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解开心结的尝试【求追读,冲三江】

“你想干什么?(破音~)”温言彻底慌了。

“你猜猜看喽。”王洛栖露出了小恶魔的本质。

其实,王洛栖的本质,是带有腹黑属性的,只是一直没在温言跟前暴露过而已。

因为童年在父母那里受过很多伤害,所以她懂事后,她就腹黑得很,整人坑人基本不会留情。

所以,李海棠在面对吴若彤的威胁时,才会说:“换成你表姑,我肯定有点慌”。

没办法,属实是小时候被整怕了。

王洛栖整人坑人,也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她宁愿把和她做对的人往死里整,也不想自己再受到伤害。

王洛栖在京都上学时,大院里的三代们,在外面耀武扬威,但见了她就没有不怕的。

论心智、比手腕,他们玩不过王洛栖,搬后台、找家长,他们的父辈根本就不敢管。

谁不知道这个外孙女,是吴老爷子的掌中宝,真要去找他理论,搞不好自己都要挨老爷子的收拾。

所以,她把温言给弄哭了。

“呜呜~”

温言真的是吓坏了,他尖叫道:“王洛栖你要真敢这样,我绝不会原谅你。”

“所以,你就乖乖说实话喽。”王洛栖勾了勾嘴角。

她就不信,这个小家伙能挡住这样的大招。

当初在京都,李海棠的哥哥李海峰想要追她,而十几岁的男生追女孩儿,自然是各种骚扰不断。

李海峰以为这样就能引起王洛栖的注意,从而获得女孩儿的青睐。

但他没想到,王洛栖往他裤裆里塞了个炮仗,从而让他在纨绔圈子里一炸成名。

虽然王洛栖用的炮仗威力并不大,但“鞭炮炸裆”的侮辱性却是极强。

从那以后李海峰见到王洛栖就裤裆冒汗,属实被吓得不轻。

“洛栖姐,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我就说。”温言给自己争取有利条件。

他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屈服,没办法,这个大招实在太恐怖。

换谁来,他也顶不住啊!

王洛栖站起身子,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很淑女的坐在了温言对面的沙发上。

似乎刚才那个一言不合,就要扒人裤子的小恶魔,并不是她。

温言坐起身子,他先往上提了提裤子,然后才看着王洛栖说道:

“洛栖姐,吴阿姨现在是我名义上的监护人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福利院里,是这样和温奶奶说的。”

“没错,是这样。”王洛栖点了点头。

温言循循善诱道:

“那温奶奶来家访,吴阿姨却不在,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这有什么,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她工作忙,出差还没有回来呢。”王洛栖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温言有些无奈:“可吴阿姨现在明明在家啊。”

“我需要她的时候,她不在我身边,那我不需要她的时候,她就算在,那也是不在。”王洛栖的眼神有些复杂。

执念这么深吗?温言暗自咂舌,心里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但想到这些天,女孩儿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伤感,以及她给自己的各种返利。

温言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也想帮王洛栖解开心结,毕竟这可是他的返利姬。

而且,吴晚晴今天下午给他打电话时,确实是给了他好处。

当然,不是金钱上的好处。

温言虽然是个财迷,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不会什么钱都收。

真要那样,也就失去了赚钱的乐趣,从而变成了金钱的奴隶。

吴晚晴给温言的好处,是她从同事那里,帮他定制了一份饮食方案。

由此,便能看出吴晚晴那天并不全是在演戏,总有几分真情在里面。

两人本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平行线,生活上也不会有交集,她对自己好,全是因为王洛栖的缘故。

王洛栖才是两人之间的纽带。

这点温言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毕竟,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情感,他自然不会奢望,人家必须要对他表露善意。

他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吴晚晴既然舍得在他身上花心思,那么她说想和王洛栖缓和关系的事情,应该就是真的了。

更何况吴晚晴还拜托了他一件事情。

吴晚晴说想让温言在王洛栖空闲的时候,请求女孩儿带着他去一次游乐场。

让他陪女孩儿做一次旋转木马。

温言能听出她语气里的遗憾。

从这两件事中,温言也相信了吴晚晴的说法,她应该是真的想和王洛栖缓和关系。

所以,温言就想尝试着做一下那个纽带。

当然,这一切还是看王洛栖本人的意愿,他不会强求。

也没资格强求。

看着情绪上有些失落的女孩儿,温言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洛栖姐,温奶奶曾经给我说过,亲人之间不要说气话,不要说反话,更不要不说话。”

“所以呢?”王洛栖有些诧异,她歪头看向温言。

这次她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听到“温奶奶曾经说过******”便选择妥协。

因为这是她的心结。

“你之所以和阿姨有矛盾,还是因为心里念着她。”

温言想了想说道:“只有放不下的情,没有解不开的结。”

“只有心里记着、念着、怨着,才会在心里形成过不去的坎儿。”

“洛栖姐,你和吴阿姨之间应该就是这样,所有的冷漠和矛盾,都是因为放不下心中的情感。”

“这也是温院长给你说的?”

王洛栖有些感慨:“老太太还真是见识广博,对人生看的也很通透,明天一定要和她好好聊聊。”

温言:“......”

桥豆麻袋,温言急的在心里爆了一句杂毛语。

他好像又在作死的路上策马奔腾了。

不过,现在还是睡服女孩儿解开心结最重要。

铺垫了这么多,他又重新问道:“我们明天邀请吴阿姨过来吗?”

“为什么要邀请她?”王洛栖继续问道。

温言鼓励道:“给她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啊。”

“你可以这样想,我们现在正缺个厨子,让吴阿姨来顶这个缺,她肯定不好意思收费。”

“这样既能省钱,又能劳累她,出口怨气,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有些累了,先去睡觉了。”王洛栖说着就返回了房间。

看着女孩儿的背影,温言眼神微微一亮。

这是成了啊!

他连忙拿起手机,就给吴晚晴拨了过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