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戏精的来电

“小家伙在你心里,难道姐姐就是这么不明事理的人吗?”

王洛栖的上半身略微前倾,极具美感的鹅蛋脸,也离温言越来越近。

直到两人之间,相隔仅有十多公分的距离,她才停下动作。

然后,用美眸盯着温言的眼睛,继续问道:

“你觉得姐姐,是那种爱生气的女人吗?”

你不是,才怪呢......看着王洛栖极具穿透力的眸子,温言在心里吐槽。

你这面对我一个小孩子,连霸道总裁的气场buff,都给拉满了,还敢说自己没有生气?

骗鬼呢吧!

温言向后扬了扬身子,想要离王洛栖远一些,要不然两人说话时,都能闻到彼此的呼吸。

这次倒也不是他矫情,连这样的大美妞都嫌弃,而是他中午时刚吃过韭菜炒蛋......

这要是喷人一脸韭菜味,想想都是罪过。

稍微挪开些身子,温言才酝酿一下表情,解释道:

“洛栖姐很明事理,也绝不是那种爱生气的人,我之所以撒谎骗你,是因为.....”

说到这里,温言故意停顿了一下,他想等王洛栖主动开口询问,这样他再说出来,也就更具有情感上的说服力。

可惜,王洛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她就那样平静的看着温言的表演,并没有丝毫要配合的意思。

班门弄斧了.....温言心里叹了口气,他还是小看了王洛栖。

想想也是,女孩能掌控那么大个公司,她要是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那早就被骗的渣都不剩了。

就算王洛栖不配合,温言还是继续他的表演,他看着女孩,眼神真挚的说道:

“洛栖姐,我撒谎骗你,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伤心。”

“哦,这样说你撒谎,还是为了我好喽。”王洛栖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反感这套“为了你好”的说辞。

或许,是曾经听过太多了吧!

温言也看出了王洛栖的不喜,但他还是继续说道:

“洛栖姐,我不想让你伤心,只是一方面。”

然后,略微停顿片刻,他才抿了抿嘴唇,说道:

“另一方面,我是担心因为吴阿姨的关系,你会讨厌我,然后赶我离开。”

温言说的也是心里话,他确实是因为不想掺和到母女之间的矛盾,所以才会选择隐瞒。

但他却是加重了语气,将不想惹麻烦,换成了担心赶他走,这样更符合他的年龄,以及被领养的孤儿身份。

欸,就是装可怜!

王洛栖脸色微变,她揉了揉温言的脑袋,问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你和吴阿姨的关系不好,所以我不想让你多想。”温言给出合理的解释。

这女人怎么什么都和孩子说.....王洛栖有些生气,这种家庭矛盾,怎么能和一个小孩子说呢。

尤其还是温言这种比较早熟,又出身福利院,心思比较敏感的孩子。

将母女之间的矛盾告诉他,岂不是会让他多想,以后在这个家里,他会变得谨小慎微,生怕得罪了母女任何一方。

王洛栖领养温言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心底的感激,另一方面是为了给他一个完整的童年。

一个她曾经错过的无忧无虑的童年。

“这些都是我妈和你说的?”王洛栖问出心中的疑问。

“是的。”温言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他自己也看出来了,但这个时候,他选择深藏功与名。

将所有的锅,都甩给吴晚晴那个女人,这就准没错。

毕竟老阿姨才坑过他,让她当回背锅侠,温言觉得两人算是扯平了。

“就算这样,你也不该骗我。”

王洛栖脸色一板:“你如实说出来,姐姐还能不理解你?”

“洛栖姐,对不起我错了,下次我一定不会再瞒着你。”温言认错的态度很端正。

“没有下次了,以后不要再和我妈一起出去玩了,她工作比较忙,我们没事不要打扰她。”

王洛栖说完,便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她心里虽然原谅了温言,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她一定要让小家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先晾他三天....啊不,先晾他两天再说。”进了卫生间,王洛栖边打开淋浴,边小声嘟囔道。

听着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温言也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从作死的道路上,及时踩住了刹车。

不过,从一个工作狂嘴里,听到“我妈工作忙”的理由,还真是有些蹩脚呢。

看了眼桌上的零食,温言不禁有些心疼。

耽误这会儿时间,小布丁都快化了,他赶紧将零食袋里剩下的三块小布丁,都放进了冰箱的冷冻层。

“抢救一下,味道更佳。”看着冷冻层里的小布丁,温言自我安慰道。

他现在的年龄,并不能吃太多凉的,每天一块刚刚好。

关了冷冻层,温言就开始做饭。

刚才虽然凭借机智躲过了一劫,但该刷的好感,还是不能落下。

他可不仅仅是为了欢乐值,返利姬的返利.....

也是蛮香滴!

两个人的晚饭,温言也不准备费多少心思,他就准备做个芹菜炒肉和爆炒土豆丝。

“啪嗒。”

温言刚切好菜码,还没来得及下锅,卫生间就传来开门的声音。

然后,他就看见王洛栖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拿着吹风机,走到了客厅沙发处,开始用吹风吹头发。

温言有些奇怪,王洛栖平时不都是在卫生间吹头发吗?

今天怎么跑到了客厅?

温言起初还没发觉,直到王洛栖瞥了他一眼,他才意识到了什么。

这难道是想让我帮她吹头发?温言有些狐疑。

不会吧,王洛栖应该不会这么幼稚的吧。

连吹头发这种事情,都要和她母亲较劲?

此时,他踩在小板凳上,正准备往锅里倒油,一时间有些拿不准,自己到底猜没猜对。

直到,王洛栖又往这边看了一眼。

他才确定自己还真是猜对了。

因为,今天和王洛栖之间有些不愉快,温言也想尽快和她缓和关系。

毕竟,这可是他的返利姬,该有的福利必须要给。

温言跳下小凳子,先是洗了把手,然后才跑到王洛栖跟前,问道:

“洛栖姐,你头发这么长,一个人吹肯定不方便,需要我帮忙吗?”

王洛栖微扬着下巴,她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只是将吹风放到了茶几上。

温言:“......”

还真是傲娇的很呢,温言在心里微微吐槽,可这是他的返利姬,就算傲娇些,他又能怎么办呢?

温言拿起茶几上的吹风,就开始帮王洛栖吹头发。

不得不说,女孩儿的发质是真好,入手如绸缎般丝滑,还有丝丝缕缕的香味沁入鼻间,让人心醉神迷。

三分钟后。

温言收了吹风,就听耳边传来女孩的声音:

“不用做我的饭了,我今天不饿。”

说完,王洛栖便回了卧室。

看着王洛栖的背影,温言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还在生气?

不过,既然王洛栖不吃,他也没了做饭的兴致。

有时候就是这样,两个人吃饭时,就算忙些,多花些功夫,也想做的精致点。

但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没了做饭的兴致,随便找点东西,凑合一下,一顿饭便过去了。

今天他也累一天了,正好还买了零食,可以垫下肚子,温言将菜码放进冰箱,就准备回房间休息。

但刚打开卧室门,他就听到兜里传出“嗡嗡”的手机震动声。

温言拿出手机,看了眼联系人——戏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