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愤怒姬

这是王洛栖的手机,因为担心是公司有什么急事,温言也没有耽搁,他赶紧拿起手机看了看。

大侄女:“表姑你可把我害惨了,我的小屁屁现在都变成八瓣了~”

大侄女:“你给我出的什么馊主意,还让我找二太爷下棋,他老人家根本就不搭理我,还说我是个榆木疙瘩,难堪雕琢。”

“太爷爷打我的时候,他还在旁边捋着山羊胡子看戏,说什么玉不琢不成器。”

大侄女:“二太爷真是太气人了,早知道就不去求他了,不帮忙就算了,还在旁边说风凉话,把人家气的眯眯疼。”

这个不算是重要的信息吧......想起王洛栖的‘皇权特许’温言小手点动键入信息:“???”

王洛栖的大侄女,被她的太爷爷给打了?

二太爷不仅没有帮忙,还在旁边添了把火,小丫头现在是有些生气?

冷静分析片刻,温言推算出了个大概的逻辑关系。

可是,他还是有些疑惑?

以王洛栖的年龄,她的大侄女最多也就和自己同龄吧。

就算大,也最多大个一两岁。

这样的小丫头,说自己气的眯眯有些疼,这个画风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温言的问号刚发过去没多久,手机便又传来一连串的“叮咚”声。

大侄女:“王洛栖!!!”

“你什么意思?是你给我出的馊主意,现在你还好意思给我发问号?”

“你是不是想不认账,我告诉你,咱俩没完!!!”

“你要是不给我些补偿,我一定要飞去魔都,把你的骄傲给掐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温言有些不敢直视,现在的小孩儿都懂的这么多的吗?

无师自通,就学会了江湖失传已久的挤奈龙爪手?

这还真是湿敬湿敬。

温言感觉自己遇到了劲敌,这么会玩的小孩儿,还真是不多见呢。

他继续看下面的信息。

大侄女:“你都不知道太爷爷下手有多黑,他把原来打我爷爷的戒尺都给用上了。”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结实,抽在身上老疼了,我现在都不能躺着睡觉,真是太可怜了,呜呜~”

“幸亏,我睡觉没那么多讲究儿,趴着也能睡着,要不然本姑凉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呢。”

趴着也能睡着?

温言瞬间确定了,他还真没有猜错女孩儿的年纪。

这还真是个小屁孩儿,要是和王洛栖差不多的年龄,趴着睡肯定会更难受。

之前因为对面这个小丫头,说话时比较生猛,温言还以为她是和王洛栖差不多的年龄呢。

但她这一句“趴着也能睡”瞬间就暴露了自己的年纪。

还好是个小丫头,温言心里松了口气。

年龄小的女孩儿好哄骗,他也不至于因为这些小事,就去打扰王洛栖休息。

略做思考后,温言模仿着王洛栖的语气,键入信息:

“大侄女你别生气,过两天我给你买些玩具做补偿。”

嗯,依照返利姬的脾气,她肯定会这样处理。

对于她来说,能用钞票解决的事情,就都是小事儿。

温言也不觉得,称呼对面的小丫头大侄女,是在占人家便宜。

毕竟,王洛栖的大侄女,不就是他的大侄女嘛。

他天然就有辈分上的优势。

没毛病~

但没想到,发了这条信息以后,他似乎是捅了马蜂窝。

手机短信,也遭到了对面的狂轰乱炸。

大侄女:“给我买玩具,王洛栖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表姑的份上,我不能做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不然我一定要灭了你!!!”

“你这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儿了,还想用玩具收买我?本姑凉是那么好糊弄的?”

温言有些摸不准了,是不是自己搞错了,小孩儿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他正准备发信息试探一下,就见对面又来了一条信息。

大侄女:“要想我原谅你也行,除非你陪我打几局游戏。”

看到这里温言就放心了,撑死了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不能再多了。

应付这样的小屁孩儿,他觉得没必要去打扰王洛栖。

自己陪她玩几把,也费不了多少时间,反正他现在的时间很充裕。

“好吧,我陪你玩几把。”温言将信息发了出去。

不一会儿,手机上便发来了游戏的链接邀请。

温言点进去一看,好家伙——乐乐斗地主!

