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姑父?

七里香集团。

总裁办公室。

王洛栖刚吃完李依依带回来的午餐,将包装盒扔进垃圾桶里,她就准备继续去处理文件。

但刚拿起文件,似是想起什么事,她皱了皱精致的眉头:

“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有没有按时吃饭。”

她现在是吃饱了,但那个小家伙还一个人在家里呢。

他虽然会做饭,但他会不会偷懒,会不会在吃了零食以后,就不做饭了呢?

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是不吃午饭,可是会影响身体发育的。

王洛栖觉得自己这绝不是在走神。

她只是在尽一个监护人的义务。

毕竟,小家伙是她从福利院里领养出来的,她就要对他负责。

想到这里,王洛栖拿起桌上的手机,便给温言拨了过去。

嗯,她绝对没有查岗的意思,她只是在表达关心。

“嘟嘟嘟。”

手机通了以后,王洛栖便直接问道:

“小家伙你吃饭没呢?”

“吃了啊!”

“吃的什么,能给姐姐说一下吗?”

“吃的饺子啊!”

“那你给我拍个照吧!”

家里。

温言小手拿着手机,听到听筒里的话,他明显愣了一下。

返利姬可真够无聊的。

特意打电话过来,就为了问他吃没吃饭,是公司的文件不够多,还是这个总裁太懒散?

更重要的是,她竟然又要拍照?

上次就算了,那是吴晚晴发的朋友圈,引起了她的猜疑心,可这次他可什么都没干。

就这样都要被查岗,温言感觉也是没谁了?

他又一次在心里,为王洛栖未来的老公,默哀了三秒钟。

这女孩儿连他这样的小奶娃都要查岗,更何况是她未来的伴侣,那肯定会更恐怖。

不过,温言觉得不能助长她这股歪风邪气,要不然以后她岂不是会变本加厉?

于是,他对着听筒说道:

“洛栖姐,我都已经吃完了,没办法给你拍照了哦。”

办公室里,王洛栖微微眯了眯美眸。

这小家伙这么聪明,肯定能听出她要照片的意思。

但他竟然装糊涂,就算饺子吃完了,也可以拍下做饭的痕迹吧。

这样她不就放心了嘛。

这样看来,这个小家伙是有些抵触的情绪喽。

不过,以为这样她就没有办法了吗?

天真了啊!

她对着听筒说道:“那你把冰箱里剩下的饺子,拍个照发给我吧。”

饺子是两个人一起包的,她自然清楚数量。

“什么你说手机信号不好,你没听清姐姐说的什么?”

王洛栖勾了勾嘴角,说道:

“没关系,我刚才就是说,如果家里的小家伙吃饺子了,我就一个饺子给他十块钱。”

“什么,你说你都吃完了?”

“那姐姐就不给了,我可不喜欢撒谎的小朋友。”

说完,王洛栖就毫不迟疑的挂断了电话。

并且在心中默数,她相信十秒以内,她就能收到自己想要的照片。

“10.”

“9.”

“8.”

.....

“3.”

“叮咚。”

当王洛栖默数到三的时候,手机上便传来了温言发过来的图片,还配了一句话:

“洛栖姐,我吃了13个哦,你抹个零给我一百五十块钱就行了。”

“咯咯.....”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王洛栖直接笑出声来。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财迷,抹个零头反而给自己多加了二十块钱。

嗯,是个干大事的人。

不过,财迷点也挺好的,这不就被她给拿捏了嘛!

这么点的小家伙,还不够她一手掌握的呢。

真以为自己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肤浅了啊。

放下手机,王洛栖就开始工作。

不过,她总感觉自己似乎是遗漏了什么事。

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她索性也就不管了。

一小时后。

桌上的手机又响了,王洛栖拿起一看,还是温言的信息:

“洛栖姐,别忘了帮我给大侄女道个歉啊。”

看到这条短信,王洛栖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遗漏了什么事情。

原来,她把大侄女给忘了。

今天早上,温言特意起了个大早,给她准备了爱心早餐。

然后,在她吃完早餐以后,就告诉了她那场“游戏事故”。

面对这么懂事的小家伙,王洛栖能怎么办?

她只能选择原谅他了。

她本想来到公司后,就给吴若彤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但进了办公室,面对厚厚的文件,她就把吴若彤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直到温言给她发信息,她才想起这件事。

免得忙起来再给忘记了,王洛栖就滑到黑名单页面,将孤零零的大侄女给放了出来。

她还有很多文件在等着批改呢,便没想现在就给吴若彤打电话解释。

但她刚放下手机,连签字笔都没来的及拿起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联系人赫然就是——

大侄女!

王洛栖并未拿起手机,而是按下接听键,同时她还滑动座椅,往后退了半米多的距离。

“啊啊啊啊~”

果然,如她所料想的一样,听筒中传出女孩儿的恶龙咆哮。

几十秒后,声音渐渐停息。

“哗啦...”王洛栖将座椅移动了回来。

她微微低头,对着办公桌上的手机听筒说道:

“若彤,你说什么?表姑刚才忘记开听筒的音量了,没有听到唉~”

说完,她又像刚才一样,向后移动了下座椅。

“啊啊啊啊~”

第二波恶龙咆哮重新袭来。

不过,这次只持续了二十多秒,便没了声息。

显然,女孩儿的肺活量虽然挺大,但也无法持续太久,这种高强度运动。

直到这时候,王洛栖才拿起手机,放到了耳边。

一连折腾了她两次,短时间内这丫头应该没有,那种咆哮的欲望了。

“若彤,你的嗓子没事吧,需不需要表姑给你寄点中成药。”

“我们集团刚改良的新配方,对治疗嗓子疼痛的效果,可明显了呢”

王洛栖这个时候,还不忘推广下自己公司的新产品。

“王洛栖,我和你拼了!!!”对面传来女孩儿略显沙哑的嗓音。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气什么,你听表姑给你解释好不好。”

王洛栖安抚道:

“你想一下从小到大,表姑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时候,你被大院里的那几个小孩儿捉弄,哪次不是我帮你找回场子?”

“你惹大舅和外公生气时,是要我在京都,哪次让你挨过揍?”

“好像,好像还真是这样。”吴若彤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王洛栖也没多说,而是直接反问道:

“你找二外公下棋时,有没有按我说的那样,拿着棋谱过去虚心求教?”

“好像没。”吴若彤有些心虚。

“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就直接跑到二太爷的房间,说要找他切磋切磋围棋啊。”

“李海棠的爷爷,还有杜爷爷,他们几个找二太爷下棋时,不都是这样说的嘛。”

“还拿什么棋谱,这不是多次一举吗?”

“所以,二外公不帮你很正常,李海棠的爷爷是华夏围棋院的副院长,你呢?”

“你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就算是家里的晚辈,以他老人家在围棋界的地位,你直接跟他说切磋,他会理你才怪呢。”

“没把你当皮痒打一顿,就是他老人家大度。”

吴若彤:“......”

“那斗地主的事情呢,这你怎么解释?”

既然围棋的事情,是因为自己的莽撞,而破坏了表姑的主意,她也不准备再多说了。

说的越多,越显露出她这个美少女战士,蠢萌的本质。

“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

王洛栖将领养温言的事情,以及那天的“游戏事故”,都给解释了一下。

吴若彤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

“表姑,你的意思的是说,我被一个小家伙给玩弄了?”

“什么小家伙,他可比你高了一个辈分呢,你叫我表姑,知道应该管他叫什么吗?”

吴若彤有些迟疑,这个她还真有点不清楚,于是她试探的问道:

“是叫姑父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