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为什么要骗我呢?

王洛栖也才刚到家里没多久。

其实,双方几乎是同时发动车子,往七里香都的方向驶来。

按照两方的路程来说,本来还应该是温言两人先到小区楼下。

毕竟,两人所在的商场,要比王洛栖所在的公司,近了五六公里。

只不过,王洛栖将油门控制的比较精准,就是一路接近限速值的车速。

如她接近临界值的心情一般。

不过,对温言来说,王洛栖先回家也是一件好事。

要是他和吴晚晴两人先到,那么在小区楼下,他就会被逮个正着。

连个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很可能直接就会爆发修罗场。

王洛栖回到家里,也只是将职业装换成了舒服的睡裙,便坐在沙发上等着温言回家。

她倒要看看,那个小家伙会怎么和她解释。

房门打开,黑暗中突然亮起的白炽灯光,让王洛栖微微眯了眯眼睛。

听着温言的询问,她神色如常的问道: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她并没有直接戳穿温言的谎言,而是就那样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静待着小家伙的表演。

温言拎着零食的小手一抖,他心里莫名有些慌乱,今天王洛栖怎么会回来这么早?

往常这个时间点,她应该还在公司加班呢。至少,还要半个多小时她才会到家。

温言心里都盘算好了,他可以利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差,做几道拿手小菜。

这样等王洛栖回来,就算因为早上朋友圈的事情,而有些不快,他也可以用晚餐刷一波好感。

将女孩心中的不满,化解于无形。

这也是他之前在商场,一直催促吴晚晴赶紧回家的原因,他觉得自己要从小,就开始培养自己的时间观念。

将来做一名优秀的时间管理大师。

不会翻船的那种~

但他没有想到,才初次尝试时间管理计划,就出现了意外,王洛栖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她竟然提前回家了!

这无疑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不过,温言的随机应变能力,还是很强的。

他扬了扬手里的零食,说道:

“洛栖姐,我有些饿了,你还没有下班,我一个人也懒得做饭,就去楼下买了点零食,准备先垫一下肚子,等你回来我再做晚饭。”

坦白是不可能坦白的。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做这种傻事呢?

但他刚说完,就见王洛栖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变得愈发冷淡。

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温言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王洛栖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对着温言招了招手,又拍了拍身侧的沙发,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温言有些狐疑的坐到王洛栖身边,由于女孩坐的是单人沙发,虽然她的身材很苗条,但能给自己留出的空间也不大。

因此,他能感觉到女孩身体曲线的柔软,以及嗅到女孩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幽香。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王洛栖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反常。

她给温言的感觉,有点像是狗血八点档里,那些审问出轨丈夫的妻子。

等会.....想到这里,温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灵光。

他好像发现了华点!

意外?王洛栖今天这么反常,这算不算是吴晚晴所说的意外。

又瞄了眼女孩的手机屏幕,见她的手指正要点开朋友圈,温言的眉头狠狠一跳,连脖颈处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八成是猜到真相了。

绝对是吴晚晴那个女人,给他来了一波背刺。

之前在楼下时,吴晚晴虽然发现了,他手机电量的问题。

但她也只是微微调侃了一句,并没有继续追问,他借手机的原因。

温言当时还以为,吴晚晴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借手机就是为了删除照片。

毕竟,这两者之间也没有太大的联系。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女人不仅是发现了,她应该还成功的将照片发了出来。

大意了啊!

那女人本就是千年的狐狸,真不应该在她面前玩什么聊斋。

想到这里,温言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他按住王洛栖正要点动屏幕的手指,说道:

“洛栖姐,有件事情我之前骗了你,但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

“毕竟,洛栖姐你对我这么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应该对你说谎。”

温言的表情很真挚,像个幡然悔悟的乖孩子。

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王洛栖望向身前的温言,其实她刚才一直在刻意放慢滑动屏幕的速度,就是希望小家伙能够主动承认错误。

要不然,她真的会很失望。

看着温言真挚的小眼神,王洛栖微微后仰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于胸前,挤压着饱满弧度的空间。

她微微挑了挑新月眉,然后问道:

“骗我?你这么可爱,这么乖巧,还这么懂事,你会骗我,这还真是难以置信呢。”

王洛栖说话时,微眯着美眸,精致如刻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看到王洛栖这架势,温言就知道她生气了。

他是个善于观察的人,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能从王洛栖的微表情中,察觉到她心情的变化。

女孩开心时,会微扬着新月眉,将美眸眯成月牙状,嘴角斜上方还会浮现出两个小酒窝儿,美的赏心悦目。

女孩生气时,新月眉挑起的弧度会更大,眼睛虽同样会眯起,但幅度却略小,嘴角的酒窝也会被冷笑取代。

为了给自己的解释,增加说服力,温言眨了眨大眼睛,让自己显得更加天真一些:

“洛栖姐,其实中午我并没有在家里做饭,而是和别人一起在自助餐厅吃的饭,刚才也不是下楼去买零食,而是才从商场里回来。”

“哦,那你是和谁一起吃的饭?”王洛栖继续问道。

显然,她生气时,并不吃温言这套卖萌的举动。

“我是和吴阿姨一起吃的饭。”温言果断将吴晚晴拉出来顶锅。

呵,女人,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温言心里也没有出卖吴晚晴的负罪感,毕竟是那个女人先自曝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发现。

死道友不死贫道,老祖宗的智慧结晶,必须要发扬光大,温言心里如此想到。

放下骄傲前交叉的手臂,王洛栖用嫩白的手指,勾了勾温言的下巴,略带玩味的问道:

“既然只是单纯的吃个饭,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