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少女的味道

等两人吃完牛肉面,已经过了十多分钟。

王洛栖刚放下筷子,温言就开始收拾碗筷。

王洛栖略微有些诧异:“怎么,你要洗碗?”

温言眨巴下眼睛,理所应当的回道:“你买饭,我洗碗,这样分配才合理呀!”

王洛栖边用纸巾擦嘴,边揉了揉温言的小脑袋:“那等你以后长大了,和女孩子约会,是不是还要AA啊?”

“那最好还是她请客,我的钱要留着请洛栖姐吃饭。”温言的嘴很甜。

“这么懂事...”王洛栖被他的回答逗笑了。

等温言迈着小短腿跑到厨房的水池前,王洛栖也跟了上来,看着垫着脚尖才能打开水龙头的小家伙,她接过碗筷,笑道:

“你还小,碗筷还是交给我来洗吧,等你再长高些,我就不和你争了。”

看着自己的小短腿,温言也有些无奈,人类幼崽伤不起啊。

其实六岁的男孩,平均身高应该在一米二左右,而他现在只有一米零二,算是发育缓慢的那类小孩。

不过身高这种硬性指标也急不来,他是因为小时候生过大病,福利院的伙食也一般,营养有些跟不上,所以才会低于平均身高。

看着动作有些笨拙的王洛栖,温言有些疑惑:“洛栖姐,你以前是不是没洗过碗?”

“怎么会,我从十二岁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了,怎么可能不会洗碗。”说着她往水里挤了一大坨洗洁精。

“呵呵.....”温言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声。

听到温言的笑声,王洛栖歪头问道:“怎么了,不是这样洗的吗?”

“是,没错。”温言连忙点头。

但看着一水池子泡沫,他还是小声提醒道:“洗两个碗,其实用不着放这么多洗洁精。”

王洛栖洗碗的动作一顿,她缓缓扭过身子,强行解释道:“我是担心洗不干净。”

就这样,两个碗被她洗了三分钟左右。

等两人出了厨房,王洛栖为了掩饰尴尬,她找了个借口:“其实我是最近工作比较忙,隔了段时间没做家务,所以手有些生了.....”

“嗯嗯,我明白的。”温言乖巧的点头。

看着温言认真的表情,王洛栖有些挫败感,今天还真是她第一次洗碗。

虽然她从十二岁就开始独自生活,但她还真没做过家务,上学时吃学校食堂,工作后秘书订餐,她根本就没在家里吃过饭。

因为洗碗这件小事,王洛栖也意识到,她把养孩子想简单了。

小家伙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总不能天天点外卖吧。

思考片刻,王洛栖作出决定:“要不,我给你请个阿姨?”

“不用了,我能照顾好自己。”温言摇头拒绝。

王洛栖独自生活这久,家务能力还一般,但她却一直没有请过阿姨,显然她是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的。

温言可不想因为自己,给她添麻烦,再说他也不是嘴硬,他是真的能照顾好自己。

见温言拒绝,王洛栖也没再多提:“不早了,我带你去洗澡吧。”

温言跟在王洛栖身后进了浴室,听着她仔细为自己讲解各种工具的用法。

温言虽然知道怎么用,但他也没打断,只是在旁边默默的听着。

毕竟福利院里只有淋浴,他不可能知道这些工具的用法,早熟还在正常人的理解范围以内,但生而知之.....这就有些恐怖了。

王洛栖讲解完用法,又给他在浴缸里放好水,这才关门出去。

温言脱掉短袖,正准备放进收纳篮里,却见收纳篮里已经放了不少女人的贴身衣物,看样子应该是王洛栖之前洗澡时换下来的。

温言穿的虽然很干净,但也是爱心人士捐赠的二手衣物,他担心王洛栖会介意。

于是,他就把脱下来的衣服,都叠好放到一旁的小凳子上。

站在淋浴下先冲了下身子,温言便跳进浴缸里。

“呼.....”

温言享受的舒了口气,有多久没用浴缸泡过澡了,这种滋味真是令人怀念啊!

往水里加了些泡泡浴盐,等浴缸里飘满泡沫,温言才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份难得舒适。

“吱呀....”

就在温言泡的迷迷糊糊时,房门突然开了,他猛然睁开眼睛,就见王洛栖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过来。

温言慌忙往下移了移身子,只露个脑袋在外面:“洛栖姐,你怎么进来了?”

“呵.....”王洛栖笑了笑:“小家伙,你才多大就知道害羞了。”

“姐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妈还经常帮我搓背呢,怎么你要帮忙吗?”王洛栖用手指戳了戳温言露在外面的小脑袋。

“咕噜,咳咳.....”温言吓得将整个脑袋都缩进水里,结果却被呛了两口水。

“好了,不逗你了。”

见温言害羞的厉害,王洛栖也不逗他了,她扬了扬手里的短袖:

“今天也没买成衣服,我看你的包里也没有睡衣,你就先穿我的短袖凑合一下吧。”

说着话,她将温言叠好放在凳子上的衣服扔进收纳篮:“这些穿过的衣服,记得放进收纳篮,姐姐早上会洗。”

然后她将短袖放到凳子上,说道:“衣服就先放这里了,等会你洗完澡记得换上。”

说完她就出了浴室。

“呼...呼...”直到听到房门声,温言才从水里钻出来大口呼吸。

大意了,竟然忘记反锁浴室门了。

在王洛栖眼里,他就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在他洗澡时进来送衣服,乃至帮他搓背,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关键是温言觉得别扭啊!

在他奶萌奶萌的身体里,藏着的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这猛然间在洗澡时闯进来一个美少女,他心里的尴尬可想而知。

经过王洛栖这一打岔,温言也没有泡澡的心思了。

他匆匆用淋浴冲掉身上的泡沫,就从毛巾架上抽了条浴巾擦拭身体。

但擦着擦着,他突然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这浴巾怎么是湿的?

他低头嗅了嗅,浴巾上还有股沐浴露的香味,可他明明没有用沐浴露啊?

温言抬头看向毛巾架,发现上面还有一包尚未拆封的浴巾,也就是说他手里的是......

啧,难怪有股女孩的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