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该选谁呢?

常言道:

“男人和女人,就像是磁铁的正负两极。”

“同性既相斥,异性则相吸。”

温言感觉这位和他同名的前辈,总结的还真是……

到位!

此时,客厅中就弥漫着磁铁的负极磁场。

而他这个孤零零的正极,还因为太过弱小的缘故,只能极力的缩小存在感,免得被吸入这片诡异的磁场中央——

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在温老太太走进厨房以后。

原来还肩并肩坐在同张沙发上,宛若并蒂莲花的两个女孩纸.....

立马就变了一副模样儿。

“叮。”

放下水杯,王洛栖轻飘飘的站起身子,随手抚平裙摆的皱褶,她便向对面的沙发走去。

坐在了刚才老太太坐过的位置,与赵婉琪处在同一条直线上,隔着茶几遥遥相对。

温言能感觉到王洛栖身上的气场,正在不断增强,似乎又回到了,在福利院初见时的模样儿。

女孩儿浓密睫毛下的美眸,也变得格外犀利,似是能穿透人心。

她这是在向赵小怂示威?温言心里闪过一抹疑惑。

返利姬今天似乎有些不正常啊!

温言有些担心两人会出现冲突。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

咳咳,玩笑,玩笑。

毕竟,两个女孩儿对他都很好,他可不想两人闹出什么矛盾。

这样他会很为难。

不过,想到赵婉琪的性子,温言突然又有些放心了。

就她这种怂里吧唧的性子,王洛栖一瞪眼,她肯定就萎了,又怎么会出现冲突呢?

他也了解王洛栖的脾气。

在对待外人时,女孩儿虽然比较强势,但她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性子。

赵小怂这样的嘴角王者,就算是无意间惹到了她,女孩儿估计都懒得理会。

最多也就像现在这样,稍微吓唬一番。

想到这里,温言就准备去安慰下赵婉琪。

毕竟,这也是自己人。

女孩儿几年时光的陪伴,在她受委屈的时候,他又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嗯,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所有的付出,都不该被辜负。

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是温老太太和这个怂里怂气的女孩儿,陪他走过了最初的迷茫。

“婉琪姐,你别.....”

温言正准备出声安慰,但看到赵婉琪现在的样子,他突然止住了话语。

眼前这位握着小手儿,挺胸扬首、目光灼灼的女孩儿,还是那个怂不啦叽的赵婉琪?

温言突然有些明白,王洛栖转换气场的原因了。

合着,这不是一个人的锅啊!

这难道就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没看,连赵小怂这样的女孩儿,都支棱起来了嘛!

温言还是有些不能理解,这两个人怎么不声不响,就呛起来了呢?

就很秃然!

女人还真是种奇怪的生物,温言在心里默默腹诽。

“那个.....”

他想说些什么,打破客厅里的诡异氛围,免得两人再继续对峙下去。

但他不开口还没有事,一开口便成了两个女孩儿目光的焦点。

温言顿时有股芒刺在背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赵婉琪突然甩了下身后的马尾辫,然后她拍了拍身侧的沙发。

这是小头一甩,纵横四海?

温言觉得这一刻的赵小怂,突然变得格外的勇敢。

而王洛栖则是依靠在沙发靠背上,一只纤细的手掌,撑起了雪白的下巴。

巧的是,她眯着美眸,也望了眼身旁的空位。

这是小手一撑、与世无争?

看着眼前的这副场景,温言心里是槽点满满。

重新面临二选一的送命题,他感觉自己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

如果能重来,他要选李白~

啊呸,一紧张就暴露了前世的老本行。

如果能重来,他宁愿躺在王洛栖的大床上不出来。

这才多久,他就面临了这么多次的选择。

此时,坐在完美分割线上的温言,感觉自己有些坐蜡了。

他刚才是老神在在的作壁上观,欣赏着戏精的表演,就差拿个勺子,再捧半块西瓜——

就是个完美的吃瓜群众了。

但现在却要他来表演了。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吃瓜看戏,却忘了自己才是戏台上的主角。”

温言在心里爆出了祥林嫂的经典句式。

他本来还觉得自己是个优秀的“端水大师”。

但他却忘记了,墙头草往往都没有好下场。

见温言坐在原地不动。

赵婉琪美眸一转,便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她给温言准备的另一件礼物。

“小言你还记得,你给姐姐讲的那个机器猫的故事吗?”

