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阿姨不是出差了吗?

车上,因为身高的缘故,温言并不能看到前方的路况,他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去看,表现出很淡定的模样。

只不过他蜷缩在靠背上的身形,以及紧紧抓着安全带的小手,还是暴露了他心中的无措。

“吱...”

直到耳边传来停车声,温言才睁开眼睛,但当他直起身子望向窗外时,他愣了一下:

“洛栖姐,咱们不回家吗?”

温言觉得王洛栖既然要领养自己,那她肯定会先带自己回家熟悉下环境,但没想到她却将自己带到了魔都的中央商务区。

这不会是要带着我去上班吧,温言心中升起不好的猜测。

王洛栖边解安全带,边指了指旁边的益达广场:

“我平常比较忙,怕到时候没时间,趁着今天休息,先帮你买些衣服。”

温言点头跟着王洛栖下车,也没拒绝她要为自己添置衣物的要求,毕竟以后就要生活在一起了,太过见外也不好。

而且他心里清楚,王洛栖领养自己的原因,无外乎是感激自己帮她打了急救电话,最多再加上一些怜悯,可怜自己孤儿的身份。

反正从目前的表现看,王洛栖还是挺靠谱的,被她领养应该是件好事。

两人进了商场,就往三楼的童装店行去,只不过在经过二楼的“素人造型”时,王洛栖微微停住了脚步。

她打量了下温言的头发,问道:“要不咱们先理个发,你现在的年龄,不适合留太长的头发。”

“好。”温言依然点头答应。

只不过这次他点头的幅度更大,因为这也是他的想法。

在福利院里,虽然也有阿姨为他们理发,但是基本都是一月才剪一次,现在是夏天,稍微运动一下,头发就会被打湿,显得非常油腻。

两人刚走到理发店门口,便有店员迎了上来:“王总,您是来理发?我帮您去喊店长。”

显然,王洛栖应该是这里的熟客。

不一会儿,从理发店的后面,走出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刚看到王洛栖就忙招呼道:

“王小姐过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让我也好做些准备。”

女人说话的同时,还看向正在理发的几位客人,那意思很明显,如果提前打招呼,她就会暂时歇业,专门为王洛栖服务。

这是很正常的现象,王洛栖这个身价的企业家,如果能常来她的理发店,也能提高她店面的咖位,完全值得她提供特殊的对待。

王洛栖摇摇头:“李店长太客气了,我也是临时起意,而且今天也不是我理发。”

说着她指了指身后的温言:“今天来是给这个小家伙理发的。”

“这位小朋友是?”女人有些好奇。

”我弟弟!”

李店长虽然好奇王洛栖明明是独生女,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个弟弟,但她也没有多问。

她蹲下身子,对着温言笑了笑:“怪不得呢,我就说这么可爱的小朋友,还真是不多见呢。”

略作寒暄,女人将温言带到理发台前,开始准备给他剪发,而王洛栖则是坐到休息区里打电话,看模样应该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

女人边用蓬壶往温言头上洒水,边随口问道:“小朋友,你有没有想要的发型啊。”

请给我剪个飞机头......温言本想玩个梗,但为了符合现在的年龄,他还是说道:“短一些就好。”

“那等会阿姨剪头时,你不要乱动好不好。”女人动手前又对温言叮嘱道。

其实五六岁的孩子,在理发时已经会懂得配合了,但温言是跟着王洛栖来的,女人也就比平常多了些慎重。

“好的,姐姐。”温言乖巧点头。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温言就变得很会讲话,因为他知道多说点好听的,可以为自己带来便利。

果然,在听到温言的这声“姐姐”后,女人脸上的笑容都变得真诚了几分:

“哇,你好会讲话啊。”

……

“哒哒哒....”

就在温言理发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碰触地面的声响,随着声音的接近,门口出现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

这女人约莫二十来岁,穿着一身职业的商务套裙,匀称的小腿上裹着黑色丝袜,再加上手里拿着的那份文件夹,显得十分干练。

女人一进理发店,稍做打量一番之后,就直奔休息区而去,来到王洛栖身前,将文件夹递到她手上。

王洛栖接过文件,就开始低头仔细审阅,也不在意理发店里略有些嘈杂的噪音,似乎这就是她的日常生活。

当王洛栖处理完文件时,温言也剪好了头发,三人便出了理发店,向楼上的服装区行去。

坐电梯时,王洛栖为温言介绍身旁女人的身份:“这是姐姐的同事,你可以叫她依依姐。”

“依依姐,你好。”温言露出礼貌的微笑。

李依依是知道温言的,事实上在王洛栖车祸住院时,就是她通过行车记录仪,查到的温言的身份。

见温言向自己打招呼,李依依也回以温和的笑容:“小家伙,你也好。”

说着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温言道:“总裁有时可能接不到电话,如果你有事联系不到她,可以打我的电话,我是24小时开机的。”

“好的,谢谢依依姐。”

温言接过名片一看,总裁办公室主任,这应该是王洛栖的心腹。

几句话的时间,一行人也来到了三楼的服装区,但还没走出几步,李依依突然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面,对王洛栖提醒道:

“总裁,吴院长在隔壁的女装店。”

温言顺着李依依指的方向望去,就见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少妇,她穿着修身的米白色旗袍,勾勒出身体的曼妙曲线,远远看去有一股书卷气。

此时,她正在和女装店里的服务员交谈着什么,只是她和工作人员交谈时明明很客气,但表现出来的神态,却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王洛栖刚看到服装店里的少妇,便止住了脚步,她拉起温言的小手就往回走:

“姐姐突然想起还有些工作没做,要不咱们改天再来买衣服?”

温言还有些愣神,如果他没看错,女装店里的美少妇,应该就是王洛栖的母亲——吴晚晴。

可是她不是在外地出差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