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灵长类生物

“若彤,你在说什么,表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好不好?”王洛栖眯了眯美眸,对着听筒说道。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了。

连这种玩笑都敢开,她这是屁股又痒了吗?

她可不信吴若彤,会连这点辈分都理不清楚。

管表姑领养的的弟弟叫姑父,她可是真会玩。

她领养温言,只是单纯的想给他一个童年,可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

对一个小孩儿图谋不轨,这也太刑了吧。

再说,由于父母失败的婚姻,以及种种的家庭矛盾,她已经对伴侣不抱什么期望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就算将来要找个人结婚,那也是三十岁以后的事情了。

对她来说,婚姻还很遥远。

“咳咳....口误,口误,表姑你可别多想,我不是那个意思。”

听筒中传来女孩儿心虚的辩解,在面对王洛栖时,她还是很从心的。

毕竟,表姑虽然对她很好,但发起火来也是超凶的。

她这软萌可爱易推倒的小身板,可挡不住表姑的怒火。

她连忙改口道:“我应该管他叫.....表叔。”

说这句话的时候,吴若彤内心是极为抗拒的。

叫王洛栖表姑也就算了,毕竟两人有血缘关系,她还比自己大上两个月,叫声表姑也没什么。

反正,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

可是,管一个素未谋面的六岁小孩儿叫表叔,这就有些强人锁难了吧。

想象着自己管一个小奶娃叫表叔,吴若彤就想给自己泻下火,再对着王洛栖来发恶龙咆哮。

这样才能缓解她心中的火气。

“怎么听你的语气,你似乎有些不愿意?”王洛栖明知故问。

“我当然不愿意了,本姑凉都已经成年了,却要管一个六岁的小孩儿叫表叔,这也太奇怪了吧。”

“更何况,斗地主时他还玩了我,我还没有原谅他呢,现在你还要让我管他叫表叔,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吴若彤的回答,在王洛栖的意料之中。

本来她提起辈分,也只是想让吴若彤了解下,两人之间是存在辈分差距的。

提醒她别以后见了面,欺负那个小家伙。

毕竟,她很了解自己这个侄女,又菜又爱玩,瘾还特别大。

如果见到小家伙这么可爱,谁知道她这个二次元少女,会不会做出什么以下犯上的事情。

所以,她才要提前打声招呼。

她可是很护短的人,既然领养了温言,那么除了她以外,就谁也不能欺负那个小家伙。

不然,她可是会生气的。

就算吴若彤,是她的侄女儿兼闺蜜,那也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嗯,谁也不行。

但既然大侄女自己作死,非要用暧昧的称呼,调侃她和温言的关系,那就怪不得她了。

于是,王洛栖眯了眯眼睛说道:

“那咱们就来谈谈姑父的事情吧,咱们姑侄情深,我可真不忍心收拾你....”

“表,表姑,我突然觉得有个叔叔,其实也挺好。”吴若彤很没骨气的怂了一下。

相比和王洛栖较劲,她突然觉得面子.....似乎并没有多重要。

嗯,是这样。

要知道她都不是李海棠的对手,经常被她坑的想抓狂,更别说和表姑掰手腕了。

而王洛栖小时候,可是从各方面吊打李海棠,在她面前的李海棠就是个臭妹妹。

她和表姑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

“其实,你们两个人,一个在京都,一个在魔都,相隔千里之外,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你也不用太过在意。”王洛栖安抚道。

“可是就算这样,突然多个了个小奶娃,当我的表叔,我也浑身难受啊!”

揉了揉身前的跑道,吴若彤说道:“难不成以后,我还要给那个小奶娃喂奶不成?”

“这点你放心,他应该看不上你的花生米。”王洛栖意味深长的说道。

“六岁的小孩儿,早就能正常吃饭了,再说小家伙可能干了,他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也就是说,这个表叔我是非叫不可了呗。”吴若彤发出认命般的叹息。

见她认清了现实,王洛栖这才说出一开始的想法:

“其实不叫也可以,你只要别和他闹,自然就不用叫了。”

她这个侄女儿太能折腾了,不让她看清后果,谁也挡不住她玩闹的心思。

“真的吗?”吴若彤有些欣喜。

“那我以后肯定离他远远的,我可不想管一个小孩儿叫表叔。”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王洛栖眯了眯美眸,这时候才想起要帮温言擦屁股。

毕竟,小家伙都给她做爱心早餐了,她肯定要帮他打扫战场,顺带收拾残局。

她对着听筒问道:“听说你和李海棠之间有赌注?”

“是啊,是啊,那个小家伙可把我给坑惨了,我要给李海棠那个死妮子,洗一个星期的臭袜子。”

吴若彤连忙哭诉道:“表姑你可要帮帮我啊,李海棠真是丧心病狂,她要一天穿十双袜子,还是连裤袜和黑丝.....”

“这样啊!”

王洛栖略做思考,然后说道:“那就给她洗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洛栖,你可是我的表姑诶,眼见你亲爱的侄女,正处于危难之间,你竟然要袖手旁观?”吴若彤当场抓狂。

“就你这样的性子,是干不了大事的,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你就开始打岔,我说过不帮你了吗?”

“嘻嘻,表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快说快说。”

一听王洛栖要帮忙出主意,吴若彤瞬间展现自己狗腿的小模样儿。

“外公常说人无信而不立,作为吴家人你肯定要愿赌服输,这点原则是不能破的。”

“那你说个de.....”

想起刚才的教训,吴若彤立刻控制住自己的小情绪:“表姑你说,你继续说。”

“但外公也说过,兵者诡道也,咱们做事也不能太过死板。”

“你就这样********”

“表姑,这也太狠了吧,会不会显得我玩不起。”吴若彤眼神微微一亮。

这个主意......

嗯,似乎还行。

“你要是玩得起,还会找我出主意?”

王洛栖毫不留情的拆穿道: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别动不动就和人打赌,小孩子要远离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就你这样的性子,再和人打赌,早晚输的渣都不剩。”

“虽然这次是我输了,但下次.....”

说到这里,远在京都的吴若彤,还拍了拍硬邦邦的胸口,为自己增强说服力:

“我一定能赢!!!”

“那可能和你赌的不是灵长类生物吧。”

吴若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