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九周天

梦知生也不嫌脏,就地盘坐吐息。

引动全身各处的灵气开始运转,从中心位置扩散到四肢百骸。

“嗯……能感觉到灵气很充沛,说不定这小子真的能到达五周天。”

罗景有些兴奋,因为他管理的浔州镇灵司将会多出一个未来前途无聊的天才。

梦知生也不吭声,闭着眼睛,脑海中不知为何又浮现出了“空想”铁匠铺。

浓浓的灰色雾气仿佛遮蔽全身,为他扫除了运转期间的一切阻碍。

身体中的灵气不受滞涩,仿佛高速路上的超跑,快的无与伦比。

几息之后,梦知生就感觉身体的灵力枯竭。

“这么快就枯竭了?”罗景挑挑眉:“哎,太快了。我还以为你能运行五周天呢。”

而当事人梦知生却没说什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审视自己的身体。

见梦知生不说话,还以为他有些沮丧有些沮丧,罗景又补充道:“没事,就算只有一周天,也不代表你就没有晋升高阶的机会。”

他说的头头是道,怕对方因此而一蹶不振,还贴心的安慰。

灵气运行需要时间,若是灵气枯竭的太快,也就代表运行的周天数少。

“好了别难过,我看看你到底几周天!”罗景拍了拍梦知生的肩膀。

他眼睛瞪得滚圆,瞳孔中迸射出金光,金光之中隐隐能看出其中蕴含的周天星斗。

光芒照射在梦知生身体上,他只感觉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能被看光。

那个奇异空间不会被看穿吧……?

他盯着梦知生看了许久,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眉头一皱。

“嘶。”罗景嘶了一声。

“怎么了?”梦知生心中一紧:“不会真看出来了吧……”

事实证明,罗景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他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次用金光看向梦知生。

“你……你运行了九周天?!”

柳含霜运行了七周天半就已经被人们称为这一代的天才了,那梦知生这九周天……

“嗯。”梦知生嗯了一声,有些随意。

因为罗景没有告诉他运行多少周天才算合格,所以梦知生自然而然的认为九周天属于正常范畴。

罗景眼睛瞪得滚圆,如此资质……

羡慕、嫉妒这种情绪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则是喜悦,自己的镇灵司要多出一位绝世天才,他岂能不喜?

“行了,自己穿上衣服出来吧。”罗景走出密室,头也不回说道。

梦知生有些发懵……到底怎么了?

“罢了罢了。”他缓缓穿上衣物,走出密室。

另一边,罗景回到自己的房间,起笔写信。

这是发往京都镇灵司的,收信人是柳含霜,他要将梦知生运行九周天这件事报告出去——知情不报是死罪。

梦知生这件事关系太过重大,意味着许多年后一定会出一位高阶强者。

对于延绍来说是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具体还是要看梦知生属于哪个阵营。

当然延绍也可以选择培养或者抹杀。

……

京城,裕花楼顶层。

绝美的柳含霜今日穿着一身长裙,洁白修长的大腿隐隐露出,胸中的沟壑难以遮蔽。

要是梦知生在这,肯定会伸出大拇指说一句:姐姐踩死我!

她手中拿信,面含微笑细细阅读。

旁边站着两个男人,一位正是帅气小伙许卓,而另一位名字叫宁安。

许卓小声嘀咕:怎么又是浔州来信……以前半年也不见浔州会寄一封信,现在怎么隔三差五就寄一次。

见柳美人在微笑,宁安问道:“柳大人,信上写了什么?”

柳含霜没理他,继续看信。

当看到梦知生准备晋升武者第九阶习武境的时候,很是欣慰,没想到这位小老弟能跟自己选一样的体系修炼。

当她看到梦知生运行周天数达到九周天的时候,脸色微变。

宁安和许卓同时捕捉到了这个细节……柳大人似乎很不悦?

作为柳大人的手下,哄大人开心也是门艺术。

“柳大人,有何事不妨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其实这句话有些不敬,但是三人已经相处多年,自然不会因为一句话便生气。

“没事。”柳含霜扶着额头:“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位少年吗,名字叫梦知生。”

“那位制造了……AK47的少年?”许卓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迅速反应过来。

“对。”

“他怎么了?”宁安上一次有事不在,所以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晋升武者第九阶了。”柳含霜不带有一点感情的说道。

“这么快吗?”许卓一愣,随即问道:“几周天?”

“九周天。”

“……”

一片寂静……无人说话。

过了许久,许卓才反应过来,说道:“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宁安也跟着附和。

柳含霜,他们的顶头上司,天赋和实力一直被众人羡慕。

她才只有七周天半,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毛孩九周半?任谁想都觉得不可能。

“会不会是浔州镇灵司指挥使在谎报情况?”宁安凝眉。

“不太可能,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柳含霜回答道。

房间中再次陷入沉默。

“哎……过几天我去浔州一趟吧。”柳含霜淡淡道。

“不可!陛下那边不会同意的。”许卓出声提醒。

“没事,这件事我自己想办法。”柳含霜为自己倒了杯热茶,摆摆手:“你们退下吧。”

两人躬身抱拳,后退退出房间。

……

梦知生坐在椅子上,嘴里嚼着从村口买来的甜品,边吃边说:“咱们只需要在这呆着就行了?”

一旁,李良哲回答道:“现在没什么任务,所以可以放松一些。等到出任务之后,几天不睡觉都有可能。”

“嗯。”梦知生继续吃着甜品,一副我摸鱼我无罪的模样。

果然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上班摸鱼都是大家的共识啊……

梦知生心中嘀咕,不出任务正好,乐的清闲。

但正这么想着,罗景突然来到大厅,看向众人:“各位,来活了。”

梦知生满头小问号,什么玩意儿?天不许我摸鱼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