他大概浏览了一下游戏规则,发现这款软件和前世的欢乐斗地主非常相似。

连非常具有特色的炸弹、水桶、小鸡、以及卡布奇诺,这些道具都是一样不差。

他们此时玩的是好友对战模式。

刚进入游戏房间,手机上便传来女孩儿的短信:

“表姑,表姑,对面是我朋友,你只要和我一起把她的乐乐豆赢光,我就原谅你之前的馊主意。奸笑jpg.”

看着女孩儿非常具有灵性的奸笑表情包,温言又看了看自己的愤怒值,他突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一局。

由于两人的“暗中结盟”小丫头的朋友,便顺理成章的做了地主。

温言的牌很垃圾,一手单牌没有对,而且还tm“缺7少10”。

这样的牌走是走不了的,不过他手里有四张小3,可以给同伙打波助攻。

虽然牌垃圾,但温言嘴上也不怂,他上来就发了条开场白。

王家有女初长成:“我有十七张牌,谁能秒我?”

赌神美少女战士:“......”

一枝梨花压海棠:“.......”

王家有女初长成:“手滑、手滑。”

吴若彤私底下给温言发了条消息:“表姑,你在搞什么?”

“真是手滑,我这把牌比较烂,肯定是走不了,但我手里有炸,你待会记得发信号。”温言小手键入信息。

“收到!”吴若彤还加了个ok的表情包。

她这把牌比较顺,和地主杀了个半斤八两,两人的大牌基本都出尽了,而温言则是全程看戏。

地主又出了张大王,手里就剩一张牌了,眼看就要走,吴若彤赶紧给温言倒了杯卡布奇诺。

同时,还私信温言说道:“表姑,表姑,我手里都是双了,你炸了她咱们就赢了。”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温言感觉对面小丫头的愤怒值,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奸笑,像个要带小女孩儿,去看金鱼的怪蜀黍。

他小手轻点扔出了四个3,直接把地主给炸了个底儿掉。

京都。

某个四合院的西厢房里,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儿,正趴在床上,晃着白皙的小脚丫。

她确实是挨了老爷子的打,但却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要不然她也没有心情玩游戏了。

她只是怕王洛栖拒绝她的游戏邀请,才会夸大了自己的伤势。

现在的地主,是她的闺蜜兼舍友,两人打赌谁要是输光了乐乐豆,开学就要给对方洗一个星期的袜子。

她之前就连输了好多次,所剩的乐乐豆已经不多了,所以才会想起拉王洛栖来做内应。

毕竟,她这样的小仙女,怎么可能帮人家洗臭袜子呢。

看着胜券在握的牌局,吴若彤笑的合不拢腿。

果然,有表姑在,她就可以逆风翻盘。

待会,连赢那个死妮子几把,开学后一定要让她帮自己洗袜子。

她已经做好了,整个假期都不洗袜子的准备了。

毕竟,有免费的劳动力,她自然要榨干对方的所有价值。

她给温言点了束玫瑰,同时还私信他:

“表姑,干的漂亮,快出双,快出双,咱们赢定了!”

“哎呀,大意了,我出了四个三以后,就没有双了。”温言如实说道。

吴若彤:“......”

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表姑”兼“内应”出了张,亮瞎她卡姿兰大眼睛的“四”。

最关键的是,她连出牌挡一手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温言的下家就是地主。

听着催人泪下的失败音效,吴若彤感觉自己被玩弄了。

表姑竟然敢演她。

为她本就不富裕的乐乐豆,来了一把雪上加霜。

七里香都。

看着瞬间飙升了88点的愤怒值,温言的眼皮跳了跳,这小丫头还真是不经逗。

不就输了点乐乐豆,至于这么生气吗?

大不了输完了以后吃低保呗。

这愤怒值都快赶上他那次晚归时,温老太太的暴怒输出了。

莫非这丫头的情绪比较丰富,温言眼神微微一亮,他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薅羊毛的好机会。

对面这丫头,就是他的“愤怒姬”。

“叮咚.....”

手机上传来吴若彤的信息:

“王洛栖,你怎么回事?这么好的牌,让你打了个稀烂。”

由于,想到被臭袜子支配的恐惧,以及被闺蜜看笑话的耻辱,她连表姑都不想叫了。

“我要是说是意外,你相信吗?”温言弱弱的解释了一句。

他觉得还是要找个理由,安抚一下自己的“愤怒姬”。

毕竟,薅羊毛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