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家访

黄昏。

夕阳渐渐西沉,晚霞布满天际。

起点福利院。

落日的余晖照在斑驳的建筑上,为本就陈旧的设施,增添了一丝迟暮的气息。

“琪琪姐.....”

“琪琪姐.....”

赵婉琪背着小挎包,走在院里有些坑洼的石板路上。

每当有小家伙向她打招呼时,她就会从衣兜里掏出大白兔。

看着小家伙们吃着奶糖时,小脸上洋溢出的笑容,赵婉琪突然有些明白,温老师这些年所坚持的意义。

温院长的儿女都在国外,他们也想将老人接过去,让她享享清福。

但老太太却不习惯国外的伙食,因此拒绝了儿女们的好意。

但赵婉琪心里明白,温老师虽然嘴上说着牙口不好,吃不了洋人的牛排,但其实......

她只是放不下这些孩子。

只要这些孩子还在,她就不会离开。

“琪琪姐,琪琪姐.....”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拽了拽赵婉琪的衣角。

他看着赵婉琪的衣兜,眼神里满是渴望。

“小虎,你还想吃奶糖是吗?”赵婉琪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为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嗯,我想吃。”小虎用力点了点头。

将擦过口水的纸巾装进衣兜,赵婉琪这才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小虎的额头,说道:

“可是不行了哦,一天只能吃一块大白兔,再多吃的话,会长蛀牙的。”

“蛀牙?”小虎有些懵懂。

赵婉琪爱怜的揉了揉小虎的脑袋,解释道:

“就是牙齿里会长小虫子,到时候它会吃你的牙齿,可疼了哦。”

要是换了温言,她可能会科普一下,蛀牙里的“虫子”其实是由细菌引起的牙体硬组织病变。

但对于小虎,她却不会如此解释,这倒不是区别对待。

而是这些正常小孩儿能接受的知识,对小虎来说就有些太过复杂。

看着小虎向内卷曲的手腕,以及嘴角不自觉流出来的口水,赵婉琪的眼里闪过一抹心疼。

小虎患有小儿麻痹症,不仅智商要低于同龄人,就连躯体的一些部位,都和正常人有着明显的区别。

他这样的小孩儿,基本上是不会有家庭愿意来领养的,他的童年也就只能待在福利院里度过。

可以说福利院中,像温言这样健康的小孩儿,其实是不多见的。

就算有,过不了多久,也会被人陆续给领养走。

而剩下的孩子,就是像小虎这种,天生存在缺憾,却又很难治愈,或者就算能治愈,也会花费很大的代价。

“琪琪姐,我不怕虫子的,他吃我的牙,我可以先把它吃掉。”小虎依然盯着赵婉琪的衣兜。

赵婉琪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蛀牙的危害。

她只好翻了翻衣兜,说道:

“你看姐姐只有一块大白兔了,明天姐姐要去看望温小言,咱们把这块奶糖,留给他吃好不好?”

“回来时,我可以再给你买哦。”

担心小虎不答应,赵婉琪还许下了“下次一定”的承诺。

但小虎还是摇了摇头。

见他拒绝,赵婉琪也有些无奈。

她将奶糖递给小虎,心里还想着待会儿,一定要让他漱漱口。

但谁知小虎眼里虽然满是渴望,但他却没有接奶糖。

反而说道:“琪琪姐,你可以把我明天的兔兔,也给小言哥哥带过去吗?”

赵婉琪愣了一下,旋即她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她又为小虎擦了擦口水,说道:

“当然可以,姐姐替温小言谢谢你。”

……

“咚咚.....”

告别一群小家伙,赵婉琪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她很有礼貌的敲了敲房门。

“请进。”办公室里传来老太太慈祥的声音。

看着带着链条式老花镜的温老太太,赵婉琪甜甜的说道:

“温老师我来看你了,您这是看曲谱呢?”

