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女孩儿嘴角的痕迹

温言三人刚出电梯,就见吴晚晴站在601室的门口处。

此时,她穿着浅色的青花旗袍,展露出曼妙的身体线条,修长白皙的双腿上,裹着透明丝袜,使她看上去充满了高贵典雅的气息。

见几人出了电梯,她便迎了上来,尚还隔着几步距离,她就对着温老太太伸出了右手:

“您就是温院长吧,我在家经常听小言提起你,他说您对他可好了呢。”

吴晚晴是个比较在意体面的人,所以在待人处事这方面,她一直做得很到位。

基本不会让人挑出毛病来。

不过往日里她的语气里,总是客气中带着丝疏离,让人感到尊重的同时,也保持了双方的距离。

不远不近,刚刚好。

但今天或许是心情不错的缘故,她的语气中少了些疏离,多了些热络。

“是啊,小言这孩子虽然小,但就是念情份。”温老太太伸手和吴晚晴握在了一起。

然后,她推了推链条式老花镜,又补充了一句:

“刚才在楼下小言也和我说了,吴女士在家里可照顾他了呢。”

“是嘛。”吴晚晴露出温婉的笑容。

她将温言拉到身边,说道:

“这孩子就是可人疼啊!”

看着商业互吹的两人,温言总感觉有些尴尬。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

不过,他也能理解,这是温老太太和吴晚晴的第一次见面。

如果不从他身上打开话题,那两人还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毕竟,她们从事的是不同的行业,年龄上也有着很大的代沟。

而且,两人这短短几句话之间,也传递了诸多的信息。

两人一句“念情”一句“可人疼”就将各自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

这也是华夏的人情世故,话不说透,点到即止。

吴晚晴也没有冷落了赵婉琪,她笑了笑说道:

“你就是婉琪吧,小言说你长得可漂亮了,阿姨当时就想见见你,今天终于是见到了。”

“阿姨您过奖了。”赵婉琪腼腆的笑了笑。

在面对外人时,她可不敢像和温言相处时,那样张牙舞爪。

“来来,咱们也别在外面说了,快进家里来吧。”吴晚晴拿出了当家主母的气场。

仿佛她就是家里的女主人一般。

一行人进了客厅,各自落座。

吴晚晴又开始给两人倒水,这是她在温言下楼的时候,就提前准备好的。

因此,现在的水温刚刚好。

这就是小细节啊,吴晚晴在心里想到。

很自然的接过茶水,老太太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她年纪比较大,太过客气反而会让人感到不自在。

而赵婉琪则是有些局促:

“阿姨您不用麻烦,我自己来吧。”

说着话,她站起身子,就要去接水壶。

吴晚晴则是躲过赵婉琪的小手,继续给她倒水,然后笑着说道:

“婉琪你可不要太见外,来到阿姨家里,不用这么客气的,咱们都是自己人。”

“哦哦,谢谢阿姨。”赵婉琪老实的接过水杯。

她刚坐到沙发上,就感觉手指肚上传来异样的触感。

她低头看去,就见温言正用小手握着她的手指,还用口型说道:

“婉琪姐自信点,不要怂、不要怕。”

感受着温言小手的力度,以及看着他严肃的小模样儿,赵婉琪有些想笑的冲动。

这么大点的小豆丁,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是萌的犯规呢。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赵婉琪肯定会给温言一波“怀中抱弟杀”。

这就是卖萌的代价。

看着赵婉琪怂里怂气的样子,温言也有些无奈。

他其实希望女孩儿,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也能像和他相处时那样活泼自信。

这样以后到了社会上,她才不会吃亏。

毕竟职场上,有些人就是犯贱,你越是软弱,她就越想欺负你。

第一次是让你帮忙去接水,第二次可能就变成了让你帮忙打印文件,第三次或者就是让你帮忙倒垃圾。

总之,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着你的底线,只要你不拒绝,下次她就会变本加厉。

或者是为了缓解局促感,赵婉琪从包里掏出那个黄色的小鸭子,递给温言说道:

“小言,这是姐姐给你买的玩具。”

对面,正在和老太太聊天的吴晚晴,听到赵婉琪的话,也向这边看了过来。

看到那只栩栩如生的小鸭子,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谢谢.....婉琪姐.”接过小鸭子,温言从牙缝中勉强挤出了声谢谢。

他总感觉对面那个戏精,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嗯,这一定是错觉。

五六岁的小孩儿,喜欢玩小鸭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看着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温言,吴晚晴适时问道:“小言,你还喜欢玩鸭子呢。”

温言:“......”

他总感觉戏精嘴里说的鸭子,和他手里的不是一个品种。

于是,温言举了举手里的小鸭子,纠正道:

“这种玩具可好玩了呢,阿姨你玩过小鸭子吗?”

“嘎嘎。”

似乎为了证明,他的话里没有歧义,温言还捏了捏鸭子的肚皮,让它发出声响。

“阿姨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让你先玩几天的哦。”

“你只要别给我玩坏了就行。”

“咳咳。”

看着温言天真的小模样儿,吴晚晴“温核”的说道:

“你还是自己玩吧,阿姨怎么会和你一个小孩儿抢玩具呢?”

“再说阿姨都这个岁数了,早就过了喜欢这种小玩具的年纪了。”

“行,那等我以后长大挣了钱,一定要给阿姨买你喜欢的玩具。”温言一脸天真的说道。

有外人在,温言也不怕吴晚晴这个“飙车姬”。

反正他是小孩子,他怕个啥?

他无论说出什么虎狼之词,那都是童言无忌、大风刮去。

而吴晚晴就不同了,这女人要是再敢给他飙车,那可就崩人设了。

没看老太太现在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吗?

这个女人一向在乎脸面,肯定不敢在此时和他纠缠。

果然,吴晚晴妥协了。

她看着温言说道:

“小言,你去叫一下你洛栖姐,你温奶奶都来这么久了,她怎么还不出来?”

“真是不像话,等她出来了,我一定要好好说说她。”

说着她还看向老太太,解释道:

“刚才公司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份合同需要洛栖拿主意,这才怠慢了温姨,您老见谅啊。”

“晚晴你也太客气了,是我们今天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对。”

经过这一会儿的交流,两人已经有些熟络了,互相的称呼也变的亲昵了几分。

看着拿出当家主母气场的吴晚晴,温言有些想笑的冲动。

等王洛栖真的出来了,她还敢不敢说这话呢?

她好像忘了,这个家里谁才是食物链的最顶端。

“嘎嘎嘎.....”温言对着吴晚晴的方向,捏了捏手里的小鸭子。

似是在嘲笑这女人的大言不惭。

然后,他才向主卧走去。

“咚咚咚.....”

“门没锁,你进来吧。”五六秒后,房间里传出女孩儿的声音。

因为之前的意外,温言这次学聪明了,他又等了五六秒后,这才推开房门,说道:

“洛栖姐,那我进来了哦。”

温言进来就看到,王洛栖正坐在床边玩手机。

大床上凌乱的衣物,也已经被她收拾了起来,显得很整洁。

但床头柜上的早餐,却不见了踪迹。

这不会是扔了吧?温言有些疑惑的望向王洛栖。

但当他看到,女孩儿嘴角的可疑痕迹时,他心里便有了答案。

这女孩儿是有偷吃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