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陨落之神

延绍国,浔州。

今日的天气有些阴沉,略显压抑的色彩。

一间不起眼的铁匠铺子位于村落的一角,门口牌匾被细细雕刻出“梦中铁匠铺”五个字。

乌云密布于天穹,遮蔽阳光,让这间铺子更显昏暗,唯一一盏油灯射出丝丝光线,照亮了站在门口的黑衣男人。

他穿着一席风衣,无数个扭曲的“尸”字遍布全身,右手手腕处似乎还绑着一个年久泛黄的符纸。

面庞隐秘在兜帽的阴影内,整个人的气势如同一具死尸,毫无生机可言,与其身体上的文字不谋而合。

“大人。”梦知生从柜台的座椅上站起,整理好衣衫后抱拳行礼。

这铁匠铺子位于村子最深处,平日里也就是村民们来找他锻造一些农具之类的东西,很少出现外来者。

梦知生仍旧低着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方——这黑衣男人的实力不弱,而且身体上总会散发出浓郁的尸臭。

他左侧身体好像有伤?是被人追杀还是……

梦知生重新挺直腰板,即使疑惑,但他也没有开口询问——在这充满奇幻的世界中,好奇心永远是最大的陷阱。

那黑衣男人捂着自己的左侧腹部走入铁匠铺中。

吱呀——大门似乎被风吹动,径直关上。

很快,黑衣男人便走到了柜台旁边,嘴里传出干涩嘶哑的声音:“你是这里的主人,梦老板?”

梦知生凝了凝眉,作为外来者却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只听那黑衣男人继续说:“梦老板,我要你帮我锻造一件物品。”

“什么?”他下意识问出声。

黑色兜帽的阴影下传来刺耳低沉的笑声:“我要你打造一口棺材。”

说罢,他将右手抬起,露出手腕处的符纸。

这符纸已经泛黄,而且被水浸泡过后显得很是干瘪,符纸中包裹着一块金属,通体呈现一种紫光,表面还有层层浮光掠影。

精金玄紫铁!作为铁匠铺主人的梦知生很快认出了金属的名字。

精金玄紫铁,堪称史上最适合锻造的极品金属,市价要按克来算。

铁匠铺内排放着一排排货架,堆着一些已经暗淡失去光泽的金属,另一面墙上则悬挂着几把铁剑,剑柄的花纹精细玲珑,剑身的光晕在油灯的照耀下显得锋利无比。

但纵使这般,铁匠铺中的任何材料或是成型的武器,也不及黑衣男人手中金属的万一。

能够拿出这种东西,而且还要打造一口棺材……这个人不一般,所以梦知生可不打算趟这浑水。

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度过平静的一生,仅此而已。

“大人!小人难以锻造如此贵重的金属。”梦知生再次躬身,接着解释:“我的技艺不精,打造这般金属很容易失败,还是请大人找别家吧。”

他的话很直白了,就是我无法接受委托,请您离开!

但那黑衣男人却没有回应,兜帽下的阴影中似乎有一双陷入深渊的瞳孔,注视着梦知生的身体。

“大人。”梦知生再次叫了一声:“我平时在这里也只能帮村民打造一些农具了,真的无法接受这般委托。”

在这个世界中,总有一批人超出人们的认知范畴,他们能腾云驾雾,能翻云覆海,甚至能一手遮天。

对于这种有背景又非常神秘的顾客,梦知生选择一向是能不惹就不惹。

黑衣男人似乎笑了,笑的很大声,但那笑声像是地狱深处发出的哀嚎,在梦知生听来就是极度的恐怖。

随后,笑声停止,一股带着无比戏谑的沙哑声响起:“就算昔日的匠神已经陨落,也不至于锻造不出一口棺材吧?”

哗啦!

