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温言的危机感【求追读】

面对三选一的送命题。

温言仅仅纠结了0.0001秒,便做出了选择——

嗯,他选择作弊。

他去房间里给自己搬了个小凳子。

在放凳子的时候,他还果断放到了茶几正中间的位置。

温言绝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奈何他的空间几何感,实在是太强了。

不偏不倚的就找到了,空间的完美分割线。

唉,只能说优秀的人生,果然是充满了强迫症。

等温言落座后。

温老太太看着吴晚晴,眼里满是感慨:

“那天洛栖去领养小言时,只带着你签过字的委托书,她说你正在外地出差,当时我心里还有些顾虑呢。”

“毕竟,领养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选择你这个户主在外出差的时候,去福利院办理手续呢。”

“是吗?咯咯咯。”吴晚晴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哦,原来我还给委托书签过字呢,吴晚晴心里闪过一抹失落。

她连作为户主的签字权,都被代表了吗?

看了眼对面的王洛栖,她用微笑掩饰失落:

“我那天确实不在魔都,医院有个学术交流活动,我当时正带队在米国考察呢。”

“因为归期未定,所以才用传真的方式,将签字委托书给洛栖发了过来。”

“只看小言照片上的模样儿,我就知道这孩子肯定很抢手,担心被别的领养家庭抢先一步,所以才会这么急切。”

“原来是这样啊!”温老太太微微颔首。

她握住吴晚晴的手,有些自责的说道:

“我当时还以为,你是不想领养小言,只是耐不住洛栖这孩子的请求,所以这才被迫接受的呢。”

“如果你这个监护人心里不情愿,那小言被领养以后,肯定也很难融入到你们的家庭中来。”

可是,现在却是我这个户主,被排除在家庭范围以外了,吴晚晴感觉老太太在内涵她。

这真是字字如刀,直往她身上戳。

而且,这老太太的刀法还特别准,她多想喊一句——扎心了啊,温姨。

“这点温姨您尽管放心,我们家的氛围很温馨,绝不会发生排挤家庭成员的事情,不然我绝不会同意。”

吴晚晴拿出了“当家主母”的气场,似是为了让老太太安心,她继续说道:

“今天就让温姨做个见证人,首先作为长辈,我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然后,她又看向端坐在小板凳上的温言:

“小言,你会排挤家庭里的成员吗?”

温言连忙摇了摇头,返利姬这么香,他怎么会排挤她呢。

最终,吴晚晴看向坐在对面,小脸儿波澜不惊的王洛栖。

她的语气不自觉的便软了三分:

“洛栖,你会排挤妈......”

“咳咳。”

差点说出心里话,吴晚晴心里有些尴尬,假意咳嗽一声,她才继续说道:

“洛栖,你会排挤家庭成员吗?”

女孩儿的眼神有些复杂,她觉得此时的吴晚晴,就像是个戏台上的老将军。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不会。”王洛栖平静的摇了摇头。

虽然小家伙最近有些皮,但终究是她领养回来的崽儿,稍微给点教训,让他长点记性就行了。

真惩罚严重了她都会心疼,更别说排挤了。

得到两人的回答,吴晚晴看着他们眨了眨眼睛,似是在疯狂暗示——

我这个户主也是家庭成员呢。

可惜,女孩儿低眼垂眸,小孩儿熟视无睹。

王洛栖是如何想的,温言并不清楚。

他自己的想法却是很明确,牵个线、搭个桥,这些能力范围以内的小忙。

他能帮,也就随手帮了。

但涉及到王洛栖原则底线的事情,他绝对会站在女孩儿这边,这叫路线正确。

跟着王洛栖的路线走,女孩往哪指,他就往哪冲。

指哪打哪的那种。

当然,现在的年纪,有些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看着吴晚晴的举动,老太太的眼里闪过一抹欣慰:

“晚晴你能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小言能遇到你们这样的领养家庭,这是他的福气。”

“温姨,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吴晚晴摇了摇头。

看了眼温言的方向,她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柔色:

“能遇到小言,反而是我们娘俩儿的福气。”

吴晚晴虽然有戏精属性,但这一刻的她,却没有半点表演的成分。

眼里的温柔,也是内心情感的自然流露。

因为她很清楚,在那场车祸中,如果没有遇到温言,女儿或许已不在人世。

没有户口本风波,她也听不到女儿的心声。

或许直到很久以后,她还意识不到,女儿和她疏远的真正原因。

更何况,小家伙现在还是缓解她们母女关系的纽带。

可好用了呢。

听到吴晚晴这样说,温老太太还是像原来那样欣慰的笑着,只是这一次,她的笑意才真正直达眼底深处——

莫笑人老眼昏花,世事通明洞人心。

“温姨,小言在福利院的时候,他有没有.....”吴晚晴准备问些温言在福利院的事情。

这样她也能多了解下,小家伙的兴趣和喜好。

小时候,她也跟着吴老爷子读过一些兵法,她至今还记得那句——

善战者,见敌之所长,则知其所短。

只有深入了解到小家伙的性格,她才有机会投其所好。

别看他现在是王党的嫡系人马,但吴晚晴相信,只要她略施手段,何愁小家伙不能变成,她吴党的中坚力量。

分化拉拢,合纵连横,这才是兵法真谛。

凭她的手段宅斗可不输人,丈夫出轨的那个小明星,她随手就能镇压。

但为了一个已经看透本质的渣男,去施展手段与小三争风吃醋,她丢不起那个人。

he tui,那个出轨的男人也不配。

这些年除了在工作上的接触,她基本已经和男性生物绝缘。

无他,因为被渣男伤了心,所以她戒了男人。

她自动忽略了温言的性别。

嗯,小男孩儿还差的远呢。

但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王洛栖打断了。

女孩儿看了眼手上的腕表,语气温和的问道:

“时候也不早了,小言你饿了吗?”

本来正在安静吃瓜的温言,听到王洛栖的询问,他的小脸上闪过一抹无奈。

他都已经极力在降低存在感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做选择的命运。

饿了=戏精现在就要去做饭。

不饿=无视返利姬的暗示。

这个选择其实并不难,温言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绝不是怕了谁。

真正的男子汉从来都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嗯,就是这个暴脾气。

他之所以点头,是因为他确实.....有点饿了。

毕竟,他早上跑步时,都没有去早餐店吃早饭唉~

看着这一大一小的完美配合,吴晚晴突然感觉,今天的旗袍似乎有些不合身了。

勒的慌!

但既然女儿都这么说了,她这个犯过错误的老母亲,又能怎么办呢?

她只能从了呗!

“小言,你饿了啊,那阿姨现在就去做午饭。”

吴晚晴从沙发上站起身子,理了理有些褶皱的旗袍,神色显得很淡然。

她还看向温老太太,强自挽尊道:

“没想到和温姨聊天,时间会过得这么快,才一转眼就到了要做饭的时间点了。”

“我们家里平常都是这个时间点吃饭,小言来了这段时间,都养成习惯了呢。”

说完,吴晚晴就向厨房走去。

赵婉琪看了眼挂钟上的时间。

十一点零五。

她心里暗自腹诽,这家人吃饭的时间点,还真是挺早呢。

看了眼盯着挂钟暗自发呆的赵婉琪,又瞄了眼安静喝水毫无波澜的王洛栖。

温老太太默默起身走向厨房。

得,指望现在的年轻女孩儿会做饭,她老太太还真是想多了啊!

等温老太太也进了厨房。

温言发现刚才还在各自发呆的两个女孩儿,突然恢复了精气神。

而且,都将目光望向了他。

这一刻,客厅里的气氛突然诡异了起来。

这一刻,温言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