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还挺霸道呢

厨房里。

温言正站在小板凳上,盯着面前的瓦斯炉锅,锅里面是他为王洛栖煮的姜茶。

等水开了以后,他先是往锅里放了一大把红糖,搅拌均匀以后,他才将姜茶盛进瓷碗里。

就这还不算完,最后他还往红糖姜茶里,加了几颗红枣干。

毕竟,这玩意的功效,还蛮厉害:补中益气、养血安神。

温言端着瓷碗进了主卧,对着床上的女孩儿说道:

“洛栖姐,来喝杯姜茶吧,这东西对拉肚子可管用了呢。”

“姜茶?”王洛栖的脸色有些狐疑,她挣扎着便要撑起身子。

她是生活上的低能儿,生理期时要她准备个热水袋,她还能做到。

但煮姜茶对她来说,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就算知道生理期喝姜茶能缓解疼痛,但她还从没有尝试过呢。

见王洛栖起身都有些困难,温言忙将姜茶放到床头柜上。

他扶着女孩儿半靠在床头,为了让她能舒服些,他还贴心的将枕头,垫到了女孩儿的身后。

王洛栖端起瓷碗,抿了一小口姜茶,她吐了吐粉嫩的舌头,似乎是被烫着了。

将瓷碗放到床头柜上,她还用小手为舌尖扇了扇凉风,然后才说道:

“有些烫,我待会再喝吧。”

“不行,趁热喝才有作用。”

虽然女孩儿吐舌头的样子很可爱,但温言还是果断拒绝了,她异想天开的想法。

哥们儿辛辛苦苦帮你熬得红糖姜茶,你等凉了以后再喝,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哼.....”看着温言严肃的小脸儿,王洛栖皱了皱精致的鼻头。

她用嫩白的手指,戳了戳温言的额头,有些傲娇的说道:

“你个小家伙,还教训起姐姐来了,是你懂还是我懂?”

“你明明就是个小屁孩儿,还偏要装成大人的模样,你羞不羞啊。”

说到这里,她还顺手捏了捏温言的小脸儿。

嗯,还挺软和~

“我是不懂,但这是温奶奶告诉我的,洛栖姐你就算比我年纪大,懂得也比我多。”

“但温奶奶说的话,肯定是不会有错的。”温言还是选择了果断的甩锅。

现在,温老太太就是他的法宝人。

一有超出他年龄认知的事情,祭出“温老太太曾经说过*****”。

那就准没错。

不仅百试百灵,还没有任何副作用。

反正温老太太又不在这里,王洛栖也不可能将她拉过来询问真假。

“好好好,姐姐听你的趁热喝,你不用动不动就把温院长搬出来。”王洛栖端起姜茶说道。

她自然分得清好坏,知道温言这是为了她好。

刚才之所以那样说,也是觉得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一时间,便没忍住挑逗他的冲动。

在温言催促的眼神下,女孩儿还偏要对着碗里的姜茶,吹上几口气,似乎是想给它降降温。

嗯,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不过为了避免温言炸毛,她也适可而止,在小家伙出声制止之前,她就将姜茶喝了个精光。

将瓷碗倒扣着递给温言,女孩儿还故意扬了扬下巴,那表情似乎是在说:

“你看,一滴都没有了呦。”

接过女孩儿递过来的瓷碗,温言转身就准备将它放回厨房。

但刚迈出脚步,他就被一双白嫩的小手,给扯住了肩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额头上传来湿润的触感。

他似乎是被偷袭了.....

温言愣在了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他的目光里满是愕然。

他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天啦撸,他竟然被人亲了。

虽然亲的不是嘴唇,但这也是他人生中的初体验啊!

他不清楚婴儿时期,老爸老妈有没有吻过自己的额头。

但王洛栖这次的突然袭击,绝对是他记忆中,第一次被人亲吻。

关键女孩儿还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一触即离,他并没有时间体会。

失策了啊!

见温言有些愣神,王洛栖的脸蛋也有些泛红,她承认自己刚才是有些冲动了。

不过,亲吻额头代表的是疼惜和保护欲。

在大洋的彼岸,这种亲吻就更常见了,只是一种日常礼仪而已。

王洛栖虽然在米国待过两年,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做出这样的举动,所以她也有些不自然。

但她还是强装镇定的揉了揉温言的脑袋,说道:

“小家伙谢谢你的照顾,这是姐姐的香吻奖励呦。”

“不客气。”温言机械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快速转身出了主卧,表面上是去送碗,其实......

他是想冷静一下。

女孩儿的香吻奖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投入了颗小石子,虽然体积不大,但却在他的心湖中,荡起了道道涟漪。

额头上的湿润,稍微有一点点的撩人。

“哗哗哗.....”

“哗哗哗.....”

厨房里,温言正在往自己脸上泼洒凉水。

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口水有些不卫生,他要清洗一下,免得被“生病”的女孩儿,给传染了感冒。

嗯,绝对是这样,不接受反驳!

洗过脸,温言等水迹彻底干了以后,他才重新向主卧行去。

免得被王洛栖发现端倪。

他现在就是个萌娃,被亲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他不会有多余的想法,至少,表面上不会有。

温言进了卧室,发现王洛栖倚在床头,正和人通电话呢。

“嗯嗯,我早上有些事情,今天会晚点到。”

王洛栖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然后想了想说道:

“好,你先把会议文件放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再通知下去,咱们十点半在三号会议室,开个小会。”

然后,她就挂了电话。

等王洛栖挂了电话,温言才开口问道:

“洛栖姐你要去上班?”

“对啊。”女孩儿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

看着女孩儿苍白的脸色,温言有些迟疑:

“可是你现在是生病状态,身子骨很虚弱的。”

他将“生病”二字说的略微有些重,就是想提醒王洛栖不要忘记自己还在痛经呢。

这要是去了公司后,痛经又发作了,可就有的她受得了。

“我没事。”王洛栖说着便掀开了凉被。

她将“热水袋”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走下床铺,站到温言身前。

她还特意拍了拍自己平滑的小腹,像是在说:

“看吧,已经不疼了呢。”

但刚拍完,她就弓下了身子,眉头又皱成了一团,精致的脸蛋也变得煞白煞白的,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便流了下来。

显然,新一轮的阵痛,已然袭来。

温言赶紧将她扶回床上,又把床头柜上刚被王洛栖抛弃的“热水袋”重新给她敷在小腹处。

将被子给她拉倒下巴处,温言这次更是直接关了主卧里的空调。

省的女孩儿再不老实,掀开被子受了凉,痛经只会更严重。

然后,他自顾自的掏出手机,直接在联系人中,找到了李依依的电话号码,便拨了过去。

等那边接通以后,他直接说道:

“依依姐,洛栖姐感冒了,今天就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情你先看着处理吧。”

“这些东西我也不懂,要是真有离不开洛栖姐的事情,你可以下午再给她打电话。”

“但是中午不行,她刚吃了药,现在需要休息。”

温言小嘴儿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没等李依依那边回话,他就挂了电话。

一连串的操作,可谓是行云流水。

挂了电话以后,温言又为王洛栖掖了掖被子,然后拿起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说道:

“洛栖姐你先休息吧,手机我就拿走了哦,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再还给你。”

“那,那行吧。”看着温言掖被子的动作,王洛栖眼里闪过一抹温柔,她想了想说道:

“如果是依依发过来的信息,你一定要赶紧通知我,其他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你看着帮我回复一下就行。”

温言点点头走出主卧,为王洛栖留下休息的空间。

看着温言的背影,王洛栖眯了眯眼睛,轻声呢喃道:

“这个小家伙,还挺霸道的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