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赵小怂:快出来接驾

温言自然不知道吴晚晴的想法,一手端着鸡蛋饼,一手端着黑米粥,便来到了主卧门前。

由于双手都被占着,温言也没办法敲门,他只能对着里面喊道:

“洛栖姐,你帮我开下门,我手里端着粥,可烫了呢。”

担心王洛栖不来开门,温言机智的选择了装可怜。

“来了,来了。”里面传出女孩儿的回应。

声音刚落,房门便“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显然,王洛栖也担心温言年龄太小,会被烫着。

看着开门的王洛栖,温言愣了一下,女孩儿刚才应该是在换衣服。

现在她穿着的是一件米白色的吊带裙。

可能是由于急着给温言开门,或者是香肩太滑的缘故,总之.....

女孩儿左肩膀的吊带滑落了下来,能看到胸前的雪腻肌肤,以及若隐若现的蕾丝花边。

经历了吴晚晴的圣光考验,温言这次的反应,也没有太过激烈。

毕竟,相比起吴晚晴上次的坦诚相待。

王洛栖这次的意外走光,也只是毛毛雨罢了。

嗯,不值一提。

为了避免女孩儿尴尬,温言只是不留痕迹的移开了视线。

同时,转移话题说道:

“洛栖姐,吴阿姨做的早餐太多了,我们两个都吃过了,但还是剩下了这么多。”

“要不你帮个忙,把这些给解决掉,不然就浪费了。”

“你先把米粥给我,小心烫着。”

趁着温言低头说话的时候,王洛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滑落的吊带。

接过温言手里的早餐,王洛栖先是看了眼客厅里,正在假装观察餐桌构造的吴晚晴。

然后,她才说道:

“咱们刚吃过早饭,姐姐现在还不饿呢。”

“不过你先进来吧,姐姐正好有事情和你说。”

“哦,好的。”温言点了点头,便进了房间。

等温言进去以后,王洛栖又看了眼客厅里的吴晚晴,这才重新关上房门。

……

进了房间,看着洁白大床上乱七八糟的场景。

尤其是那几件比较单薄的贴身衣物。

温言险些风中凌乱。

这是他这个小孩子该看的东西吗?

不收拾一下,就把他叫进来,这也太不把小孩儿当外人了吧。

温言转过身子,看向正弯腰摆放早餐的王洛栖,说道:

“洛栖姐,你有什么事情,要不咱们待会儿再说,我突然有些想上厕所。”

温言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但刚走两步,他就被女孩儿拽住了后衣领,只能在那原地踏步。

“小家伙既然你都进来了,不留下点什么,你觉得你还能出得去吗?”

王洛栖眯着美眸,用小手拧了拧温言的耳朵。

“洛栖姐,你什么意思?”温言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王洛栖直接把温言给拎了起来,然后就向凌乱的大床走去。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温言开始使劲的挣扎:

“洛栖姐,你想做什么?”

“我说你早上怎么有些奇怪,原来你早就和我妈串通好了。”

王洛栖将温言放到床上,也没去管那些凌乱的衣服。

“家里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你就算叫破了喉咙,我妈也听不到。”

看着床上的小家伙,王洛栖威胁道:

“你还是赶紧老实交代,你们两个都商量了些什么,要不然姐姐可就不客气了。”

“没有啊,洛栖姐我和吴阿姨之间,没有什么的。”温言摇头否认。

“你还敢骗我,刚才我妈是想亲你吧。”

王洛栖直接拆穿道:

“以前我妈就有个习惯,只要我做了什么让她开心的事情,她就会给我个香吻奖励。”

“你刚才绝不是眼睛里进了异物,而是和她达成了什么协议吧。”

“所以,她才会这么开心,连十几年前的老套路,都给用了出来。”

“啊,这.....”温言愣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两世为人,智商情商也不算低,但怎么他每次撒谎,都会被王洛栖给无情的拆穿呢。

这个女孩儿是他的克星吧。

见温言不说话,王洛栖继续威胁道:

“你犯的错,我都给你记着呢。”

“所以你要是再不老实交代的话,姐姐真的会忍不住给你执行家法。”

说着话,她的目光渐渐下移,像是在寻找什么目标。

“停停停,我说,我说。”温言认命般的点了点头。

王洛栖的家法是什么,他心里还是有些ac数的。

温言觉得他发现了,王洛栖隐藏的性格特点,她身体里应该住着一个小恶魔。

要不然,也不会一言不合,就想要动他的兄弟。

这谁顶得住。

“吴阿姨,她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和你缓和关系.....”温言小嘴巴拉巴拉的解释着原因。

“所以这些早餐,是她特意为我准备的?”王洛栖虽然心里有数,但还是又确认了一遍。

温言点了点头说道:

“吴阿姨说她为了做这些早餐,早上五点钟就开始起床做准备了呢。”

“那她刚才为什么要亲你呢?”王洛栖继续问道。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温言解释了一句:“我可没有让她亲到哦。”

“别废话,说原因!”王洛栖并未理会温言的解释。

温言算是看明白了,他就不适合在王洛栖面前撒谎,属于那种说谎必定翻船的典型。

因此,他如实说道:

“她说要奖励我的聪明伶俐,让我再有类似的事情,一定还要及时通知她。”

王洛栖沉默了许久,然后歪头看向温言,问道:

“小家伙,你觉得姐姐应该原谅她吗?”

此时,女孩儿的眼神里有些茫然,似乎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洛栖姐,这个问题太深奥,我也不知道哦。”温言选择了装傻。

虽然他也希望王洛栖,可以和吴晚晴缓和关系。

从而与自己的内心和解,走出童年的阴霾。

但他可没有资格,替王洛栖做决定。

因为他未曾经历过女孩儿的痛苦,自然也就做不到感同身受。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是至理名言呢。

“滴答。”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温言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是赵婉琪发过来的信息。

赵小怂:“我和温老师马上就到,温小言你赶紧做好接驾的准备!”

“嘻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