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呼叫吴晚晴

“你有什么办法?”

王洛栖鼓了鼓嘴,说道:“反正明天我是不会让你做饭的,这点没得商量。”

“就算是我做饭,温奶奶应该也不会多想。”

“小孩儿做饭也挺正常的啊,也就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变好了,要是换在以前,我这个年龄会做饭的,可不要太多了。”

这点温言倒也没有说谎。

前世青春期,每当他早上睡懒觉的时候,老妈就经常和他念叨,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的勤快。

父母兄长忙着在田里挣工分,为了帮家里减轻负担,她五六岁就学会了做饭。

而且,用的还是需要自己烧火的土灶。

最后还要以那句经典句式结尾——老娘这么勤快,肯定不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八成是当年在医院里抱错了。

“多吗?我怎么没听说?”王洛栖眨了眨眼睛。

社会在发展,经济在进步,小孩儿越来越享福了呗。

不过,温言也没和王洛栖讨论这些,从小生活在魔都这样的大都市,她估计连土灶都没有见过。

看着女孩儿脸上的担忧,温言耐心劝解道:

“洛栖姐你对我好不好,我心里有数,做饭也只是小事情,我会和温奶奶说清楚的。”

“我也不是不会做饭,我只是许久没做了,有些手生了,担心做不好而已。”王洛栖犹自强撑。

她可不想在温言面前,失了自己的颜面。

这么大的人了,却连做饭都不会,这多影响她在小家伙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略做思考,王洛栖眼神微微一亮,她扬了扬雪白的下巴,说道:

“要不我请个家政阿姨,明天就由她做饭吧。”

以她的社会资源,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她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她手指滑动屏幕,翻到联系人界面,就想给李依依拨过去,让她赶紧给自己找一个符合条件的阿姨。

“等等.....”

温言按住了女孩儿雪腻的手背,阻止她拨打电话的举动。

王洛栖有些疑惑:“怎么了?”

“洛栖姐,这也太麻烦了。”

温言说出自己的担心:

“找个家政阿姨是简单,但她根本就不了解家里的情况,我们也没有彼此磨合过,相处起来肯定不自然。”

“不就让她来做个饭而已嘛,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磨合吗?”王洛栖有些疑惑。

不就做个饭而已......听到这句话,温言差点笑出声来,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也不会啊!

不过,未免女孩儿翻脸,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看着女孩儿,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洛栖姐你是想给温奶奶,展现一种温馨的家庭氛围吧。”

“是啊。”王洛栖点了点头。

事实上,她更想让温言真切的体会到这种温馨感。

而且,她也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温言直接切中要害:“可是温馨的家庭氛围,怎么能有外人的存在呢?”

“这......”王洛栖愣了一下。

她抿了抿嘴,有些气馁的说道:“那怎么办?”

“要我说,我们平常是什么样,明天就还什么样,因为我们家的氛围,本来就很温馨啊。”温言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不行。”王洛栖还是不同意。

虽然她觉得小家伙给她做饭,确实是很温馨,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但是在外人看来,这八成就是虐待了。

从温言这些天的表现中,王洛栖能看出来,他很尊重温老太太。

而从他经常说的“温奶奶曾经说过*****”。

她也能感受到,那个老人对小家伙的疼爱。

要不然,也不会教他这么多道理。

所以她不想让温老太太,对她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想了想,她有些犹豫的说道:“要不明天就由我来做饭吧。”

王洛栖觉得做饭应该很简单,五六岁的小家伙,都能做的这么好吃。

换她来做,难道就不行了嘛?

她的学习能力可是很强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十二岁的年纪,就能考上了燕大这所全国最顶级的学府。

温言有些傻眼:“你来做饭?”

王洛栖将温言拉到身前,捏了捏他肥嫩的小脸儿,威胁道:“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你松手。”温言能屈能伸的说道。

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怕女孩儿明天万一做出什么黑暗料理,再把温老太太给送走了。

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折腾。

等摆脱了女孩儿的魔爪,他很认真的询问道:

“洛栖姐,你真要做饭?”

“当然。”女孩儿挺骄傲。

温言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没别的意思,他就是有些晕~。

见女孩坚持,温言也不好再多说,万一王洛栖真是那种天赋异禀的选手呢。

那他以后,岂不是就可以偷懒了?

虽然他有自己的风骨,不想被富婆包养,吃那种令人不齿的软饭。

但偶尔过一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应该也不错。

他这可不是想吃软饭,他只是带着神农的精神去批判。

但为了老太太的身体考虑,温言觉得自己还是要把下关,他说道:

“洛栖姐你说自己,长时间没做过饭,有些手生了,要不你今晚先练习一下。”

“好啊,我也是这样想的。”王洛栖眯了眯美眸。

温言的提议,正中她的下怀。

她虽然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有信心,但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无师自通。

毕竟,任何知识的积累,都需要有老师传道受业。

而今天晚上,眼前这个小家伙就是她的老师。

她一定会认真学习。

于是,王洛栖说道:

“我许久不做,或许有些生疏了,你要在旁提醒一下姐姐。”

“好的。”温言点了点头。

他觉得自己的手艺,应该能算一个合格的老师。

……

一个半小时后。

厨房。

“你慢点,你慢点。”

“溢出来了,溢出来了。”

“用什么纸巾啊,小心烫手,用抹布啊......”

看着溢出来的米粥,温言有股默默捂脸的冲动,他就去了趟厕所的功夫,让女孩儿看会儿下锅,粥就溢出来了。

偏偏她还拿着纸巾去擦,结果被烫的够呛。

至于,为什么教她煮米粥,而不是教她炒菜?

垃圾桶里,那几乎要溢出来的残次产品,就是女孩儿今晚的劳动成果。

看着又搞砸的饭菜,王洛栖有些生气,她看着温言轻哼道:

“你今天晚上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她可不会承认是自己的动手能力太差,明明把温言说的所有细节都记清楚了。

但真到自己动手时,她就会忙中出错。

“我不允许你这样贬低自己!”

温言也被女孩儿的笨手笨脚弄得有了些火气。

王洛栖:“******”

温言:“******”

五分钟后。

客厅。

各自发泄完毕的两人,仰躺在沙发上,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温言觉得自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梦想破灭了。

王洛栖觉得自己干脆别让老太太在家里吃饭了。

给她倒杯白开水就行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过了片刻,温言扭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儿,问道:

“吴阿姨她会做饭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