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可是我老了

温言最终还是同意了王洛栖的领养要求,选择了跟她走。

这倒不是因为被她那句“我想给你一个童年”而感动。

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灵魂,童年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美好的怀念,那是永远也回不去的曾经。

虽说现在他的身体重回少年时代,但却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心态,这或许也算是成年人的悲哀吧。

他同意王洛栖的领养要求,也只是因为她可以为自己提供一个良好的发展平台。

别的不说,在福利院里他想接触到网络,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么他脑海里的文娱作品也都成了摆设,完全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当然除了物质条件以外,王洛栖的逆天颜值,也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这点他并不否认。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温言终究也是一个俗人。

在王洛栖身份背景的影响下,以及温院长的积极配合,收养手续办理的极为顺利。

这让温言有些感慨,果然不论在哪个时空背景下,钞能力都是一种便利。

这要是换个普通家庭,不往民政局跑个五六次,外加出示各种文件证明,就想完成收养手续,那还真是想桃子吃。

结果到了王洛栖这里,她就打了一个电话,就将一切手续都给搞定,几天之后就能去民政局打印新的户口本。

也就是说几天以后,温言的名字将会出现在王洛栖家的户口本上,当然户主是她的母亲。

看着一切尘埃落定,温老太太也去帮温言收拾东西,赵婉琪突然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她将温言拉到一旁角落,蹲下身子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却没察觉到自己眼睛里,已经泛起了朦胧的水雾。

“赵小怂,你这是怎么了,是眼睛里进小虫子了吗?来,我帮你吹吹.....”

温言说着话,就在赵婉琪的眼前吹了几口气,同时不留痕迹的擦去她眼角的泪滴。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性子里有些傲娇的属性,肯定不想让自己看到她流泪,所以他并不点破。

“什么赵小怂?温小言你是不是长本事了,敢给姐姐起外号,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她就想去扯温言的后衣领,再给他来个怀中抱弟杀。

但看到不远处的王洛栖,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放下了小手,心中莫名有些苦涩。

终究是别人家的弟弟了,再和小家伙玩闹,就要注意人家的想法了。

看着赵婉琪抬起又放下的手臂,温言也有些不忍,眼前的女孩虽然幼稚、傲娇、且老爱和他闹,经常还会把他闷得够呛,但她是真的对自己好。

“阿琪姐,就算我被领养了,你也可以和院长奶奶一起去看我啊,咱们还是可以经常见到。”温言轻声安慰。

赵婉琪吸了吸鼻子:“那能一样吗?以后你就是别人的弟弟了,肯定不和我亲了。”

“你个小赤佬,可不要把我忘了,你要时刻记得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给拉扯大。”

温言:“.......”

多么糟糕的台词,如果我没记错,你也就帮我换过一次尿不湿,还他喵的差点拍我脸上。

过了片刻,赵婉琪也平复下了复杂的心情,她看着温言叮嘱道:“去了那边以后要听话,要照顾好自己。”

瞄了眼不远处的王洛栖,她挺了挺酥胸,似是在为自己打气:

“她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到时候阿琪姐去找她算账。”

看着赵婉琪恶狠狠地小模样,要不是知道她的“从心”本质,温言差点就相信了。

见远处温老太太拿着个背包向这边走来,赵婉琪知道时间不多了,她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递给温言:

“你啊你,缺零花钱也不找我要,以后别再捡东西了,让老太太知道,她肯定要伤心。”

温言本想拒绝,但看到赵婉琪眼神里的真挚,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或许只有收了这二百块钱,才能让她安心吧。

见温老太太已经走到王洛栖身边,赵婉琪也没再耽搁,拉着温言的小手,就向两人走去。

温老太太将背包递给温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小言,你先去车上等会儿,我有些话要和王小姐讲。”

这是要讲什么悄悄话,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不能听.....温言心里有些好奇,但他也只能乖乖听话。

王洛栖这辆suv的隔音效果很好,坐在副驾上根本听不到外面的谈话,温言只能无聊的打量着车里的内饰。

嗯,很豪华,也很宽敞....

过了一会儿,王洛栖回到车上,看样子是谈完了。

她边系安全带,边看看向温言轻声问道:

“温院长对你怎么样?”

“福利院里的孩子,只有我姓温。”看着陷进去的安全带,温言匆忙撇过目光,扭头看向窗外....非礼勿视。

这女人穿的是正装,刚才在屋里时还不明显,现在被安全带一束缚,立即○形毕露....

“这样说她对你应该不错,那怎么还会让你去捡东西,福利院的资金很紧缺吗?”

“我是偷偷捡的,温奶奶并不知道。”温言眼神一转,问道:“难道你想给福利院捐款?”

王洛栖发动车子:“过段时间再说吧,今天我只是单纯的来领养你......”

感受到车身的抖动,温言立刻攥紧安全带,一个月前的惨状,他还历历在目,对王洛栖的车技,他持怀疑态度。

“呵....”看着温言慌乱的样子,王洛栖勾了勾嘴角:“那天只是意外,我车技还是挺好的。”

……

“唉。”

看着车辆驶离福利院,温老太太叹了口气。

“温老师,您既然舍不得温言走,为什么还要同意那个女人的领养要求呢。”赵婉琪有些不解。

“院里的经济虽然不宽裕,但也不至于养不起他。”

温院长看着随着午休结束,而陆续走出宿舍的孩子们,她眼里露出一抹伤感:

“傻孩子,你懂什么,这福利院里的孩子,缺的可不止是衣食.....”

“我知道,您是想说他还缺家人的陪伴,可我们不就是他的家人吗?”

老太太擦了擦老花镜,嘴唇微动,声音也是微不可闻:“可是我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