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抬上来

手指轻触在已经被改装的扳机口,全身灵力运转。

他刚成为诡灵者没几天,运转灵力还有些滞涩和生疏。

耗费了好一会儿,才将一部分灵力运转到手掌。

沉住气,控制灵力从指尖流出,而后顺着灵金矿制作的扳机一路运输至枪管内部。

“好像可以!”他有些兴奋。

若是此举成功,那就不需要火药了,想做几发子弹就做几发子弹——前提是有钱买足够多的材料。

“还好,我还有一百两银子,够花很久了。”

摇摇头,将杂念摒弃。

下一瞬,梦知生控制灵力在枪管中引爆。

只听一声“噗”的爆炸声传来,一颗钨弹在动力的带动下向前俯冲而去。

速度快到了极致——

砰砰砰!

三声清响传来,梦知生定睛一看。

只见前方正对的三颗树干都有一个孔洞——子弹穿过第一棵树后,仍然未停止,接着穿过了第二棵和第三棵,最终停留在第四棵树干的内部。

梦知生被这一弹的威力吓到了。

正常的火枪子弹能穿过一棵树就算不错了,而这种子弹居然连续穿过了三颗!

“我靠!”他忍不住赞叹道:“这玩意儿都能射杀阶级比较高的诡灵者了吧。”

但其实不同的诡灵者之间也是有差距的,技艺不同、肉身不同。

比如说武者的肉身便是同等阶最强,而上次射杀的秦遵作为抬棺人,肉身其实并不强。

所以才会造成梦知生一击射穿其身体的情况。

“幸好,要是秦遵是武者,那子弹恐怕连他的身体都穿不过去。”梦知生心中嘀咕。

他数了数,自己总共制造了……整整100发子弹!

太爽了吧……人形自走军火库。

梦知生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看向一旁的紫黑色大炮。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大炮我就想喊一句……意大利炮。”

他摇摇头,走到大炮旁边,将其推到小树林中的湖泊旁边。

光是一个小小的火枪钨就那样厉害了——他不敢将火炮放在树林外围测试。

将火炮对准湖泊中央的一座突出的山峰,双手整个按在炮台后面的灵金矿上。

“呼,注入灵力。”

梦知生叹出一口气,运转所有灵力,倾注在火车上。

全身的灵力疯狂涌动在手掌上,最终运输至火炮的炮管中央。

灵力之多甚至在接触的位置形成了能量旋涡!

他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不断喘着粗气。

“我靠这开一炮需要耗费我全身的灵力啊……”梦知生心道:“接下来就只剩下引爆灵力了。”

他赶忙站起身,没有犹豫——因为灵力会不断飘散至空气中。

“淦他娘的。”

“开炮!”

砰!

引爆炮管中的灵力,一阵仿佛雷霆轰炸的巨响传出。

一发巨大的炮弹从炮管中飞射而出,速度极快!

一股无形的压力覆盖在梦知生的心头,他原本苍白的脸上更添了几分惊讶。

轰隆!

如无数道雷霆轰炸,如陨石降落!

一阵恐怖的冲击波裹挟着灰尘从爆炸中心向外层扩散,直到森林边缘才堪堪停住。

待到灰尘全部散去,梦知生定睛一看。

原本的山峰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湖面。

“我靠……”

如此远的距离,却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威力!

他仍旧瘫坐在地上,消耗全身的灵力使他短时间内都无法动弹。

但是不妨碍梦知生兴奋,有这么强的武器,这世界谁还能杀我?……嗯,还是有人可以的,而且不少。

随即他的脸色又暗淡下来,自己制造出的唯一一个炮弹被发射出去了。

想要再发射必须要制造一个新的,所以就必须要去买锻造材料……

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

铁匠,很烧钱,但同样也很赚钱。

烧钱是因为要花高价买很多的锻造材料,赚钱是因为制造好一把武器后能以更高价卖出。

而梦知生只有前者没有后者——因为他制作出的武器都是拿来自己用的。

“算了算了,短时间内应该也用不到那玩意儿。”

他休息了一刻钟才有了一些力气,站起身将大炮和火枪放回奇异空间,接着便走回铁匠铺。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周长生,所以他打算再翻看一下那几本从他宅子里拿回来的书籍。

“嗯,这里面的知识就算看第二遍也受益匪浅啊。”梦知生小声感叹。

“铸造其实说来非常简单,就是将金属熔炼成符合一定要求的液体并浇进铸型里,经冷却凝固、清整处理后得到有预定形状、尺寸和性能的铸件的工艺过程。”

“但是细节便在对于金属熔炼时火候的把控、捶打金属的锤法把控。不同的人就算锻造一样的东西,实际出来的物品也相差万别。”

“而锻造师最忌讳的则是心有旁骛,锻造之旅伴随一生,难免有心思不纯之时,此刻便需要有宵金矿锻造出贴身首饰带上,可一定程度上缓解。”

梦知生将书本中的内容简单概括,最终锁定了“宵金矿”这一矿物。

“这本书果然不简单……很明显这在暗指心魔。”梦知生陷入了沉思:“做书人为何要这么写?为了混淆视听,不让朝廷察觉吗?”

他从书中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专业性的词汇,而且很多感知都与锻造师体系有关……

“锻造师第八阶是什么?该如何晋升?再去找魏老?”

梦知生摇摇头,赶忙离开铁匠铺,他要将这个发现禀报给罗景。

走到村口的时候,他注意到往日经常坐在村口的魏老现在却不见了踪影。

“魏老去哪了?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他也没有多管,抓紧骑着快马奔至镇灵司衙门。

“罗大人!”

闻言,坐在大堂的罗景挑眉,有些惊讶:“梦知生,你怎么来了?”

“我大概知道周长生现在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罗景呆住了。

这才过了多久……仅仅半天时间,你就知道了?

他从呆滞中反应过来,顿了顿问道:“在哪?你是怎么知道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