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玩坏了?

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吴若彤感觉自己的眯眯又有些疼了。

要不是顾忌王洛栖现在应该在公司里上班,她早就打过去电话质问了。

不给她来一波恶龙咆哮,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肺活量,到底有多牛。

她可是一口气,就可以吹爆一个小气球的元气少女。

吴若彤对着手机屏幕,吐了下粉嫩的小舌头,她觉得表姑,还真是小觑了自己呢。

她可不笨,只是聪明的不够明显而已。

要是连这么明显的套路都看不出来,她怎么还好意思自称——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战士。

表姑一定是不想陪她玩游戏,觉得自己耽误她的工作时间,所以才会这样坑她。

可要不是表姑出的主意太烂,她也不至于,在挨揍的时候,旁边还要再加上一台“人形嘲讽机”。

还是那种上了年份的老古董。

陪她玩游戏,这是该有的补偿,吴若彤撅了撅粉嫩的小嘴儿,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合理。

再说,让表姑陪自己玩游戏,她也是好心啊!

表姑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但她却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这样早晚会把身体给累垮。

她又不缺钱,何必把自己逼得这么狠,明明可以过上很悠闲的生活,却非要自己主动去当社畜。

这又是何苦呢。

想到这里,吴若彤叹了口气,她知道这应该是,因为自己那位姑奶奶的缘故。

吴晚晴在吴家是老爷子的忌讳,谁要敢在老爷子的面前,提起他的那位小女儿,老爷子一准儿就会翻脸。

吴若彤还记得,她五岁那年,家里的晚辈要给太爷爷过七十岁的大寿。

她爷爷吴云柏只是提了一句,能否让小妹也来参加,毕竟七十岁是老人的大庆之年,子女到场是最基本的孝道。

可谁知本来还笑吟吟的老爷子,在听到这声询问后,脸庞瞬间便冷了下来。

他还从书房中,找出了闲置多年的戒尺,给已经年近五十岁的爷爷,回忆了下童年的滋味。

吴家人最重家风,所以哪怕吴云柏当时已经位居副部级,在外也是权倾一方的大员。

但面对暴怒的老爷子,他也只是如儿时一般,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恭恭敬敬的伸出了掌心。

给小辈们展示了什么叫做——挨打要立正。

这也是吴若彤在闯祸后,虽想过找人替她求情,以求减轻责罚,却从未升起外出躲避的想法。

因为,吴家的家风便是如此。

老爷子的七十大寿,也因为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吴家的其他人也由此明白了,老爷子对吴晚晴之前的错误,到底是有多忌讳。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老爷子这辈人,最重清正廉洁,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却犯了他一生最忌讳的事情,这已然成了他的心病。

虽然吴家人很少提及吴晚晴的事情,但吴若彤还是从别的渠道,了解到了当年的事情经过。

因为王洛栖的大学就是在京都上的,她也非常清楚,这对母女之间的矛盾。

王洛栖在京都时,也曾和她说过,她要努力变得更优秀,这样她就可以不再被母亲左右人生。

吴若彤当时就有些奇怪,以表姑的聪明程度,她怎么会不明白,她越努力,其实就越是活成了姑奶奶想要的样子。

成为了她的形状。

直到王洛栖从米国回来接受公司,变成了现在的工作狂。

她才明白,原来表姑口口声声的说,不想被母亲左右人生。

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想让母亲失望。

哪怕再苦,她也努力活成了母亲想要的模样儿。

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对母女之间的感情纠葛还真是复杂呢。

她一个小辈也不好掺和进长辈之间的矛盾。

她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表姑缓解一下工作的压力,比如——玩游戏。

吴若彤趴在大床上,晃着白嫩的小脚丫,用小手键入信息,回复道:

“我信你个大头鬼,下局你当地主,给我回回血,我的乐乐豆都快输光了。”

吴若彤的嘴角划过一抹笑意,让表姑当地主,赢了她的乐乐豆,一样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而且,不和她一伙,也不用担心再被背刺。

她真是个大聪明。

七里香都。

看着手机上发来的信息,温言松了口气,他刚才还有些担心,愤怒姬是不是被他给玩坏了。

这要是一锤子的买卖,他不就亏了吗?

毕竟,细水长流,才是薅羊毛的正确做法。

一下子就把羊给吓跑了,他可就没的玩了。

他小手点动屏幕,回复道:

“好啊,好啊,下把我当地主,我闭着眼睛出牌,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这次,温言真没打算再坑她。

他准备缓上几局,先让小丫头尝点甜头,他再下手收割愤怒值。

这波啊,这波叫——放长线、钓大鱼。

第二局。

随着音乐声的结束,温言连看牌都没有看,直接便叫了地主。

但刚叫过地主,看了眼自己的牌,他就愣了一下。

这小丫头的运气,还真是阿衰他妈,给阿衰开门——衰到家了。

他这样的牌,该怎么输呢?

看着屏幕上的,俩王四个二,飞机带两对,末尾还配了四个六......温言的表情渐渐陷入困惑。

斗了这么多年的地主,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顺的牌。

这不就是沙雕网友口中的——栓狗局。

栓条狗都能赢的牌,这他要是打输了,是不是太侮辱智商了?

温言直接选择明牌,就是这么嚣张。

京都。

吴若彤正晃着小脚丫,想象着这把可以赢回多少乐乐豆,她的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因为她的手里有两炸呢。

如果闺蜜手里的牌再给力些,她这一把说不定就能回不少的血。

虽然闺蜜这次也能赢,但只要她能让自己的乐乐豆,远离危险警戒线,她就还有机会逆风翻盘。

毕竟,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衰。

就比如这局,她手里的牌虽然不大,但却有两炸,剩下的也能组成顺子。

她觉得自己转运的时候,已经到了。

下面就是她的猎杀时.....

看着突然明牌的地主,她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并逐渐转为狰狞。

她这个表姑,是她的克星吧。

这样的牌都能起到?

她鼓着小嘴,给王洛栖的手机发了条消息:

“表姑你是不是在玩我?”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看着这么雷人的消息,温言直接在心里来了个否认三连。

她对小丫头可没兴趣,他喜欢的是年上系的成熟大姐姐。

喜欢小萝莉的都是异端。

凡是升起这种想法的人,就离很刑不远了。

看着手机上信息提示,温言也没有搭理,他直接先开始出牌。

二十秒后,解决战斗。

春天加三炸的节奏。

看着输光乐乐豆的小丫头,温言安抚道:

“这可不能怨我啊,实在是手气太好了,我也没办法!”

“输光了也没事,你还可以吃低保嘛,说不定待会还有机会翻盘呢。”

然后,温言就看到了自己的愤怒值数据,发生了变化。

直接暴增了99点。

温言的眉头跳了跳:

“这小丫头,不会被他给玩坏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