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喜欢小鸭子

对于赵婉琪会打电话过来,温言也没有意外。

从王洛栖领养他以后,两人虽然未曾见过面,但也没有断了联系。

为了免得温老太太担心,在被领养的第二天,温言就用王洛栖给的手机,向她报了平安。

既然和温老太太联系了,那赵婉琪自然也就知道了他的号码。

不过,这些天两人一般都是用短信联系,还很少打过电话呢。

想起两人上次发信息的时间,温言好像有些明白了,赵婉琪打电话过来的原因。

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忙着画漫画,还要照顾处在生理期的王洛栖。

大概,也许,是忘了和赵婉琪发信息了吧。

在接电话之前,温言先是看了眼和女孩儿的聊天界面,确认上次的聊天内容。

这样他也好快速打开话题,将这两天的疏忽给糊弄过去。

嗯,两人的最后一次联系,还是他在陪吴晚晴逛街时,抽空和女孩儿发的信息。

接通电话,不等女孩儿开口,温言就直接插嘴说道:

“阿琪姐,我刚掏出手机,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先打过来了,咱们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呵呵.....”对面传来女孩儿的冷笑。

赵婉琪有些不满的说道:“几天没有联系,小嘴儿都变甜了,王洛栖那个女人是不是帮你抹了蜜。”

显然,她并不相信温言的花言巧语。

温言:“......”

对于女孩儿的性格,温言真是有些无力吐槽。

她就是这样的德行,在自己这个小奶娃面前,像个张牙舞爪的螃蟹似的横行霸道。

将口舌伶俐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到了陌生人的面前,她又会变成另一副模样,腼腆的不行。

一旦和人起了争执,她就会选择遵从本心,瞬间秒怂的那种。

事后,她还经常为自己的表现后悔不已,觉得当时她只是没有发挥好而已。

然后,她会握着小拳头,在嘴上嚷嚷道:

“早知道我就******”

“下次我一定要*****”

温言很明白她的心理,这就是典型的——“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其实,温言叫她是“赵小怂”也只是一种调侃。

女孩儿并不是真的“怂”。

她只是缺乏处理事情的经验,所以在面对陌生事物时,才会比较慌乱。

她能和自己张牙舞爪,是因为将他当做了家人。

“喂,温小言!”

见温言没有说话,听筒中又传出女孩儿的质问:

“你个小赤佬,你说话啊,这才几天你就叛变革命了,你可别忘了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

“停停停,阿琪姐我错了、我错了。”不等赵婉琪说完,温言就赶紧认错。

他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女孩儿做过多的纠缠。

因为无论怎么说,都是他吃亏。

“那你说,你哪里错了?”赵婉琪发出灵魂拷问。

温言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于是他连忙敷衍道:

“我错在没有早点给婉琪姐打电话。”

“不对,你犯的错误可不止这么简单,你最大的错误,是你有了叛变革命的嫌疑。”赵婉琪恶狠狠的说道。

她还为温言疏离了下思路:

“你回忆下,你这两天有没有想我,我不在你身边,你有没有不习惯。”

这个好像还真没有.....他这两天都在忙着漫画的事情,还要照顾个伤员,哪有功夫想起赵婉琪呢?

不过,温言自然不会实话实说,这点情商他还是有的。

回忆着之前的聊天内容,略做思考以后,温言这才说道:

“我当然有想阿琪姐了,我还记得上次咱们聊天时,你说要给我买玩具呢。”

“我这两天都在想着这件事,连饭量都变小了呢。”

“嘻嘻,这还差不多,算你还有点良心。”女孩儿似乎是消气了。

她还叮嘱道:“不过就算没有胃口,你也要多吃饭,这样以后才能长成男子汉。”

“嗯嗯,我会的。”摸了摸自己鼓胀的小肚子,温言脸不红气不跳的说道。

见温言没有背叛革命,赵婉琪又恢复到原来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那姐姐上次给你发的那些玩具,你想要那种,我下午就去帮你买回来。”

“额.....要不还是不用这么麻烦了吧。”温言有些犹豫的说道。

他又不是真的喜欢那些玩具,自然不想让赵婉琪破费。

虽然女孩儿的家境似乎也不错,但这些没必要的花费,自然是能省则省。

浪费可不是好习惯。

谁知赵婉琪却不领他的好意。

女孩儿有些生气的说道:

“哼,温小言你是不是觉得王洛栖比我有钱,所以就看不上我给你买的玩具了?”

“你之前还说,这两天一直都在想着玩具的事情,现在却又不想让姐姐帮你买了,莫非你刚才是在骗我?”

温言:“......”

他感觉自己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啊。

他明明是不想让女孩儿破费,想给她省点钱,但没想到她竟然不领情。

想了想,温言便也没有再拒绝。

就像离开福利院那天,女孩儿塞给他的那二百块钱,温言现在还在床头柜里放着呢。

他虽然是个财迷,但却从未动过这二百块钱的心思。

因为,这是女孩儿的心意。

现在的玩具也是同样的道理,女孩儿买玩具是为了让他开心,他就算不需要,但也不能拒绝。

因为,那样会让女孩儿多想。

有时候,被需要也是一种幸福。

于是,温言想了想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说道:

“阿琪姐,那你就给我买那个黄色的小鸭子吧,我喜欢那个玩具。”

那个小鸭子玩具,最多也就十几块钱,既不让女孩儿破费,也能让她体会到被需求的感觉。

可谓两全其美。

“原来你喜欢鸭子啊?”赵婉琪的语气有些惊讶。

温言:“......”

这女人是不是升起了什么不好的想法?

“我说的是那种,会嘎嘎嘎叫的小鸭子。”温言强调道。

“我说的就是这种鸭子啊!”

“可是,你四岁时就不喜欢这种玩具了啊。”

赵婉琪问出心中的疑惑:

“你是不是想给姐姐省钱,所以才要选这种便宜的玩具,我给你说,姐姐虽然没有王洛栖有钱,但我也是不差钱的哦。”

“没有,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小鸭子似乎也挺好玩。”温言搓了搓后颈的鸡皮疙瘩,有些勉强的说道。

“这样啊,那行吧,过两天我就给你送过去。”

“过两天?”温言有些疑惑。

这女人什么意思,她这是要来家里吗?

“嘻嘻,你猜!”赵婉琪笑嘻嘻的挂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