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吴晚晴:小家伙对钱不感兴趣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温言的手法也变得越发熟练。

女孩儿乌黑的长发,在吹风的鼓吹下,不一会儿便恢复了顺滑,有丝丝缕缕的幽香,沁入温言的鼻尖。

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小鼻子,便拉开了和女孩儿之间的距离。

在这方面,他有着自己的底线。

他可不会仗着小孩儿的软萌外表,去故意占王洛栖的便宜,那样有些不太好。

毕竟,他的思维逻辑很成熟,心里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清楚。

“小家伙,姐姐谢谢你的服务。”王洛栖转身揉了揉温言的小脑袋。

然后,她看了眼吴晚晴的方向,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返回了卧室。

进门时,她还“啪嗒”一声关上了房门。

“唉.....”看着紧闭的房门,吴晚晴的神情有些黯然。

这道门不止是主卧和客厅的间隔,也是她和女儿情感上的隔阂。

显然,女儿并不想和她共处同一片空间,更谈不上和她一起共进早餐。

终究是想多了。

想起先前的小心思,吴晚晴的嘴角闪过一抹自嘲。

“不能急,不能急,早饭不行,那就等午饭。”挥去低迷的情绪,吴晚晴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中午温老太太要来家访,女儿肯定不会再和现在一样抵触她。

毕竟,她邀请自己过来的用意,就是为了给温老太太,展示一下领养家庭的温暖。

从而,让人家放心。

温言并没注意到吴晚晴的失态。

此时,他脑海里全是,女孩儿转身回眸时的神态。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王洛栖在转身的时候,目光曾在早餐上,停留了那么一瞬间。

这段时间,温言也摸透了王洛栖的心思,了解了她的喜好。

所以温言能肯定,刚才那一瞬间王洛栖的眼神里,分明流露出了一丝眷恋。

原来,她还真的想吃吴晚晴做的早餐啊!

想起昨晚女孩儿美眸中的黯然,温言心里也有了几分了然。

就算两人之间有着矛盾和隔阂,但十年间未曾尝过母亲的手艺,王洛栖又怎么会不怀念呢。

就像在他心中最好吃的面,一定是老妈做的手擀面。

这并不是说,老妈的手艺有多精湛,而是因为那份记忆深处的怀念。

想到这里,温言向餐桌走去,他想把早餐给王洛栖送到房间去。

不在吴晚晴跟前,她应该就不会觉得别扭了吧。

但他却未能如愿。

“阿姨,你又想干嘛?”看着近在咫尺的较好容颜,温言压低声音问道。

他有些没搞明白,吴晚晴是怎么敢的啊?

要知道刚才能骗过王洛栖,那是存在侥幸的成分。

她现在还这样,就真没有想过,王洛栖如果看到了,她八成就会翻船?

温言突然有种错觉,如果这个女人翻了船,搞不好他也逃不掉湿身的命运。

毕竟,王洛栖可是不止一次的说过,让他和吴晚晴保持距离,不要走得太近。

而两人现在的样子,却是零距离接触。

这要让王洛栖看到,搞不好她又要以为,自己背叛了两人之间的革命友谊。

他帮吴晚晴说话,王洛栖之所以没有生气,也是因为女孩儿明白,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

是为了帮她走出心里的阴霾。

所以,她才没有介意。

想到王洛栖昨晚的威胁,温言开始用力挣扎,他这是为了自己的兄弟考虑。

他可不想体会王洛栖的弹指神通。

“别动!”

吴晚晴紧了紧手臂,制止了温言挣扎的举动:

“阿姨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温言有些疑惑。

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他虽然年龄还小,但也有自己的底线。

如果吴晚晴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他绝对会毫不迟疑地拒绝。

他可是个正经人。

吴晚晴看了眼主卧的方向,红唇凑到温言的耳边,轻声说道:

“阿姨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阿姨,咱们有事好商量,其实你不用这样。”

温言侧过脑袋,他感觉自己的脖颈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实在太撩人了,在耳边说话,这谁顶得住。

见温言使劲挣扎,吴晚晴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免被王洛栖听到。

她蹲下身子,将温言放到地上,然后一脸诚恳的说道:

“你帮我把早饭,给洛栖送到房间去吧。”

吴晚晴心里清楚,如果是她将早餐送进去,那么王洛栖绝对会直接拒绝。

也只有让温言帮忙,才有一线成功的可能性。

温言愣了一下,看这女人严肃的样子,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

原来就是送个早餐而已。

他刚才就是想做这件事的啊!

如果不是被吴晚晴拦着,王洛栖这时估计都已经吃上了。

见温言不说话,吴晚晴以为她要拒绝,便用出了刚从王洛栖那,偷学到的杀手锏。

她转身拿起桌上的手包,从里面掏出两张钞票,对着温言说道:

“阿姨也不会让你白帮忙,这是给你的跑腿费。”

“跑腿费?”看着吴晚晴手里的二百块钱,温言咽了下口水。

你想拿这个考验干部?

如果三五米的距离,就能收到二百块钱的跑腿费。

温言觉得他能把吴晚晴给榨干。

“怎么样?”

吴晚晴又晃了晃手里的钞票,看着温言说道:

“只要你听话,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从温言刚才的表现来看,吴晚晴觉得他应该不会拒绝。

毕竟,你能指望一个,听到一百块钱就两眼放光的小财迷,拒绝双倍金钱的诱惑吗?

显然,不可能。

但出乎吴晚晴意料的是,温言竟然摇了摇头。

他拿起桌上的早餐,就向主卧的方向走去,在经过吴晚晴的时候,他小声说道:

“阿姨,帮洛栖姐送早饭这样的事情,不用给我钱的。”

就像先前说的那样,他虽然是个财迷,但也有自己的底线,不会什么钱都收的。

尤其是吴晚晴的钱。

在她和王洛栖化解矛盾之前,他是绝不可能收她的跑腿费。

看着温言的背影,吴晚晴有些疑惑,莫非她之前猜错了?

温言并不是个小财迷,其实他对钱并不感兴趣。

难道刚才客厅里,他和女儿的举动,也只是他们之间的小游戏?

吴晚晴觉得自己发现真相了。

看来以后再找小家伙帮忙,还是要给他香吻奖励才对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