来救自己的?

“你在这里待的痛苦吗?”梦知生询问:“你想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吗?你不想吧?”

这句话是为了套近乎,让对方卸下防备。

“不,不。”周长生抱着头,看起来痛苦不堪。

他的脸变了色彩,一会白一会红。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发生了变异。

“喂你怎么了?”梦知生谨慎道。

“快走……”周长生用尽全身的力气抛出这句话。

下一刻,他的瞳孔涣散,眼白充满血丝,皮肤上划过一道道血红的丝线。

“心魔?”

周长生的气势陡然变化,疯狂的煞气仿佛能化为实质。

他的脸庞面向远处的梦知生,嘴角勾起一抹恐怖的弧度。

“杀了你——”

梦知生向后连退数步,这种气势……已经远超第九阶的实力了!

心魔……竟然真的会让实力暴增?!

在他认知里,周长生是在进阶第八阶的时候失败从而产生了心魔。

而这心魔竟然直接让他的实力飙升到了第八阶甚至更高!

锻造师的第八阶?……不对,这种感觉不一样,这不是锻造师体系?!

不是锻造师体系……梦知生被自己的感知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

“死吧!”周长生嘴中吐出不似人的声音。

手指如同游龙,身体如同犀牛,像离弦之箭般奔向梦知生。

后者大惊,赶忙想旁边闪躲。

但奈何周长生的速度太快,气势太过庞大。

竟然直接将梦知生扑倒,手指掐住他的脖颈,将其提起。

另一只手承拳,向前打出。

轰隆!

空气被压缩,一道如龙啸般的巨响传来,空气炸开,冲击波直接将梦知生打飞。

砰!

挂在身体上的玉佩破碎,逸散出丝丝缕缕的能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