“您渴不渴,我给您倒杯茶吧。”

赵婉琪说着就要去拿茶壶。

老太太放下曲谱,说道:“我不口渴,你不用麻烦了。”

“那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曲谱,您的脖子一定酸了吧,我来帮您揉一揉。”赵婉琪非常狗腿的说道。

老太太摘下老花镜,看向赵婉琪,问道:“说吧,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

“温老师,您怎么知道的?”赵婉琪愣了一下。

温老太太起身,拿起茶壶倒了杯水,递给赵婉琪,说道:

“从你进门起,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

“有这么明显吗?”赵婉琪抿了口水,还顺带吐了吐小舌头。

重新坐回座椅,温老太太看着赵婉琪,调侃道:

“你没有事情的时候,进我办公室会敲门?”

“好像还真是这样呢。”回忆了下自己的习惯,赵婉琪小脸儿微红。

温老太太边收拾桌子,边催促道:

“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快点说,说完你就赶紧回家,免得天黑后路上不安全。”

“听说这两天,您要去看望温小言,您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去?“

“我们好长时间没见了,我有点想他了。”赵婉琪说话时还鼓了鼓小嘴,显得有些娇憨。

温老太太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看小言?”

她这次去看望温言,并不是福利院惯例上的家访,并不需要通知民政局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陪同。

她只是想用私人身份去探望温言,看看他对新家庭的融入情况,所以她谁也没有告诉。

“嘻嘻,我猜的.....”赵婉琪得意的笑了笑。

“您这么疼温小言,这段时间没见,您肯定也想他了。”

“我就猜这两天,您一定会去看他。”

赵婉琪扬了扬雪白的下巴,有些傲娇的说道:“果然,我真是太聪明了呢。”

“我以私人身份去探望小言,本来就有些不太好,容易引起人家的反感,再带上你一起去,就更麻烦了。”

温老太太摇了摇头,看样子是想拒绝。

“不行,不行,温老师您一定要带上我。”

赵婉琪连忙跑到老太太身后,为她捏了捏肩膀:

“我是温小言的姐姐啊,他也一定可想我了。”

“您都不知道,中午打电话时,他说这段时间没有见到我,他想我想的,都吃不下去饭了呢。”

“您看,这是他让我帮他买的玩具,还叮嘱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他,不然他就哭给我看。”

“我也是被他缠的没办法了,这才来找您带我一起去看望他。”

“嘎嘎嘎.....”赵婉琪说着话,还捏了捏小鸭子,示意自己并没有说谎,这就是她给温言买的玩具。

温老太太有些不解:“你也可以自己去看他啊,为什么非要让我带着你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跟档案室的老刘,打听了小言现在的地址。”

赵婉琪挥了挥小拳头,扬着下巴说道:“我可不是不敢去,我根本就不怕那个王洛栖。”

“我只是怕控制不住,我这个小暴脾气,我一个人去,如果和她起了冲突,那样会让温小言难做的。”

“好好,看把你能的。”温老太太也不戳破赵婉琪这个纸老虎。

她笑着说道:“那这次就带你一起去,要是你和人家起了冲突,我还能当个和事老。”

其实,她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她一点也不担心,赵婉琪会和人家起冲突。

毕竟,自己的学生是什么性格,她这个做老师的还能不了解吗?

“嘻嘻,谢谢温老师,您真是太好了。”赵婉琪继续帮温老太太捶背。

温老太太掏出手机,说道:“你消停会儿,让我先给王小姐打个电话,让人家有个心理准备。”

“可是,咱们只有突然袭击,才能看到小言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啊!”

赵婉琪有些不解:“事先通知她们,我们还怎么了解情况?”

“这你就不懂了,突然上门虽然更能看清楚真实情况,但小言以后,可还要跟着人家生活呢。”

温老太太的表情有些复杂:

“咱们就算帮不到他,也不能给他添麻烦。”

说完,她就给王洛栖拨了过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