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铜皮铁骨

“你失忆了?”秦遵控制着死尸露出惊讶的表情,看起来整张脸都扭曲在一起。

“你不需要知道。”梦知生手持长刀,顶在对方脖颈:“那天你为何要派出一具死尸来取棺材?”

“死尸?什么死尸?”

“你不知道?”

秦遵摇摇头:“不知道。”

梦知生眉毛一挑,秦遵的表情不像是说谎。既然不是他,那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你怎么知道我是匠神?”

“尸天教教主告诉我的。”秦遵死尸张开大口说道。

梦知生点点头,心中隐隐有些猜测:是尸天教的成员派死尸来取的棺材?可他有什么目的?

“好你可安心去死了。”他眼神中冷光一闪。

“死?我不会死。”秦遵微微一笑,身体陡然炸裂。

一滴滴血红色掺杂着血浆的肉块朝四周迸射,溅到梦知生的身体上。

接着身上的衣服开始腐烂,出现一个个窟窿。

“啧,你还有手段?”梦知生咂舌一声。

靠!你特么都快死了还这么厉害?!

梦知生有些后悔,他小觑了诡灵者的实力,就算是一个残血的七阶诡灵者,也不是他一介凡人能对抗的!

“哈哈——我身上的血液可是能融化一个九阶诡灵者的哈哈哈——!”秦遵仅剩一颗头颅,面容扭曲:“凡人,死吧!”

滋滋滋——身上的衣服仿佛被灼烧一般发出响声。

梦知生身上的红色血液灼烧衣物,最终贴合在皮肤上。

一股灼烧感传来——

他感觉像是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痒痒的。

秦遵的头颅大笑:“如何哈哈哈!一定痛不欲生吧!哈哈哈这可是会活生生渗透你的皮肤,内脏,直到穿透你的身体!”

梦知生皱了皱眉……很痛吗?明明很痒好不好……

察觉到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痛苦,秦遵一怔:“怎么回事?你怎么没事?”

“额,不疼啊。”

梦知生露出手臂,不少地方已经与那令人作呕的血肉贴合。

滋滋声散发出来,就像是烤肉一般。

秦遵蒙了,他能看出来自己的血肉根本无法渗透他的皮肤一分一毫!

“怎么会……?你的皮肤怎么会?铜皮铁骨?!”秦遵的脸庞扭在一起,狰狞可怖。

“这叫麒麟臂,懂不懂。”梦知生用力甩甩手,竟将血液甩散。

“麒……麟臂?这是何等神技?!”秦遵大惊:“你明明已经陨落了,不可能再有神力了,甚至连修炼也做不到啊!怎么会?!”

“问题真多,去死吧。”梦知生走上前,一脚将秦遵的头颅踩碎。

一阵痛苦的哀嚎陡然响起又立刻结束。

秦遵,身死道消!

“这就是《千锤百炼篇》修成的身躯……”梦知生呢喃。

百毒不侵,坚硬如金属。

他将身上的所有血液弄干净后,走到一边捡起一张符纸。

这是从秦遵炸开身体后掉落的。

符纸泛黄,上面用血液画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符号。

似人似鬼,诡异无比。

“这是什么?”梦知生凝眉思索。

摆弄半天,没有找到任何机关或启动的诀窍,他也只得作罢。

将其放入内兜,骑上从镇灵司衙门牵出来的快马朝城外的村子奔去。

……

村口没有见到魏老,梦知生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说秦遵的话不一定是真的,但心中总会对魏老有几分畏惧。

走回铁匠铺,确认四周无人后,他才缓缓入睡。

……

第二天,起个大早,锁上铁匠铺的门。

“哎,这铁匠铺不能不开啊。”梦知生摇摇头,昨日太过匆忙没有详细问询上班时间。

从村中骑马到内城的镇灵司衙门需要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不等。

很快抵达目的地,梦知生下马进入院门。

走入一楼大厅,便见琪瑶坐在椅子上,手里拿了一本册子。

梦知生走过去,只见册子表皮上写了几个大字:奇闻异事录。

“干嘛?”琪瑶放下书,盯着梦知生说道。

“来上班。”

“上衙。”琪瑶纠正。

“啊对对对。”梦知生随意应付。

当对方放下书册露出整张脸和身体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小萝莉竟是个富婆。

头上、手上、身上的珠宝首饰都快赶得上梦知生的全部家当了。

我滴个乖乖……果然,十个萝莉九个富,还有一个特别富。

“你嘀咕什么呢?”琪瑶歪歪头,她觉得这个新来的有些傻。

“咳咳,没事,请问罗大人在哪?”梦知生咳嗽一声问道。

“顶层。”

梦知生也不多说,转身上楼。

中途碰见了正在下楼的洪孝,两人打了声招呼。

“梦兄,以后咱们就是同僚了,哈哈哈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刚来镇灵司那会儿。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都能惹琪瑶姑娘和罗大人生气。哈哈哈不过他们也都是很有意思的人。”洪孝顿了顿,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罗大人在顶楼等你很久了,快上去吧。”

“好。”梦知生应了一声。

这位洪姓同僚看起来是个话痨啊……弄的我都不会接话了。

边走边嘀咕,很快就到达了顶层,见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罗景。

“罗大人!”梦知生抱拳躬身。

“梦知生,你来了,坐。”

两人落座,罗景为他倒了杯热茶,不徐不疾道:“梦知生,由于你是新人,所以任务也不是很重。”

两人交谈过上班时间,梦知生才吐出一口气,每三天上两天班,而且仅第一天需要值夜。

这待遇……暴打资本家了属于是。

罗景继续道:“具体要务你去询问李良哲和洪孝吧,他俩能教好你的。”

梦知生喝了口茶:“卑职一定尽职尽责!”

“别急。”罗景也喝了口茶:“今早京城回信了。”

“如何?”梦知生激动起来。

“那边同意你晋升成为诡灵者了。”罗景说道。

“太好了!”梦知生差点想跳起来。

但想到这样可能不雅观,强行克制住了冲动。

罗景站起身,回头说道:“跟我来。”

闻言,梦知生赶忙一口喝完茶水,大步跟上他的步伐。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