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姐姐喂你

“一百块?”王洛栖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她有些没搞明白,温言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她看到,小家伙将肥嫩的小手,伸到自己面前,还微微用拇指搓捻了下食指。

她才意识到,这个浓眉大眼的小家伙,是在找自己报账呢。

这要是自己公司的员工,王洛栖绝不会犹豫,分分钟就会把他给开了。

这也太没眼力劲了,自己正高兴呢,现在跟自己要钱,这不是在破坏氛围吗?

“怎么,给姐姐熬碗粥,你还要收费啊?”王洛栖有些不高兴的抿了抿红唇。

温言:“......”

我giao,返利姬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说好的返费呢?

难道哥们儿今天就白忙活了吗?

你这个女人虽然长得漂亮,但也不能白嫖我一个孩子啊!

不过,见王洛栖一直盯着自己,他还是讪讪的收回了小手。

好吧,他承认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

至少.....也要等人家吃完,自己再谈钱的事情。

温言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许多饭店,都是先吃饭后付账了,这是对顾客的尊重啊!

学废了,学废了。

温言为自己找了个理由:

“不是,不是,我伸手是想让洛栖姐看看,为了给你熬粥,我差点有被烫到哦。”

“是嘛,是嘛。”王洛栖很配合的露出一抹关切的表情。

似乎,她真的相信了,温言这个蹩脚的借口。

她还将粥碗放到一旁,很贴心的拉起了温言的小手,说道:

“来来来,快让姐姐帮你看看。”

说着话,她还用已经恢复红润的唇瓣,为温言允吸了下小手。

只不过她的贝齿,却“不小心”咬到了温言的指肚。

“嘶....”温言倒抽一口冷气。

他连忙求饶道:“疼疼疼,洛栖姐你快松口,快松口啊,要断了,要断了啊。”

“哼!”王洛栖冷哼一声,见温言表情痛苦,她才松了贝齿,傲娇的扬了扬下巴。

她就是想让小家伙长点记性,他们两个现在是一家人了,别动不动的就提钱。

这样不好。

不过,她也能理解温言这种财迷的性格。

毕竟,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每天就要跑到街上去捡水瓶子,早早的为生计而奔波。

像他这样的人,对金钱看的重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福利院的孤儿了,而是她王洛栖的家人。

而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早晚,她要改了小家伙的财迷性子。

见温言还在揉着手指,王洛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

“小家伙,你还要钱吗?”

“不要了,不要了。”温言连忙摇头拒绝。

开玩笑,这女人是属狗的吧,一言不合就咬人,还好这次咬的是手指,这要是换成别的地方.....

想到这里,温言打了个冷颤,太可怕了。

“不要了吗?”王洛栖的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她拿起枕头旁边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叠钞票,在手里轻轻晃了晃,有些遗憾的说道:

“那还真是可惜了呢,姐姐还准备给你些奖励呢。”

“不可惜,不可惜,洛栖姐如果你非要给,我可以勉强自己收下的。”温言的大眼睛变得非常明亮。

说着话,他就要去拿王洛栖手里的钞票。

有钱不要,这不是傻吗?温言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可不能做这种傻事。

但他的手指,刚碰触到钞票,却被王洛栖躲了过去,连自己的小手也被女孩儿拉住了。

由于身体的惯性,他直接一头撞进了女孩儿的怀里,摔了个瓷实。

幸亏,女孩儿的身体比较柔软,他也没有感到疼痛。

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王洛栖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然后,她笑了笑说道:

“小家伙,你还真是个小财迷,想要钱也可以,但你可要把我伺候舒服了,只有这样,我才会给你呦。”

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粥碗,王洛栖眯了眯眼睛:

“比如姐姐现在没有力气,你就要喂我吃饭,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温言:“......”

士可杀不可辱,自己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受这份嗟来之食?

惜陶公风骨,岂能为几斗米而折腰?

忆诗仙风流,岂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温言在心里一遍遍的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咦.....

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好像还是个小孩子,大人的风骨,与他和干?

风骨这玩意儿和他还有十几年的距离呢。

不急不急,他还可以再浪几年。

咳咳,玩笑玩笑。

他主要还是不忍心女孩儿太过操劳,毕竟人家现在正处在特殊的时期。

作为一个绅士,他必须要表现出该有的风度。

嗯,是这样!

端起瓷碗,温言用汤勺勺了口粥,为了怕烫到女孩,他还贴心的放到嘴边吹了口气。

“啊,洛栖姐,来张嘴。”温言将汤勺递到女孩儿的唇边。

王洛栖轻起红唇,将勺子里的粥,喝了个精光,她的美眸眯成了月牙儿状。

某一瞬间,王洛栖突然觉得,温言是个小财迷,其实也挺好。

只要他只喜欢自己的钱,那又有什么不好呢?

反正,她有的是钱。

就这样一人负责投喂,一人负责张嘴,不一会儿,碗里的粥就被消灭了大半。

看着碗里的粥,王洛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问道:

“小家伙,你吃了没?”

“我....”温言正准备说自己已经吃过了。

但看着床头前红艳艳的钞票,他突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他抿了抿嘴,小声说道:

“还没呢,我想等洛栖姐你吃好了以后,我再去吃,我不着急的。”

哎,就是装可怜。

听到温言的话,王洛栖突然有些感动,连嘴里残余的米粥,都感觉变得更香了。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太懂事了呢。

虽然他有些财迷,但他能在做好饭的第一时间,就想到让自己先吃。

这还真是太难得了呢。

在这个世界上,能在做好饭后,第一个便想起自己的人,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了吧。

毕竟,这点连她的母亲都做不到。

王洛栖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温柔,她从温言手中接过粥碗,说道:

“姐姐已经吃饱了。”

“现在换我喂你吃吧。”

温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