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侄女?

老阿姨还好意思来联系他?

温言皱了皱眉头,却也不挂断电话,而是直接装进了兜里,它响任它响。

诶,我虽然听到了,但我就是不接。

吴晚晴可是才坑过他,要不是聪明机智如他,反手就展现了一波甩锅神通。

换个真正的萌娃,现在八成还在挨训呢。

“叮咚。”

“叮咚。”

.......

兜里的手机振动刚停,就又传出一连串的语音提示,温言掏出手机一看,是老阿姨发过来的信息。

戏精:“小家伙你怎么不接电话,家里发生意外情况没?”

“你如果需要阿姨的帮忙,记得随时给我打电话呦,阿姨是随叫随到的哦~”

戏精:“洛栖如果生气了,你可以将事情都推到阿姨身上,我替你扛着。”

“小家伙你要时刻记得,阿姨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有阿姨在,就不会有意外的哦~”

戏精:“小家伙,你这么可爱,阿姨是真舍不得让你受委屈,如果洛栖发火的话,你就立刻给阿姨打电话。”

“阿姨把你接到我的住处来,咱不受她的气,阿姨住的可是大别墅,很豪华的哦,而且就我们两个人呦~”

看着吴晚晴巴不得他挨训的短信,温言险些憋出内伤来,老阿姨的脸皮可真厚。

明知道自己和女儿有矛盾,你还要主动自曝游乐场的事情,给我来了波背刺,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吗?

捅了我一刀,现在又来给我装好人,真是离了个大谱。

你还真把我当小孩子糊弄了吗?

咱的身体虽然起不来,但是脑子可没有缺根弦,还能被你这种小把戏给哄弄?

不行,不能再被老阿姨牵着鼻子走,必须要打响反击战。

温言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过了一会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有了,就这么办。”温言打了个响指。

然后,他就开始在和吴晚晴的聊天界面,键入信息:

“阿姨,刚才洛栖姐在给我吹头发,我没听到手机铃声。”

“意外?家里很好啊,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生气?洛栖姐这么温柔,她怎么会生气呢?”

“现在,我们正在吃晚饭,洛栖姐还夸我厨艺好,她吃的可开心了呢。”

“阿姨,我就不去您家里了,待会洛栖姐还要给我洗澡呢,大别墅还是您一个人住吧。”

“我住不习惯大房子,觉得太空旷了,一个人住肯定可孤独。”

“对了,院长奶奶和我说过,晚上会有小鬼,出来吃坏孩子的肉,您一定要关好门窗哦~”

连续发了一连串的消息,温言便放下手机,直接选择了关机。

这样吴晚晴就算再打电话,他也听不到了。

啧,舒坦!

被拿捏了一天,终于可以出口气了,想到吴晚晴气急败坏的模样,温言的嘴角便露出一抹坏笑。

老阿姨不爽,他就爽,嘿嘿嘿.......

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如果是对别人,温言还会感到内疚。

但对吴晚晴这个戏精.....

内疚?不存在的。

老阿姨一直就抱着目的接近他,温言可不会对她放松警惕。

总之,记住一句话,就准没错——老阿姨坏滴很。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从吴晚晴今天的表现来看,她似乎是想激怒王洛栖。

可是这样做,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由于,不了解母女之间的具体矛盾,温言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

楼下。

三单元附近的路灯阴影处,停着一辆高档女士座驾,一个穿着旗袍的轻熟妇,正斜靠坐在车头前方,优雅的滑动着手机屏幕。

这女人正是——吴晚晴。

她看着温言上楼,自己却没有离开,就等着601发生意外,她好及时出现。

看着手机上温言发过来的信息,吴晚晴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洛栖没有生气?

这怎么可能!

虽然她现在和王洛栖的关系比较僵硬,平常也没有多少交流,似乎是对女儿了解的不多。

但她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女儿的——占有欲!

女儿六岁之前,和她的关系还很融洽,小丫头也很粘着她。

但那时候,女儿就不准自己碰她的玩具。

哪怕是自己给她买的零食,只要给了她之后,自己要是再想吃一口,小丫头就会将小嘴噘的老高,一脸的不开心。

非要她哄好久,并许诺诸多好处,小丫头才会原谅她。

现在,女儿和她的关系很僵硬,她还不声不响的将小家伙,拐出去浪了一天。

就这样,女儿都不生气?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吴晚晴叹了口气,今天算是白忙活了,她发动车子,便向年华里的别墅行去。

临走前,她降下车窗,又望了眼601室的灯光,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看来,她现在对女儿的了解,还真是太少了呢!

不过,她也并没有灰心,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反正她有大把的时光。

她总有机会能让女儿,发泄出心中的怨气。

到时候,她们就可以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哦,对了,现在还要加上那个小家伙。

想到这里,吴晚晴的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

“真希望那天早点到来啊!”

……

601室。

书房。

今天,王洛栖没有像往常一样处理文件,而是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静静的发呆。

过了一会儿。

她拿起书桌上的手机,划拉到联系人的界面,正准备对着某个名字按下手指。

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止住按下去的手指,又将手机反扣在书桌上。

女孩迟疑不定的举动,以及目光里的挣扎,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虽然,她原谅了温言向她说谎的事情,但她还是想给吴晚晴打个电话,质问她为什么要和小家伙乱说话。

为什么要将大人之间的矛盾,说给一个小孩子听。

她不知道小孩子,在面对大人之间的矛盾时,是非常敏感的吗?

就像那年夏天,在发现父亲出轨后,父母两人的关系,就降至到了冰点。

因为母亲是大家族出身,比较在意自身体面,两人在外面还能假装和睦。

但回到家里,两人之间却是谁也不理谁。

而面对王洛栖的是,父母双方输送的冷暴力。

晚上,父亲住书房,母亲和她睡。

母亲每天晚上,都会把她搂在怀里哭。

而那年夏天,她才六岁。

她六岁那年的记忆里,是母亲的泪水,打湿了她的睡裙。

年幼如她,面对母亲的哭泣,她能怎么办?

她只能默默陪着母亲一起哭!

如今,她领养了小家伙,是想给他家庭的温暖,可那女人却又来搞破坏。

她不想让小家伙,在一个充满家庭矛盾的环境中成长。

孩子的承受能力很低,童年留下的阴影,往往会伴随一生。

那种日子她经历过,是真的很苦.....很苦!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回忆,自己小时候的那段时光。

虽然很想质问母亲,但就算打了这通电话,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与母亲交流。

估计说不了几句,又会变得相顾无言。

或许,她还是没有迈过去心中的坎儿。

而这道坎儿,就只能交给时间来抚平了。

“滴滴滴.....”

“滴滴滴.....”

就在王洛栖正在纠结时,反扣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联系人——大侄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