“这是姐姐给你做的竹蜻蜓。”

赵婉琪瞥了眼对面的王洛栖,强调道:“是姐姐亲手给你做的哦。”

哼哼,温小言可是给我讲过故事,你就没有这个待遇吧。

“竹蜻蜓?”温言眼神微动。

他没想到女孩儿还记得这件事情,当时他也只是随口提了几句而已。

蓝胖子已经是久远的记忆了,他又没有解锁那部作品,自然就讲的很笼统,只有几段印象比较深的小片段。

其中就有竹蜻蜓这个小故事。

看着赵婉琪手里的竹蜻蜓,温言眼里闪过一抹感动。

果然,只有真心在乎你的人,才会记得你随口讲的每件小事!

他站起身子,就准备向赵婉琪走去。

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小家伙,赵婉琪微微扬了扬雪白的下巴。

哼,还不是她更了解温小言。

两人相处了这么久,她自然知道这个小家伙的喜好。

看着对面脸色有些难看的王洛栖,赵婉琪心里就有些解气。

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儿,今天从见到她起,就对她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敌意。

似乎自己抢了她什么东西似的?

这就让赵婉琪有些生气了。

明明是你领养了温小言,要说被人抢了东西,那也该是我说好不好?

明明是我先来的哎。

真觉得老实人,就没有脾气了吗?

所以,她才一改往日的软弱性子,与王洛栖争锋相对。

赵婉琪想让眼前的女孩儿知道,就算她领养了温小言,但也不能改变一件事情,那就是——

她也是温小言的姐姐。

这点绝不能改变,没得商量。

“咳咳.....”

温言刚迈动小短腿,还没有走出两步的距离,就听到身后传来王洛栖的咳嗽声。

他转过身子向女孩儿望去:

就见王洛栖正用食指关节,搓动着大拇指的指肚,见他看了过来。

她还将剩下的三根手指高高翘起,像是摆了个“OK”的手势。

但温言肯定不会这么傻,觉得女孩儿是在同意他向赵婉琪走去。

不然,她也不会突然出声制止了。

而且,温言对王洛栖翘起三根手指前的动作,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这套轻抹慢捻的动作,不就是他点钱时的手法吗?

至于,女孩儿后来高高翘起的手指,温言也很熟悉,一个多小时前,他才刚刚见过。

这不就是三千块吗?

温言突然发现,这两个女孩儿,好像都不简单呢。

就连往常比较幼稚的赵小怂,一旦认真起来,都能找的他的软肋。

她和自己相处的时间比较长,就用竹蜻蜓这样的小玩意儿,勾起两人往日的回忆。

而王洛栖就比较简单粗暴了。

她直接变身返利姬,开始用票子砸人。

你拿票子考验干部,这不是......

作弊吗?

这种行为太可耻了,温言在心里深深谴责王洛栖的行为。

想他温小言,堂堂三尺男儿,怎么可能连这点诱惑,都抵挡不了呢?

这也太小看他了吧!

咦,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温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

嗯,他和男子汉大丈夫,好像还差了一丢丢的距离。

要不这次就不坚持了吧。

等我再发育几年,再谈男人的风骨也不迟......温言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看着王洛栖翘起的嫩白手指,他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这可是三千块耶!

可看着赵小怂手里的竹蜻蜓,以及女孩儿眼里的期待,温言又有些犹豫。

这也是女孩儿的一片心意啊!

所以,他该怎么选呢?

在线等,挺急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