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洛栖姐?

七里香都。

温言拎着一大包零食,从吴晚晴车子上跳了下来,他的嘴里还叼着一块小布丁。

只看外表,他就是奶萌奶萌的一小只。

此时,温言心里美滋滋的,终于到家了,再也不用被这个女人折腾了。

还好,王洛栖的性格,和这女人不怎么像。

她是那种外表清冷,偶尔傲娇,实则温柔的女孩。

要真是换成吴晚晴这种戏精性格,以后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么久。

温言真觉得,自己这个小身板顶不住。

想起今天的经历,温言就有些难受,他真是全程都被那个女人,给拿捏了啊!

“啵.....”想到伤心事,温言嘬了一口小布丁。

炎炎夏日的傍晚,能吃上块小布丁,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好了。

更关键的是,他手里还拎着一大包零食。

而且,全是没花钱的那种。

嘿嘿.....白嫖的快乐,真是爽啊!

温言拎着零食,就要往三单元跑去,他想赶紧远离这个女人。

毕竟,以这个女人的戏精程度,和她多待一刻,便会多上一份危险。

他可不想在最后关头,再生出什么意外。

可惜.....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家伙,你等一下,阿姨有事情给你说。”身后传来吴晚晴的喊声。

温言停下步子,但却没有向吴晚晴走去,而是就那样站在原地,有些警惕的问道:

“阿姨,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呵呵.....”见温言警惕的样子,吴晚晴的眼睛眯成月牙儿状。

她迈着步子走到温言身前,蹲下身子,用嫩白的手指戳了戳温言的额头,调侃道:

“小家伙,阿姨有这么可怕吗?看把你吓得,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是挺可怕的.....看了眼吴晚晴现在的样子,温言不留痕迹的转移了目光。

现在和中午时可不一样了。

中午,吴晚晴穿的是连衣裙,就算蹲下身子,最多也就勾勒出身体的曼妙曲线。

但她现在穿的可是旗袍.....

温言觉得这女人,还真是没把自己当成异性,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将乱七八糟的想法,驱除出脑海,温言解释道:

“阿姨,我的意思是,天色也不早了,您有什么事还是赶紧说,免得晚上开车不安全。”

“呦,小家伙还知道担心阿姨的安全呢,阿姨真是越来越稀罕你了。”吴晚晴捏了捏温言的脸蛋。

然后,她才说出喊住温言的原因:

“阿姨,是想和你交换下手机号码,这样你有事情时,也能联系到阿姨。”

“阿姨,我的手机号是150370****。”对于这种事情,温言也没有隐瞒。

毕竟,吴晚晴可是他名义上的监护人,给她联系方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吴晚晴掏出手机,将温言的号码存下,然后说道:

“你把手机给我,阿姨帮你存下我的号码。”

“好的。”

为了尽快摆脱吴晚晴,温言也没有多想,他直接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了对面的女人。

吴晚晴接过手机,将自己的号码存进联系人,看着68%的电量,她勾了勾嘴角。

啧,有趣。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不老实呢。

看来他借自己的手机,还真是为了删除照片呢。

吴晚晴将手机递给温言,还顺带刮了刮他的鼻尖,说道:

“小家伙,你还真是个宝藏男孩呢。”

“宝藏男孩?”温言有些疑惑。

我都已经这么极力的在掩饰了,这女人是怎么发现,我可爱的外表下,隐藏着惊人的才华。

这眼光也太毒辣了吧。

看出温言的疑惑,吴晚晴指了指他的手机,调侃道:

“自带充电效果的小宝贝,岂不就是宝藏男孩?”

温言:“......”

大意了啊!

只想着尽快摆脱这个女人,竟然忽略了手机没电的“事实”。

当面被人揭穿谎言,还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也太尴尬了吧。

还好,他不是个真正的萌娃。

前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七八年,他最先练至大成的反而不是唱功,而是脸皮厚度。

机枪都打不透的那种。

温言神色如常的解释道:

“阿姨,我这是在你买衣服时,让导购阿姨帮我充的电。”

“这样啊~”吴晚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天色也不早了,你赶紧上楼吧。”

她也不在意温言说的真假,只是揉了揉温言的脑袋,叮嘱道:

“不过,你要记得,如果要是发生什么意外,记得给阿姨打电话呦。”

意外?温言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都要回家了,还能出什么意外?

对于他来说,眼前的女人就是最大的意外,只要远离她,温言就感觉自己是安全的。

“阿姨,那我先上楼了,您也早点回家吧,路上开车时记得注意安全。”

温言说了一句场面话,便转身向三单元的电梯行去。

看着温言的背影,吴晚晴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从这个小家伙,删除了她相册里的照片,吴晚晴就知道,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女儿是不可能和一个孩子,说两人之间的矛盾的。

但这个小家伙,才来到这个家里,和女儿相处几天,就敏感的察觉到了,她们母女两人之间的异常。

删除照片,也是不想让女儿发现吧?

可惜......她有云盘备份。

她和女儿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她曾“以爱为名”左右了女儿的人生。

王洛栖的心结是,认为吴晚晴只是把她当做了,实现目的的工具。

觉得母亲并不爱她。

吴晚晴仔细分析了王洛栖的心理。

她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母女之间的“冷战”消除那份横亘在两人之间的疏离感。

毕竟,任何感情最怕的就是沉默和拖着。

她宁愿刺激一下女儿,让她对自己发火,也好过她将一切都压在心里。

怨过,恨过,骂过,发泄过,或许母女两人之间就不会再僵持了吧。

温言出了电梯,掏出钥匙打开601的房门。

客厅里一片漆黑,温言打开大灯,正准备换鞋。

但他的余光突然瞥见,客厅的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裙的女孩。

温言有些疑惑的问道:

“洛栖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