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女孩儿家的亲戚

早上六点。

七里香都。

次卧,温言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他先是看了眼窗外的天色,然后又瞄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紧接着他便微微皱了皱眉头。

今天的闹钟可没响,但他还是六点钟就醒了,这难道是被王洛栖给传染了?

六点钟就准时醒,这可是真难受啊。

他又不是要为生活而奔波的工作党,也不是需要上早自习的苦逼高中生。

他现在还是个孩子,醒这么早,完全就没有意义啊!

不过,昨天他休息的比较早,现在也睡了个饱,也就没有再睡个回笼觉的必要了。

省的返利姬,待会再过来掀他的被窝,让他去跑步,他还是主动点比较好。

毕竟,生活就像是那啥,既然反抗不了,还不如选择顺从。

这样还能给自己保留一点主动权。

嗯,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是夏天,他起床困难症的被动技能,还处在冷却时间,要是换了冬天的话.....

就算是返利姬拿着钞票鞭挞他,温言觉得自己也会和被子缠缠绵绵到中午。

嗯,他对自己的意志力有信心,他绝对能抵御住金钱的诱惑。

不接受反驳。

如果有人不信的话,可以试着用钞票鞭挞一下他,要是皱皱眉头,都算他输!

心里幻想了下钞票砸脸的美梦,温言也将睡衣换成了运动套装,为了待会跑步方便,他还特意穿了双慢跑鞋。

今天换了身专业装备,他绝对不会像昨天那样的狼狈。

他要像苏神那样,用频率战胜长度,挑战全新的高度.....

换好衣服,温言就出了房间向卫生间行去,中途他还望了眼主卧的方向,见主卧的门还关着,他也就放心的进了卫生间。

毕竟,有吴晚晴的珠玉在前,他可不想再突然看到王洛栖的圣光。

要不然,他心里难免会进行对比,但人家可是亲母女哎。

这个念头一旦升起,那就真是太刑了。

晃了晃脑袋,温言将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除出脑海,这不是他这个年龄段该想的东西。

他还小,思想要纯洁。

进了卫生间,温言先来了波晨起“嘘嘘”。

然后,他才跳上小板凳,开始洗漱,但洗着洗着他突然发现,今天的卫生间似乎有些不对。

“嗅嗅.....”

“嗅嗅.....”

仔细闻了两下,温言发现空气中好像有股异味。

难道是忘冲马桶了吗?

应该不会,家里就他和王洛栖两个人,他们都不是那种邋遢的人。

跳下小板凳,温言打开马桶盖儿看了看,里面很干净,明明是冲了啊!

他又闻了下,发现刚才的味道,已经不见了,他有些奇怪,难道是刚才闻错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他也没有太过在意。

出了卫生间,见主卧的房门还关着,温言有些纳闷,这女人不会又睡过头了吧。

应该起床的工作狂还在懒床,本该睡懒觉的小孩儿却起了个大早。

这可真逗。

虽然心中有些腹诽,但他也没有回房间,而是坐在沙发上等着王洛栖起床。

毕竟,昨天才惹恼了返利姬,今天要是再不表现得乖一点儿,返利姬以后不返利了怎么办?

他也不是在意那点钱,他只是享受点钱的那个过程。

嗯,是这样,没有错。

可是.....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主卧的房门还是没有打开,温言就有些坐不住了。

这女人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今天根本就没有等他,直接就去上班去了吧。

那他岂不是等了个寂寞?

更重要的是,今天的返利飞了。

站起身子,温言向主卧走去,他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嗒.....”

拧开房门,温言便见到洁白的床单上,躺着一个被凉被裹着的曼妙曲线。

这是没去上班啊。

可温言还是有些奇怪,王洛栖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起床。

要是知道,她每天的闹钟,定的可是六点钟,而现在都快六点四十了。

就算第一次没有听到,闹钟自动进入了休眠状态,可休眠状态下的闹钟,五分钟也会响动一次啊!

现在这个时间点,闹钟至少也要响了七八次了,这样都没有被吵醒,那她睡得还真香呢。

走到床头前,温言正准备叫醒王洛栖,就见女孩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鼻尖上也有不少的汗水。

就算是熟睡状态下,女孩儿的眉头也不自觉的紧蹙着。

这是生病了?

温言有些着急,他推了推女孩的肩膀,喊道:

“洛栖姐,洛栖姐,快醒醒.....”

“嗯?”一连喊了几声,女孩儿才有了反应。

“洛栖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温言一边问着,一边把小手放到了女孩儿白皙的额头上。

咦,不烫啊?温言有些奇怪。

“我没生病,就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王洛栖的声音有些虚弱。

她说着话,就用手臂撑着上半身,想要从床上坐起身子。

但她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接连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还叫没事?温言连忙按住了王洛栖的肩膀,说道:

“洛栖姐你别起床了,就在床上歇着吧,我去帮你拿感冒药。”

温言说着就要往客厅跑去,茶几下有家用的医药箱,里面有家庭常备药。

但是,他还没有跑出房间,就听到女孩虚弱的拒绝声:

“不用了,我没有生病,不用吃药的,我待会还要去上班呢。”

温言止住脚步,转身看向王洛栖,见她又要挣扎着起身,他赶紧上前制止:

“洛栖姐你就算是生我的气,但生病了,该吃药还是要吃的,毕竟身体要紧啊。”

温言以为女孩的傲娇属性发作了,因为昨天和自己闹了矛盾,今天就拉不下脸来,让自己去拿药。

就像昨天晚上,不吃自己做的饭一样。

“我真没有生病,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而已。”王洛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温言解释。

她只能半躺在床上,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继续用昨晚没休息好的理由坚持。

她有些后悔昨天嘴馋,偷吃了那两块小布丁。

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难受。

看着捂着小腹的女孩儿,又想起刚才卫生间里的异味,温言想给自己两巴掌,太蠢了啊。

太直男了,还一直说生病,生个毛线的病啊。

返利姬这是......来亲戚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