就在最后几个字还未完全说出口时,梦知生瞬间暴起,身形向后俯冲逃窜。

与此同时,黑衣男人右手握住精金玄紫铁,左手探出,如同一道雷霆快速伸向梦知生的脖颈。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没有多余的话语交流,但都同时作出应对。

但明显,那黑衣男人的实力更胜一筹,一只粗糙强壮满是老茧的手抓住了梦知生的脖颈。

他原本向后跃出的身形硬生生顿住,产生的能量全部积压在脖颈处,让他险些昏厥。

下一刻,梦知生双手合十掐出剑决,一柄残破但仍显辉煌的大锤从远处飞来,径直砸穿了对方的手臂!

重获自由的他迅速后退拉开距离,手中剑决翻腾,大锤再次砸向黑衣男人。

但他明显有了防备,身体前倾躲开致命一击,右手探出锁住梦知生的双手。

“梦老板,若不是你的锻造技艺还在,你就已经人头落地了。”黑衣男人的声音更加戏谑,似乎在玩弄一只虫子:“曾经不可一世的匠神,如今却落得这幅田地?!”

匠神,这一个曾经响彻于大陆的每一处角落的名字。

锻造师途径的巅峰,超越阶级的存在,真正的神祇!

梦知生脸色苍白,这黑衣男人说得没错,他便是匠神!

他怎么知道我是匠神……关于这段记忆应该已经无人知晓了。

“不就是棺材吗?我接便是!”他扯着嗓子说道。

黑衣男人收回右手,咯咯笑道:“你早该如此。”

梦知生拿起掉落在桌子上的精金玄紫铁,露出一幅职业化的笑容:“请你明天早晨再来,届时棺材就会打造好。”

黑衣男人的左臂已经断裂,将它藏入风衣内随后离开了铁匠铺。

……

铁匠铺中摆放着几张桌椅,闲时会提供酒水以及下酒菜。

梦知生瘫坐在大厅的一张椅子上,左手不断玩弄着精金玄紫铁,右臂依着脑袋。

对于保命手段,他还是有一些的,但是那黑衣男人出手实在太果断,导致他难以回击。

此刻,黑衣男人的话语让梦知生陷入了回忆:三年前一场车祸,他来到了这个诡异荒诞的世界。

穿越到了已经陨落的“匠神”神祇的身体内,但是这具身体内的神力却已经所剩无几,与常人无异,就连记忆也残破不堪。

作为穿越者,他经历过“前世”的规则,才觉得“现世”是如此的诡诞……

“要离开吗?”

梦知生摇摇头,对方能找到自己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逃跑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知道自己是匠神……这种人留着是一种隐患。”

“他没有选择盯着我锻造棺材,而是像一个正常顾客一样在第二天拿货,也就是说他不怕我逃跑。”

梦知生低头沉吟,手指敲击桌面,这是他在思考时喜欢做出的动作。

棺材……为什么要打造一口棺材?用金属?

信息匮乏,无法推断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梦知生摇摇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想法:“杀了他。”

黑衣男人知道我是陨落后的匠神,如果这个消息扩散出去,恐怕世界上的无数强者都会想尽办法得到我吧……

对于拥有上一世记忆的梦知生来说,让自己陷入困境,这是决不允许出现的情况。

他站起身,走到门口将牌子换成“暂停营业”后,拿起大锤走上铁匠铺二楼。

二楼是他平时居住的地方,一张床一张桌椅,其余再无任何家具。

将锤子轻轻放在床上,仔细观摩,这锤子上的花纹复杂精妙,犹如游龙般盘旋。

这是昔日匠神的武器,其名为:“大道铸造之锤”

即使在大战中变得残破,仍旧无法消除锤身的神格。

手掌按在锤身上,一道金色浮光从手心扩散,整个锤子变得金黄闪亮。

“吾乃匠神!”梦知生嘴中吐出非人的话音,那是神祇的语言!

