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犒劳返利姬

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恶龙咆哮,温言下意识的便将手机远离了耳边。

这肺活量也太猛了吧,是个好苗子......

学高音的好苗子。

但听着听着,温言便感觉出了不对劲,这声色的成熟度,可不像个小丫头的样子啊。

他越听越觉得对面应该,是个和王洛栖年纪相仿的女孩儿。

至少,也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

这难道是换人了?温言心中升起了疑惑。

谨慎起见,他没有先出声,想等对方先开口,这样他也能以不变应万变。

毕竟,如果刚才的“愤怒姬”是和王洛栖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儿,他就不好收场了。

一个成年女孩儿,却被一个小奶娃,给接连坑了好几次,还一直没有察觉对方的身份。

这也太尴尬了吧。

这种情况下,对方很有可能会恼羞成怒,到时候要是来七里香都找他算账。

他岂不是逃不了被蹂躏的命运?

毕竟,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排除王洛栖这样的妖孽,八成还在上大学呢。

而现在.....正是暑假。

所以,她完全有能力且有时间,来找自己真人pk。

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温言觉得还是要妥善处理这件事情。

因为他现在就是个战五渣,还是软萌可爱易推倒的那种。

这要是把这女孩儿给逼急了,她像赵小怂那样,给他来波“怀中抱弟杀”。

那他可就真是,哭都没有地方哭。

想起曾经的窒息感,温言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那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一直过了将近一分钟,听筒那头的女孩儿,才停止了咆哮攻击。

温言能在听筒中,听到女孩儿略微粗重的娇喘。

京都。

自接通电话后,吴若彤便从床铺上走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趴着的姿势,会影响她的发挥。

对着听筒施展了下“拿手绝活”她稍稍平复了下呼吸,便立即质问道:

“表姑,你可把我给害惨了,你之前出馊主意的事情也就算了,但后来打牌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坑我?”

“我被太爷爷一顿暴打,就够可怜的了,你还要再给我本就不富裕的乐乐豆雪上加霜,你知道我输光乐乐豆的后果吗?”

“我和李海棠那个死妮子打赌,谁输光了乐乐豆,谁就要在开学后,给对方洗一个星期的袜子。”

“你知道那个妖精有多狠心吗?她说她要一天换十双袜子,还是那种黑丝、白丝、连裤袜。”

“我要是给她洗了以后,这就是本姑凉这辈子,都洗刷不了的耻辱,一生的黑历史啊~”

“她还敢笑话我,说我又菜又爱玩。”吴若彤将最后几个字说的极重,显然她比较在意这点。

为了引发王洛栖的共情,她还果断添油加醋、歪曲事实:

“说我也就算了,看在多年闺蜜情深的份上,我还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但她竟然还敢污蔑表姑你,这我就忍不了了。”

“她说你也就是,比她早几年上了燕大而已,要不然她绝对会从各个方面吊打你......”

吴若彤小嘴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闺蜜的坏话。

她觉得表姑和李海棠都坑了她。

既然如此,不如祸水东引,让她们两虎相争,自己也能从旁看个笑话。

无论谁输谁赢都好,总之她不亏。

七里香都。

听着听筒里一连串的质问,温言也算了解了前因后果。

原来“愤怒姬”打牌输的不仅是乐乐豆,她竟然还和人加了额外的赌注。

年轻了啊,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和人赌这么狠的注,怪不得她会抓狂,给自己提供了那么多的愤怒值。

合着,是被洗袜子给气到了。

如果以长辈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温言觉得这次输了其实也还好。

至少,能给大侄女长个记性。

年轻人就是应该远离赌毒。

“喂喂,王洛栖你说话啊!”听筒里又传来了女孩儿的质问。

显然,她有些生气了,连表姑都不想喊了,直接就是直呼其名。

从女孩儿说话的声音中,温言也确定了她的大概年龄,应该就是和王洛栖年纪相仿的样子。

嗯,确认过眼神,是他这个小身板惹不起的人。

所以,他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在挂了电话的两三秒钟后,温言看到了自己愤怒值的数据发生了变化。

+99.....

看着愤怒值数据的变化,温言的眉头狠狠跳了跳,这要是让女孩儿知道了真相。

她会不会直接过来灭了自己?

她应该不至于和一个小孩儿计较吧。

应该不至于.....吧。

“铃铃铃。”

“铃铃铃。”

手机又响了起来,温言直接挂断。

愤怒值+66.

手机再响,温言再挂。

愤怒值+88.

再响,再挂。

愤怒值+99.

……

三分钟后,手机消停了下来。

这倒不是吴若彤放弃了,而是温言把她给……

拉黑了!

此时,温言已经意识到他闯祸了,小孩儿当久了,他的性子都变得跳脱了。

这尼玛可是王洛栖的手机,他竟然还玩的这么开心,如果让大侄女知道真相,非要灭了他不行。

王洛栖都拦不住的那种。

因为从早上到现在,这个大侄女牌“愤怒姬”已经为他提供了2566的愤怒值了。

羊毛都已经薅到这个地步了,连温言都有些不忍心了。

他现在也只有钢琴和绘画这两种中级技能。

不对,现在都已经是高级技能了。

可以说是,吴若彤凭借着一己之力,为温言提升了两个技能的等级。

由于中级技能升到高级技能,只需要1000点的愤怒值,所以温言还富裕了566点的愤怒值。

你看这事闹得,温言叹了口气,他还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呢。

但谁知道这个大侄女牌“愤怒姬”这么的刚。

直接就帮他达成了目的。

她闺蜜说的很对,这个大侄女,还真是又菜又爱玩。

但是,这件事他办的不地道,还是要找个机会和王洛栖说清楚。

将手机装进兜里,温言看了眼闹钟。

十一点半。

这个时间点,他也不准备再画漫画了。

他该做中午饭了。

走到厨房,套上肥大的围裙,熟练的跳上了小板凳,温言就打开冰箱,开始思考着该做什么饭。

但想着想着,他突然发现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被王洛栖领养的小孩儿。

但看着身上的围裙,以及冰箱里的食材,他竟然生出了几分家庭煮夫的既视感。

“吱呀.....”

正在温言胡思乱想的时候,主卧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穿着睡裙的女孩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站在小板凳上的温言,王洛栖也没有惊讶,她问道:

“小家伙你要做饭吗?”

“是啊,洛栖姐。”温言点了点头。

“那做点清淡的吧,姐姐有些没胃口。”

王洛栖似乎是已经适应了,家里由温言做饭的事实,她还熟练的提着自己的要求。

温言:“......”

他怎么感觉王洛栖,这是越来越没把自己当外人了。

看着我一个小孩儿做饭,你也好意思,你不应该抢着说“换我来,换我来”吗?

但想到返利姬的画风,温言便果断的掐灭了这个想法。

想让这个女孩儿穿着围裙,炉边灶台、生火做饭,那是不可能的。

她只会手上甩着钞票,并且还要微扬着下巴,傲娇的问道:“这些够吗?”

这才是返利姬的真实画风。

想到这里,温言摇了摇头,开始想着该做些什么清淡的饭菜。

但这个时候,王洛栖却对着他,伸出了白嫩的手掌,问道:

“我的手机呢,今天中午有人给我打电话没?”

“洛栖姐,我下面条给你吃怎么样?”温言的眼神有些飘忽,并且顾左右而言他。

嗯,没别的意思。

他就是想在摊牌前,先讨好下女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