一股白色的雾气由大道铸造之锤中显现,笼罩了他的身体。

紧接着,他的眼前变得银白,脑子里像是爆炸一般,伴随着心跳胀痛。

梦知生的思绪逐渐减弱,就连最基本的“我是谁?我在哪?”都难以思考。

嗡!支撑自己的最后一跟稻草折断,但随后那痛苦的感觉却如同潮水极速褪去。

睁眼,周围已经没了铁匠铺二楼的景象,无尽的黑夜映入视野,周围的一切仿佛虚幻。

“又来了……”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仍对这个奇妙的空间知之甚少。

转头回望,一间灯火通明的铁匠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铁匠铺与现实中梦知生开的“梦中铁匠铺”大同小异,与其说是相似,倒不如说梦知生就是根据这番景象才建造了现实中的铁匠铺。

唯一不同的是,门口的牌匾上是“空想”两个字。

“真是奇怪啊……”

梦知生像往常一样,迈步走入铁匠铺。

三年来,这座铁匠铺的大门总是敞开着,像是为了等待某人一般。

他曾详细观察过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但却毫无发现,甚至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神力波动。

就像个普通的建筑——如果它不在这片诡异空间内的话。

铁匠铺子内,几盏油灯摇曳着火光,就算灯芯燃尽也无法熄灭……

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两件物品,分别是枪械和小型火炮。

这个空间其余人无法进入,这也使它成为了最隐秘、最安全的物品藏匿地点。

梦知生拿起其中一把做工最为精细的枪械,通体呈现银灰色,富有光泽。

但是却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作为陨落后匠神的他失去了神力,打造出的物品同样无法带有灵力。

归根到底,就算无比精细,他打造出的东西还只能算在凡物范畴。

“AK47……”

这是梦知生根据前世的记忆锻造而出的武器。

他握住手中的AK47,心中涌起一阵荒诞感:在古代的世界使用枪械,我是不是太作弊了……

实际上,子弹射出的动能对于普通人和最低级的修炼者来说,确实是致命的。

但不代表对高阶修炼者也是如此——他们的肉身强度能抵挡子弹,他们的速度能快过子弹。

“大道锻造之锤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我每一次使用它都会对身体产生的巨大消耗,如果一次未中,我就会筋疲力尽!”

这也让梦知生产生警觉:想要杀死黑衣男人,必须出其不意!

他将AK47握紧,嘴中运用神语呢喃:“我以匠神之力命令,此物非属神境,流放!”

枪械的表面忽有波纹浮动,似水纹似火焰跳动,金光爆发笼络表面。

俄顷,AK47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

梦知生吐出一口浊气,多年来他能想起来的记忆只停留在这两句神语上,其他的一切记忆还是如同碎片散落的不知所踪……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黑衣男人必须死!”

随后,眼前的一切如同虚影逐渐模糊、破碎。

……

重回现实,眼前出现二楼卧室的景象。

他的手掌还是像之前一样放在锤身,身体也未曾移动半步,唯一不同的是,床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杆枪械。

“就算去过很多次,但还是感觉像梦境一样……那世界到底是什么……是昔日的匠神创造的吗?”

满怀疑惑,梦知生将AK47拿起。

“只有三发子弹……”

火药,是延绍国的管控物资,让其多年来盘踞中原的原因之一,只能国家占有而非个人,其原材料甚至是配方也都是最高机密,拥有者会被处以极刑。

三发子弹,能杀死黑衣男人吗?

梦知生心里有答案:可以!但是倘若走错一步,那便是万劫不复。

他躺在床上,不打算完成黑衣男人的委托,换句话说就是独吞那块精金玄紫铁!

“保命手段越多越好……黑衣男人身上有伤口,是被人追杀还是……”

“为什么要制作棺材?为追杀他的人做的?不太可能……”

梦知生低声思索,脑海放空,手指有节奏的敲打墙壁。

与此同时,铁匠铺不远处,两个身披白袍的人站在隐秘的角落,时不时朝铺子内看去。

其中一人,声音低沉富有磁性,说道:“今晚就动手。”

他们的手中拿着一张画像:人脸被阴影覆盖,双臂被符纸贴满,周身刻满了一个个诡异的“尸”字。

画像上的人正是黑衣男人!

交谈完计划后,两人重新看向铁匠铺二楼——今晚的目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